好友名单


酷我-北美枫 首页 -> Blogs(博客) -> 登志 blog
输入好友: 司马策风  李拜六 

今生今世


肖今

我并没有失去孤独


星期三 五月 29, 2013 11:34 pm



我并没有失去孤独


在时间的荒地里
孤独就像枯槁
渐渐冷落在泥土中
魂魄失散,气血流失

我在精神之外小鸟一样觅食
那些曾经的神圣和纯洁
不敢再轻易触摸
像少女的扉页尘封着

亲爱的,孤独是想念时的境界
永远永远存在
时若苦咖,时若干红
它在血液里时而沉睡时而澎湃

孤独是四季花,一旦盛开
那是一场歇斯底里的冷艳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莹雪心语


莹雪

雪花仙女-与海神的对话[童话]


星期五 十月 12, 2007 8:56 pm



                
  海神广博,(广博是海神的名字)身着他的蓝袍在滩上漫步,他的浪花胡须卷曲着,迎风发着光,他漫步着,欣赏着,闲听他子孙唱着澎湃的合唱之声,歌词是这样的:
“我们从原始奔流而来
蕴含了所有的感慨
无论欢快与悲哀
我们一如继往
都有坚韧不停的胸怀
­
任岁月侵袭
光阴老去
芳菲凋零颓败
四季变换更改
我依然青春常在
这是我们不变的胸怀……
在这豁达的歌声中,广博继续漫步。
  忽然,不知从哪里传来女孩儿呜咽声。海神寻声走过去,见到了一个素装女孩儿。头发随风飘逸,发饰银光闪烁,若九天的星体,浑身的裙衣洁白又美丽,娇好容颜纯真而清秀,清澈的双眼如甘泉明亮恬静,带着几丝伤感忧郁,独自低头哽咽哭泣。
  广博微笑着,轻拍她的脊背,和蔼的问:“哦,可爱的孩子,你是谁?为什么独自在这哭泣,是不是遇到了无法回避的难题,可不可以告诉我”?女孩抬头止住悲泣,回答海神的问话,“您好,老人家,我是雪神的女儿,名叫盈盈,是雪花小仙女。谢谢您的关心,您是谁?这么高大,您的蓝袍如此庄重而华丽”。  
  广博笑着说:“哦,原来是雪花小仙女,难怪如此素洁美丽!我是海神广博,拥有生命最初灵根”。盈盈慌忙施礼道:“您好,我尊敬海神伯伯,很高兴见到您”。广博微笑道:“好,谢谢你可爱的孩子!能不能告诉我,刚才你为什么独自伤心泪滴”?盈盈又哽咽道:“我,我是为那季节更替,雪的盛季冬就要过去,当东风来临之际,我们便要归去,伤心生命的短促,不能像您那样,胸怀广阔包容万物,永远生生不息久居这寰宇”!广博回答道:“噢,是为这伤心哭泣,可爱的孩子,你不要再哽咽哭泣,听我把生命的意义告诉你,你就不会再为短与长而抑郁”。盈盈点头道:“好的,我听您的,不再哭泣”。广博温语道:“可爱的孩子,生命不在于它的长短,只在于它的意义。你们用一冬时间让万物得以孕育休息,尽管短暂,却使它们得到重生之力,这便是可爱的孩子你们生命的意义。何必为不能持久而悲伤哭泣”!盈盈点头道:“谢谢您!我懂了,生命不在于短长,重在意义。可是,我好羡慕您,拥有博大的胸怀,能无悔的接纳一切,可我却做不到,只能短暂拥有包容,不能像您”。广博抚摸雪花小仙女的头,说到:“孩子,虽然你只能短暂拥有包容,但这正是你的长处,也是你纯洁的可爱。有时无论好坏的确需要包容,但你不是无原则的忍耐,适时之际,你会给苍穹一个真实的结局。不像我,不管好恶都要接纳于怀,纵然有潮涨时,抛出的些许,但潮落后又会重新接纳无奈。因此不要看低自己的能力”。
  雪花小仙女盈盈绽露了可爱的笑脸,施礼连连称谢到:“谢谢您!我尊敬的海神,您的语言赋予哲理,让我不再为自身命运的长短而哭泣,也不再为能力微薄而郁闷。我将向您告别,回去快乐的过好生命的每一时刻。再一次感谢您”!广博微笑道:“好,再见可爱的孩子。祝你永远快乐”!
海神身着他固有的蓝袍在滩上漫步,他的浪花胡须卷曲着,迎风发着光,闲听着他子孙唱着澎湃的歌,他漫步着,欣赏着。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梦特芳丹的回忆


