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my Blog

Blog 拥有人: [ 华轩 ]
作者群: [ (没有) ]
Blog(博客): [ 观看所有文章 ]
[ 好友名单 ]
Go: [ 上一页/下一页 ]
日历
« < » > 二月 2023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留言板
华轩
星期五 一月 08, 2010 12:04 am

:rolland

“忙于溺水”
随后一串水泡,又自下沉去

rolland
星期一 一月 04, 2010 10:42 pm

这个人哪去了?问候新年!

秋天的枫叶林
星期三 十一月 04, 2009 7:03 am

来读读,问好。

华轩
星期三 十一月 04, 2009 12:13 am

心动正是无声的风

呵 谢风动君来访

风动
星期五 十月 30, 2009 8:31 pm

路过。无声的问好。

华轩
星期一 一月 26, 2009 8:41 pm

山城先生情谊句中,语轻义重!

华轩不成器
清平乐自聊 宽之

旧年新晓,窗上春光吵。
昨梦浮生堪觉妙,才悔醒时及早。
但叹行世尤难,
更怜悲唳情伤。
莫待韶华问讯,
得闲转首邯郸。

山城子
星期六 一月 24, 2009 5:54 am

山城子给先生拜年——祝你春节愉快安康幸福吉祥!
同享一首七绝:
牛来鼠去岁将除,年味浓浓瑞雪铺。
做客故乡竟半年,亲情蜜意可成书。
2009-1-24晚上于故乡辽西

华轩
星期日 一月 18, 2009 5:20 pm

亲爱的朋友:

你踩到了我的脚

肖今
星期五 一月 16, 2009 3:37 am

:)cai yi cai

成员名称:

主页:

留言:

检视和加入笑脸

 
连络 华轩

Email 地址



私人留言

发送私人留言 (PM)

MSN Messenger



Yahoo Messenger



AIM Address



ICQ 号码



关于 华轩

注册时间

星期五 七月 13, 2007 11:29 pm

来自



职业



兴趣



Blog(博客)

Blog(博客)启始于

星期三 一月 14, 2009 3:53 pm

文章数量

15

Blog(博客)历史

5136 天

回响总数

4

观看人数

248719
RSS
RSS 反馈

酷我-北美枫 首页 -> Blogs(博客)

正在观看博客的会员有: 没有

黄昏别赋

星期日 二月 14, 2010 2:17 am

你是时光序列掰落的一粒单细胞 , 在等待中分裂。
人生尽管许你岁月, 但有回车,哪丛深陷的时间叠加了过去, 仍然无法辨识。 因为记忆,面临被自我解读与再创。
你是你 ,又不尽是你。光明与黑暗之间的一道巧夺天工, 却不作用来倒叙时光

你是一个时代芡在画屏的一抹水彩, 被微光诵读;
像一位百战不殆的将军隐退, 被田园倾慕 ;
像卸妆的美人,铜镜前,坐成怀思、 。

折叠的空间

星期二 二月 09, 2010 3:43 pm



帷幕揭开灯光揭开剧情
面谱下揭开五道悲欢
年轮载动回味 载着百姓人家
东南西北的日子 斜照
不同又唯一的十二点方向

醒来的状态 --写给自己

星期三 二月 03, 2010 1:17 am

摇晃的睡梦参与杀戮
你似仇恨的种子
世界卷缩犹如静物
夜—
残暴的独眼和一口贪婪
它饕餮摇椅 啃噬床腿
黑色笊篱下
一个时代痛失细节
呻吟串通了你的梦呓

醒来 孩子 我必要一斗星光
为你砸开喷薄的理由
在意志之巅,铭刻:
死亡将得到永生

柿子红了

星期三 十一月 04, 2009 10:55 pm

■轻愁


甜柿是一种间于不规则型态的果实 。若圆似方,又给视觉扁平感, 所以当地我们俚称扁柿 。十月后,柿子进入成熟期,红红的预警枝头,采摘下才知色泽金黄 。
因其甜而不腻 、生脆多汁, 具有润肺生津兼多种理疗功效, 故被人们所爱。
老年人更喜拿它晒凉上霜制成柿饼储藏 , 闲暇用作招待或零食 。

小时候 ,我曾热切盼望圆圆的脸能长成苹果那般可爱,偏不从人遂
众星还拱不起一道小鼻子 。横看像柿子, 侧看还柿子 ,如此纵横不成比例 ,引来母亲一时闲情, 于是童年背了个莫名:扁柿
母亲的意思“ 扁是扁了 ,但自家的孩儿怎看都不厌 , 何况扁平才好承担”
到底是她的歪理 , 之后投给我几个柿子 ,堵了我的不满。

“老天爷疼惜小孩 ”我确定这句话是真的 。
要不一双岁月的手怎常在我脸上像捏柿饼,一年一个样 ,一年又一个样。
一来二去 ,圆的见方,方的被拉长。更是那鼻子,赫然“隆中对”-- 一记后出师表不但安定了汉室, 还大有傲视群伦之态。
有句诗“无限风光在险峰”, 我认为完全在摹写我的鼻子 ,诗人定必站我的脸上仰望才生的感概。
至此 “扁柿”也就成了记忆 。

前日清晓小妹来电,告知签证已办妥, 年底即可送二老回家, 顺便这次带上夫婿同往过中国年。
问及母亲近况 ,只说最近常有恍惚,总见一个人在院落呆望, 喃喃自言什么,好像 :柿子红了
......见我久不言语, 小妹才道:哥! 你真失败 。

难道不是?当发现已经不能驾驭生活,人生对我该是怎样的失败 。只是母亲,如果我祈求,你将原谅我。

都市投影

星期三 十一月 04, 2009 10:45 pm



■轻愁




一段铺满鲜花的旅程, 可括出远观与沥足的两厢风采 , 引领一阵神思飞扬。
诗化或功利,其实这一途并无关涉 , 所以不会有跌宕故事的期待,需匹配豪情人物来虚应 。

仅仅,逸墙而去的三叶梅花, 丛绿中一片霞妆 , 吊诡在秋色里。
长城铁栏沿路圈困 ,反为它们借得梯墙争势 。 又像不甘身受体制、
心念变法的季节先驱,最后一一罹难 ;绛红妍紫若非被车流震惊 ,即被秋杀 。 落,竟成花冢。

我从来处来时:铺满鲜花的旅途,但见行路匆匆,秋景美色,无人投予一瞥。

画雨

星期五 十月 23, 2009 10:04 pm

邻家的猫这会失恋 今夜明月不再偷上窗台

灯下学画雨线

搜记忆里雨的形状 只询得疏密 笔尖意识性游移随雨在下

回省来 一纸空格柳条但像信笺 期待心事填

有时难免牛角 知井泉根从地下 问天上的水 根植哪里

不说云可解析 是否真能剔出雨的经络

莫非云也如筛如梳 细致出丝缕

天上人间的长 死去活来几度 雨线的粘连性 任一对有情人难比。

绕不过 剪也不断 翩翩无根之水 来的偶然来是天机

断头去尾的故事符合传奇 英雄恰时横空

水在天上天意不可论 举头三尺或离自感应 天更阔

熟悉的陌生人仍然陌生人 日日身旁形似天外来客

人情如斯 世事如斯 不胜挥洒的雨 或以写意 湿也酣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