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云浦

现代都市情感剧——《欲海潮骚》

星期一 九月 03, 2018 4:47 pm



写在前面——
诺贝尔文学奖美国得主尤金.奥尼尔(Eugene O'Neill)的原著剧作《榆树下的欲望》(Desire Under the Elms)已有中国化的两个戏曲版本川剧《欲海狂澜》和曲剧《榆树孤宅》,尤其是《欲海狂澜》早就取得了莫大的成功。

出于资深戏迷草根编剧一贯喜欢的别出心裁,还是忍不住再次加以改编做一个全新的演绎。

特别声明:
1,虽然现代都市情感剧《欲海潮骚》由于框架突破,实质上和《榆树下的欲望》已经无多大具体关系,但是这个剧本仍然沿用了英文版原作的简略主线线索;所以确实还可以说成是《榆树下的欲望》改编本。同样可望走向海外。
2,场景地点和故事时段彻底变动,改为当代大都市,剧中人物的目标财产也主要是公司股份和房产,与农场田地无关。
3,创作《欲海潮骚》丝毫不影响我对《欲海狂澜》及其编剧徐棻的敬重和推崇。承蒙徐大编欣赏,她惊讶地发觉原来《榆树下的欲望》还可以如此都市化现代化。

场次
序幕
第一场:揭谜
第二场:潮骚
第三场:欲乱
第四场:绝情
尾声

出场人物:(以出场先后为序)
牟丹,昵称丹丹,曾阮后妻,廿四岁,游走江湖贫家女,美貌性感
曾阮,富豪,总裁,六十六岁,老谋深算,出场时正是他第三次结婚
曾鬟,昵称鬟鬟,曾阮长女,年届三十,大龄剩女,性格乖僻
曾兰,昵称兰兰,曾阮次女,廿三岁,性格直率,口无遮拦
曾坚,昵称小弟,曾阮继子,廿岁正,复读生,英俊壮健,简单冲动
余旺,追求者甲,社会学博士曾鬟的同事
辛济,追求者乙,经济管理专业本科生曾兰的学长,在曾阮旗下分公司干活
新夫人,曾阮在牟丹死后又续娶的妻子,在剧中无道白无唱词

序幕
场景:海南市某高级酒店
时间:曾阮迎娶牟丹之时
幕后合唱:
灯红酒绿喜洋洋,老曾又要娶新娘。
丹丹钓得金龟婿,一台好戏正开场。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牟丹兴高采烈,盛装上场。
牟丹唱:
穷乡僻壤苦菜花,从小心就比天大;
父母双亡无牵挂,石缝之中萌春芽。
只身来在海南市,赤手空拳闯天涯;
欢场历练见世面,几番摸爬与滚打。
俗话女大十八变,哪会再是丑小鸭。
一笑嫣然城楼塌,再笑回眸庙堂垮,
三笑迷倒唐伯虎,风流才子(也)难招架。
天生丽质怎自弃,目标锁定主意拿;
不入京都高官府,便进海上富豪家。
日前巧遇曾总裁,看来命中便是他;
亦迎还拒,亦拒还迎,
半推半就,不真不假,欲擒故纵修正果,
到今朝,称心如意来出嫁!
(接白)只可惜没有一场盛大的婚礼!这个老精刮推说这样的婚礼他早就举行过了。其实知道他真就是一个吝啬鬼。好啦好啦,不用再抱怨,一张结婚证书到手,哪怕明天就离婚,闪婚闪离也得分我一半财产。对了,Mr. Right马上就要来接我去机场,让我赶快再去补补妆!
〔牟丹下场。
〔曾阮西装革履风度翩翩,边打手机边上场。
曾阮:要总裁办公室。小马啊,明天一上班就给我家里三个孩子打电话。个别告诉曾鬟曾兰曾坚——我明天晚上到浦东机场,还会带回家有一个惊喜!就这样啊。
〔曾阮关机。
曾阮唱:(前两句模仿越剧《十八相送》祝英台哼唱)
我家有棵好牡丹。专等你梁兄前来採!