黄崇超

涉江采芙蓉诗意


星期六 三月 30, 2013 9:19 am



涉江采芙蓉诗意
一、
喔~~~~~
是梦吧?这么早,鸡叫什么呢?我翻一个身,又睡下去。
喔~~~~~
怎么还有人声?
不是梦。
我连忙坐起来,揉了揉眼睛。外面的声音隐隐约约,鸡鸣,脚步声,说话声,似乎是从村外传来的一样。
你怎么今天这么晚呢?
我一回头,原来是邻居阿三。他一边放下小船,一边问。
哦,昨天睡迟了。
我忙着解绳索,推船入水。
二、
夜色渐消,日头自东边露了出来。沼泽地上,人影,荷花。梁武帝的采莲曲吧?出淤泥而不染,在渐渐升起的日光下,妖冶,夺目,随着清风摇荡着。
我静静地想,望着这一片片沼泽地上的荷花,不知道想摘哪一朵。
送给她的吧?
她?我身上一热,似乎脸微微红了一下。
三、
离家五百里。是的,离家五百里。我坐上时光穿梭机,哼着美利坚的小调。屈子也说过,路漫漫其修远兮,看来,这条路真的远哈,古今中外都是这种感觉。
离家五百里。我背着沉重的行囊,呼哧呼哧,登上村头的东山,起而望焉。楚天千里,暮霭沉沉,我的那个他,五百里外,在干什么呢?想我么?遍插茱萸少一人,不,不是的。是遍采芙蓉少一人!
四、
这把锁,就是这把锁!
我翻过去,又反过来。
还是那个老样子。
拴着,悬吊着。挂在屋门上,如我悬着的心。
一船的荷花么?一船的藕。是的,藕会长的,可怎么涨得过京城的华屋呢?长安米贵,居大不易,更别说广厦千万了。
我放下书本,沉思着。孔雀东南飞,飞到天涯几时回?
龙门难越,脱贫不易,迁居无望。
难道这一生只好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了么?
几多愁绪几多恨,一任江水流。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阳光下的翅膀


司马策风

漫画周恩来


星期三 七月 03, 2013 11:43 pm



漫画周恩来

**司马策风


外套西装,内穿马褂
以孔孟,在刀背刀刃上淬火
掬几捧西洋海水
在斑驳破落的祖宗上磨刀


练得庖丁解牛的技法
游刃在软硬荤素的人际
绍兴黄酒调和了南腔北调,华尔兹的清波
把五洲四海烩一锅滑嫩可口的肉片汤


红太阳,把一本湘菜谱镀为万众下跪的圣经
咸辣肥腻的红烧肉,绑架了八大菜系的味蕾
堂前,你是演绎湘辣的大师
私下,最爱做家乡的名菜红烧狮子头
在江湖大盘中,摇晃不到



2013,6,3温哥华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李拜六:引杯看剑听长啸


李拜六

有朋友问


星期一 二月 16, 2009 10:41 am



这里为什么不再更新。抱歉,李拜六的博客已经转移至http://blog.sina.com.cn/libailiu2008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那里看看。谢谢。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郑达夫


郑达夫


星期三 十月 10, 2007 10:39 pm




http://blog.sina.com.cn/zdf595
心平气和的舒展着四肢百骸
静静聆听、体验
挤压的沉重...
颤动的韵律...
摇滚的迷幻...
他们说:那是各种音符谱写出的动听的乐章...

辗转反侧
--长与短的叹息...迷茫/哀怨/呓语...
软语温言
--痛苦抑或欢乐的低吟...迷离/朦胧/沉溺...
梦儿沉沉
--急促与绵长的呼噜...悠远/平静/沉寂...
慢板/装饰音...休止/延长...
他们说:那就是丰富的人生...是夜晚独有的歌剧!

汗液和玫瑰露的气味
--鼓捣着温馨抑或浪漫...
细滑的丝和绵柔的纱
--绞杀着混纺...
起伏的旋律和跳动的节奏
--记录新的篇章 ...
他们说:你悄悄的撷取他们半生的时间
还有一生的舒坦...

我无可辩白
默默的迎来送去
...主人抑或东家...
他们说:这就是栖息的驿站/抑或匆匆的旅途...
去了...还会来的...
来了...最终要走的...
来的来...去的去...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