山伯原本太痴呆,只好死后合坟台。
就算化蝶成双对,寿命短促何可奈。
到现今改革又开放,英台女思嫁马文才。
曾阮金屋好藏娇,移植一株俏牡丹;
但看我老树开花再结果,生养个亲生儿子勤栽培!
(接白,对幕后)牟丹,丹丹,你就是我的牡丹,倾国倾城的牡丹花!轿车等在酒店门口,我们走吧!
〔曾阮健步下场。
〔大幕合拢。

第一场:揭谜
场景:曾阮豪宅
时间:上场第二天
幕后合唱:
一通来电说惊喜,三个孩子费猜详。
可是老爸立遗嘱?或者股权要转让。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曾鬟边接电话边上场。
曾鬟:哦,哦,我知道了,谢谢马秘书。(关机)惊喜?!会是什么惊喜呢?
〔曾鬟边思索边下场。
〔曾兰边接电话边上场。
曾兰;嗳,嗳,知道了,谢谢。(关机)我想,这惊喜一定和公司有关,让我赶快去把他叫来一起商量!
〔曾兰跳跳蹦蹦地下场。
〔曾坚边接电话边上场。
曾坚;嗯,嗯,OK。(关机)什么样的惊喜?难不成良心发现,要把原本该当属于我的财产交还给我?
〔曾坚边摇头边下场。二道幕升起。
〔曾鬟昂首阔步在前,余旺紧随,一并上场。
余旺:对了,鬟鬟,我可帮你都想好了——这一定是你老爸觉得还是应该考虑让长女来继承家业!
曾鬟:你烦不烦哪!我那些重大课题还考虑不过来呢。
余旺:长男长女都是头胎,在家庭中地位最重要。你弟弟又不是你老爸亲生的。想想看,山崎丰子的《女系家族》!
曾鬟:瞎扯!现在哪还有女系家族!
余旺唱:
不管女系不女系,把握机会是第一。
何况(你)原本是长女,继承家业有道理。
曾鬟唱:
管他由谁来承继,最最重要是课题。
我对实业无兴趣,哪有心思去打理。
余旺唱;
咱俩难分我和你,你不打理我打理。
世上并非只有名,后面紧跟还有利!
不必钻在课题里,再说你业内地位已不低!
曾鬟:哼!
〔曾鬟不想搭理余旺,管自下场。
余旺:嗳,嗳,鬟鬟,曾鬟!
〔余旺边喊边下场。
〔曾兰上场。
曾兰:(不屑地)课题,课题,一天到晚就只知道课题!有啥了不起的!整天弄那些妓女专设红灯区,同性婚姻合情合理合法,居然还说啥虐恋的基础是双方自愿无可厚非,社会学博士就专搞这些名堂经!(听到门铃响)来啦,来啦!
〔曾兰开门,辛济上场。
辛济:兰兰,怎么样?谜底揭晓了吧,是不是你一毕业就让进公司,培养你接班?
曾兰:(故意装作不在意)现在老爸还没到家,这个锅盖尚未揭开。
辛济唱:(自信地,大献殷勤)
未揭锅盖只管猜,或许就是好运来!
(你)专业不是社会学,企业管理吃得开!
曾兰唱:(嘲弄地)
你的心思不用猜,欲攀裙带上天台。
乘龙快婿填空缺,扯着旗子爬上来。
辛济:说笑了吧,我是真爱你!
曾兰:好啦好啦,辛济,还是来帮我准备毕业论文吧。
〔曾兰和辛济相偕下场。
〔曾坚上场。
曾坚唱:
一通来电费疑猜,曾阮究竟因何为。
惊喜到底指什么,运道是顺还是背?
不堪回首廿年前,想起往事心悲摧。
生父不幸遭空难,丢下妈妈已怀胎。
满月产下(我)遗腹子,含泪将我裹在怀。
富孀成为众矢的,追求之人一大堆。
花言巧语灌米汤,继父领跑死命追。
前世一劫动心坎,对天发誓许诺在。
保证管理好企业,定然当我亲生孩。
婚后财产一接收,夫妻从此少恩爱。
母亲郁结得了病,终于住进医院内。
(我)夜以继日来陪伴,继父难得把家归。
(我)影响学业落了榜,愧对父母大不该。
妈妈临终留遗言,定要把家产夺回来!
复读欲考经管系,可惜失望一而再。
神思难以有集中,空长一副好身胚。
(接白)飞机准点,应该到了浦东机场,怎么还不回来?
〔曾兰嚷嚷着上场。辛济尾随上场。
曾兰:我听到汽车声,进车库了,凯迪拉克!(回身对追求者辛济)你跟着我干吗?还不赶紧躲到我房里去!
〔辛济夹着尾巴急步下场。
〔曾鬟装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慢悠悠地上场。追求者余旺尾随上场。
余旺:(兴奋地)你老爸回来了!
曾鬟:关你什么事!
余旺:(灰溜溜地)好,好,好,没我什么事。我走,我走!
曾鬟:余旺,出去记得走后门!
余旺:(顺从地)是!
〔余旺倒退着下场。
曾鬟/曾兰/曾坚:(各自坐着,同时开口)今天可是难得三个一起都在家,咱们都是在等老爸带回家来的惊喜吧!
〔场上三人相互对视,不可避免地流露出一丝敌对情绪。
〔开大门关大门的声音传来,场上三人一下子同步站起。
〔曾阮牟丹两人挽着胳膊上场。姐弟仨都惊呆了。
曾阮:(放开胳膊)你们都在啊。正好,我只要说一遍就行。来,给大家介绍一下,牟丹,中牟的牟,当然读音不同,林丹的丹。她是我的新婚妻子,我们家的新成员。(带头鼓掌,无人响应)
〔牟丹微笑着向曾鬟曾兰曾坚微微点头,非常得体。
曾鬟/曾兰/曾坚:(同时)这就是你要带回家的惊喜?!
曾阮:(镇定自若)这还只是惊喜的一部分,不是全部。
曾鬟/曾兰/曾坚:(急切地,同时)还有什么?
曾阮:(非常淡定)我们这个家庭还会有新的成员加入。
曾鬟/曾兰/曾坚:(紧张地)谁?!
曾阮:我和她的孩子。
〔牟丹嫣然一笑。
曾鬟/曾兰/曾坚:(惊讶地)你们是奉子完婚?
曾阮:虽然现在奉子完婚司空见惯,但我们不是。不过,今天我要宣布一件事——丹丹,哦,就是牟丹,她替我生下来的儿子,将是曾氏产业的继承人!
曾鬟/曾兰/曾坚/牟丹:啊?!
〔灯转暗。追求者甲和乙隐现,分别站在舞台两侧。
余旺/辛济:(垂头丧气)生儿子才是硬道理。唉,如意算盘全泡汤了。
〔舞台灯光全部熄灭。

第二场:潮骚
场景:同上场,区别仅在于很明显有一架屏风,在这一区域灯亮起来的时候,可见屏风背后有一长沙发
时间:上场后三个月
幕后合唱:
谜底揭开是震惊,各怀鬼胎心不宁。
亿万家财等传人,为何肚皮未显形?
〔幕后合唱声中灯光复亮。
〔牟丹在台上蹀躞来回。
牟丹唱:
踏进豪宅三月零,姐弟将我当仇人。
毕竟家产上亿万,来人分润谁会肯。
何况老曾发通告,生下儿子来继承。
亮出底牌忒嫌早,只想急于有收成。
两个女儿嫁出门,外孙总归不姓曾。
老三带把小弟弟,原非曾氏一脉根。
成婚三月未怀上,不由牟丹暗思忖。
饮食男女欢爱事,老梅依然焕青春,
难道他精子有缺陷,还是那老天来作梗。
母以子贵从古说,传统习俗总永恒。
欲得家业全吞没,还需策划计谋生。
〔牟丹边搓手边下场。
〔曾坚上场,步履阑珊,神情漠然,手中转动着一个钥匙圈。
曾坚唱:
惊喜翻作满腔火,旧恨之上添新仇。
耳听得他献殷勤,耳听得他在作秀;
眼见是他掌权柄,眼见是他起高楼;
只看到他玩花招,只看到他耍滑头。
四面八方炒房产,三番两次用计谋。
亲情友情全不顾,铜钱眼里翻跟斗。
年近古稀一老翁,居然抱回小美妞。
还要计划新生儿,把三个孩子一边丢!
(接白)不能多想,烦得人头都疼死了!本来两个没有血缘的姐姐已经足够令人讨厌,现在又来了一个新妈,哼!
〔曾坚转入屏风背后,从剪影可以看到他一窜蹦上长沙发躺下。
〔曾鬟曾兰分别从舞台两侧上场。
〔以下两人各自背唱时不时适当变换位置。
曾鬟/曾兰背唱:
惊喜翻作满腔怨,曾宅又来陌路人。
老爸做事忒无情,如此处置太毒狠。
妈妈是你糟糠妻,为娶富孀逼离婚。
(她)一气之下投了河,遗留女儿千古恨。
本想家产有分割,管他来路正不正。
三分天下魏蜀吴,大家都有一杯羹。
谁知美梦竟破灭,连带无人背后跟。
我哪有心思——
(曾鬟)课题搞,
(曾兰)论文写,
越思越想越难忍!
〔曾鬟曾兰同时相向而行至中场,停步。
曾鬟/曾兰:(同时招呼)兰兰/鬟鬟,实在太气人了!
曾鬟:我现在真想搞一个老牛吃嫩草老少配的社会调查,兰兰,你说这个课题一旦立项会怎么样?
曾兰:鬟鬟,别老是课题课题的,好吗?现在的事情是这个——总有一天,或许是很快就会有一个宁馨儿呱呱落地,那才是我们真正要面对的家庭头号课题!
曾鬟:兰兰,你注意到了没有?每个月大姨妈照样来拜访她这个狐狸精!
曾兰:啊!?你怎么知道的?
曾鬟:小菜一碟。我关照打扫的保姆留点心,有用过的丹碧丝,这不全搞定了。
曾兰:真有你的!
〔曾坚在屏风后沙发上抬起身来,可见剪影。
曾鬟/曾兰:(同时)就让大姨妈月月光临,气死老爸!
曾鬟:再也不想要看到这个小妖精!我已经跟单位说好,暂时住在那里,也好静心整理资料。
曾兰:对,反正有内线提供情报,我也搬到学校去!
〔曾鬟曾兰一起下场。
曾坚:(在屏风背后,自言自语)大姨妈月月光临?就能气死老爸!?
〔从剪影可以看到曾坚他又在沙发上平躺了下去。
〔牟丹上场,一脸兴奋。
牟丹:(自言自语)我以前怎么没有想到呢,真是的!(背唱)
柳暗花明桃源路,天涯何愁无芳草。
芳草就在脚跟旁,眼前顿时阳光照。
任你君子柳下惠,难敌熟女本窈窕。
何况蓬勃荷尔蒙,青春激情在狂烧。(插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接唱)
看你能往哪里逃!你还能往哪里逃!
〔牟丹环视四周,款步走到屏风跟前,轻轻地敲敲屏风。
牟丹:出来!我知道你在里面!(见没有反应,继续用话语敲打)嘿,还是男子汉大丈夫呢,怕什么?难道还怕我这个小妈?
〔曾坚气鼓鼓地从屏风后转出。
曾坚:(没好气地)怕什么怕?你又不是老虎,还能吃了我!
牟丹:我当然不是老虎喽,我是你老爸眼中的天使。
曾坚:天使?!你不配!(接唱)
你不是啊你不是——,你不是天使是魔鬼!
勾引老爸施美人计,给我家带来大祸灾!
牟丹:(冷笑)呵呵,你这个风流老爸还用得着我去勾引?不管怎么说,嘿嘿,(媚笑)你也承认我长得很美,难道不是吗?
〔牟丹逼上几步,曾坚不断后退。在以下相当长的对唱过程中,重复这样的步步紧逼步步为营的舞台调动。
曾坚唱:
哪怕你牟丹赛牡丹,纵然你长得天仙美,
你总是前来谋家产,你居心险恶怀鬼胎。
家业本非曾氏创,由我继承理应该。
不料想半道上杀出程咬金,合法夫妻证书在;
共享财产还不算,(插白:等你生下儿子,哼,等老头百年之后——接唱)
他就要独占这一份巨额家财!
牟丹:小弟——,
曾坚:(打断)不许你这样叫我!
牟丹唱:
曾坚何必动肝火,哪会把你来祸害!(曾坚疑惑不解。)
听我细细对你谈,我的苦心(你)要领会。
几时来曾家当小三,何曾将他人婚姻来拆开。(曾坚略有触动。)
理解你内心多痛楚,知道他财产怎样来。(曾坚越发奇怪。)
小弟不必心疑惑,(这一次,曾坚没有对小弟称呼提出异义。)连日来曾宅往事(我)全明白。(曾坚还是不解。)
保姆帮佣是外人,多半长着八哥嘴。
东家隐私最有趣,飞短流长胜狗仔。
你的妈妈憔悴死,遗腹之子苦悲哀。
眼看家业落人手,理所当然生怨艾。(曾坚更有触动。)
人生在世名与利,欲望时刻相伴随。
名字毕竟假虚荣,利益才是真实惠。
你我目标都一致,直言谈相莫忌讳。
两人父母都双亡,一样孤凄身世悲。(曾坚步步后退转入屏风后跌坐在沙发上,牟丹紧跟着转入。)
俱是天涯沦落人,同室操戈不应该。(曾坚腾地一下子站起。)
你的志向我明了,知你满腹有雠怼。
曾阮狡狤难对付,独自一人怎担待。
单枪匹马靠不住,望你听我巧安排。
你我联手有胜算,(牟丹拉着曾坚的手缓缓地从屏风后转出。)不能不识好与歹!
曾坚背唱:(挣开手)
听她所谓交心话,欲信难信费疑猜。
原本是条美女蛇,怎会撒下杨枝水。(转身对牟丹)
姑妄言之姑听之,(你)不妨把条件提出来!
牟丹背唱:
闻听此言心花放,步步引诱钓金龟。(转身对曾坚)
你我何用条件谈,(我)真心诚意寻同类。
曾阮他原是你生父小跑腿,偌大产业是你家财。
你生母临终有遗愿,长大成才把门庭改。
早日能踏上创业路,早日把权柄来夺回!(曾坚插白:你还没有说出你的计划呢。)
说到计划实在很简单,(曾坚插白:哦?!)就是你和我——(曾坚插白:怎么样啊?)生一个儿子光耀门楣!
曾坚:啊?!
〔曾坚闻言跌倒在地,牟丹上前把他拉起来。曾坚赶紧躲到一旁。)
曾坚:你说,你要和我——?!
牟丹:(坚定地)对,我要生一个你的儿子。整个家产就属于了他,也就是等于帮你夺回了原本该是你的东西!
曾坚:生养一个我的儿子,等于帮我夺回了原本属于我的东西?!(颇感惶恐,使劲摇头)可,我和你,我们这不是乱伦吗?
牟丹:(狂笑)哈哈哈哈!乱伦?!你还当真把我认做你的继母?你看我像吗?咱们两个说姐弟配还差不多!
曾坚:姐弟配?!
牟丹:现在外面不是很流行吗?再说,我才比你大多少?你再仔细看看,我保养得多好!(近前,转圈,嫣然一笑。)
〔曾坚赶紧捂住双眼。
牟丹:怎么?不敢看?想想摆在你面前那亿万计数的财产!我还能让你看到更多美好的东西!我就是你通往胜利的引路人!
曾坚:(放开双手,震惊)引路人?!
牟丹:(刻意强调)对!千万要记住——这是你对曾阮最好的报复!
曾坚:这是对曾阮最好的报复!?
牟丹:在他从公司回来之前,还有的是时间。你两个姐姐讨厌我,都去了单位学校,保姆给我打发出去了。来,跟着我来!(对着曾坚准备敞开胸怀)
曾坚:(步步后退,开始筛糠似的颤抖)这,这,这——?
〔牟丹扑上前来,用嘴堵住,不让曾坚再说下去。曾坚起先两手僵硬地垂着,随着牟丹一阵狂吻,终于搂住牟丹的柳腰。
〔场上灯光熄灭。

第三场:欲乱
场景:同上场
时间:上场后三个月
幕后合唱:
金风玉露机缘巧,干柴烈火熊熊烧。
欲望面前怎违抗,何况才贝伴巴刀。
〔幕后合唱声中灯光复亮。
〔曾坚握着书本上场,意气风发。
曾坚唱:
从前在家似寒冬,豪宅阴森黑洞洞。
于今满眼亮堂堂,宛如日照解冰冻。
继父高压严管束,虚度二十仍懵懂。
芝麻引领桃源门,难抑情欲潮骚动。
青涩苹果无心赏,熟透蜜桃果汁浓。
心绪激昂精气神,青春奔放荷尔蒙。
倾心一番作长谈,枕边三月坐春风。
但见她宜喜宜嗔芙蓉面,真难得心有灵犀一点通。
父母在天之灵可告慰,唯愿一索得男盼成功。
身心愉悦竟有附加值,复读迎考临场更放松。
模拟试卷沉着来应付,往日焦虑紧张一扫空。
本来只求能进体育系,现在奋发上进打冲锋!
(牟丹画外音)你应该静下心来,认真准备高考。想想到了以后,你的儿子长大成人,总不能让他的爸爸文化程度只有高中毕业吧!至于,我们的计划实施,具体会面时间我自有安排——
(接白)牟丹,我的好牡丹,我一切都听你的安排。
〔曾坚转入屏风背后,可见他一蹦蹦上沙发。
曾坚:让我把这几段古文再读上几遍,背得出来,那填充题就十拿九稳了。
〔牟丹上场,神采飞扬。
牟丹唱:
孺子可教亦可爱,一阮一坚两重天。
他是小弟勤耕耘,我为大姐双手牵。
青春无价诚可贵,教我欲死又欲仙。
天生一根金箍棒,无限春光在峰巅。
怪不得,影坛流行姐弟配,方明了,包养学生最时鲜。
他俩本非亲父子,无有愧疚无亏欠。
调度安排用心机,栈道陈仓巧周旋。
原本目标是家产,日久生情有爱恋。
那一天,我比繁漪更大胆,
第一回,他比周冲还腼腆。
到如今,也像四凤怀了孕,
为保胎,不让朴园再沾边。
在家测试先确认,基因技术再检验。
香港鉴定确认书,方才曾阮已来电。
一切都在预料中,一切都在股掌间。
让我告诉孩子爸,赶快把喜讯话当面。
〔牟丹转入屏风后,把曾坚拉出来。
牟丹:温课温课,也要注意劳逸结合!
曾坚:不就是你叫我一定要努力考进本科!
牟丹:是的,是的。我不想影响你复习迎考,有一件事必须告诉你——你可要保持心态,更加发奋才是!
曾坚:什么事?又是你关照厨房买来我最爱吃的金鲳鱼!
牟丹:那算什么,我要告诉你——你要做爸爸啦!
曾坚:(跳起来)真的?!
牟丹:(示意,点头)嘘,小声点!
曾坚:酸儿辣女,那你最近喜欢吃酸还是吃辣呢?
牟丹:(笑起来)你还真懂那么多!
曾坚:我不是小男孩了,我是大男人,难道不该懂吗。
牟丹:那些民间土办法都不足数,有了鉴定报告才是真的。
曾坚:不是不允许做胎儿性别鉴定的吗?
牟丹:这些规定针对大陆,你老爸把孕妇血样送到香港,两天报告就出来了。
曾坚:(嘟囔,重复三个字)你老爸?哼!还不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谁的呢?
牟丹:小傻瓜,当然是你的喽!
曾坚:Are you sure?
牟丹:别跟我说英文啦,肯定是!
曾坚:凭什么?!
牟丹:你还不相信我?要怀孕由不得我,我要是不想怀孕,可就由不得他!我难道就不能让他的精子到达不了目的地吗?
曾坚:真有你的!
〔曾坚扑上前来和牟丹拥抱。牟丹警觉地感到有人来了,立即把曾坚推开。
牟丹:(轻声)别压着你的儿子。再说,你听,脚步声!(故意高声)小弟,最近复习得怎么样了?
〔曾鬟曾兰一起上场。
曾鬟:(怪声怪气)哦,你们两个在这儿啊。
曾兰:(着急地)老爸又要把我们召集在一起,干吗呀?
牟丹:(轻描淡写地)你是问这个,我可以先告诉你,我怀孕了,而且是个儿子!
曾鬟/曾兰:(大惊失色)啊?!
〔曾坚保持镇定。
曾鬟/曾兰:(转身对曾坚)小弟,小弟,那不是没我们的戏了吗?
〔曾坚不予搭理。
曾鬟/曾兰:小弟,你怎么能无动于衷呢。
曾坚:我要温课迎考,这一次可不能考砸了。就算是天塌下来,我也得保持心态平衡啊。
〔曾坚拿起书本下场。
〔场上三位女性相互对视,背唱轮唱。
曾鬟背唱:
为什么内线消息出纰漏?
牟丹背唱:
看她俩气急败坏真丢丑!
曾兰背唱:
莫非是保姆被她来收买?
曾鬟/曾兰背唱:
丹碧丝难道作伪浸红酒?!
这个女人真可怕,心计深沉难猜透。
我们的卧底被识破,到如今木已成了舟!
牟丹唱;
知识再多有何用,心术不正博士学士枉悲秋!
〔牟丹冷冷地看她俩一眼,掉头下场。
曾鬟/曾兰:(相互面对)兰兰/鬟鬟,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曾鬟:不是有个叫甄缳的热门电视连续剧吗,学学那里面的厚黑学就成。
曾兰:你是说——?
曾鬟:我马上去中药店买点麝香回来!
曾兰,要不,让打蜡的把蜡打得厚一点——?
曾鬟:真笨!你咋不说干脆倒点香油或者扔几块香蕉皮?
曾兰:那还是照你的办法,赶快去买麝香,让她早点流产了事。
〔曾阮上场。
曾阮:哦,你们回来了。来,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我要宣布——,
曾鬟/曾兰:(没好气地打断)惊喜!
〔牟丹和曾坚分头上场。
曾阮:告诉大家,我的牟丹已经怀孕,香港产前顾问中心确认是儿子不是闺女。
曾鬟/曾兰:(嘟囔)三年早知道了。
曾阮:(不予理会,继续)生儿子才是硬道理。我们两个——哦,是两个半,马上要去浦东机场。
曾坚:浦东机场?干什么?
曾阮:我要把牟丹送到洛杉矶,护照签证早就准备,那里的月嫂中心也已经安排妥善。
牟丹:(高兴地)老曾,你真是想得太周到了。
〔牟丹扑上前来在曾阮脸颊上亲了一下,三个子女看着都不是滋味。
曾阮:好啦,准备准备,立即出发!
〔灯暗转。
〔坐在计算机旁的曾坚隐现。
〔字幕:若干天后。
曾坚:不知道她们母子现在怎么样了?真是惦记啊——(接唱)
别人家高考过后心宽放,独有我高考结束意彷徨。
应试思想要集中,只能丢开不思量。
紧张情绪一松弛,怎不叫我心惆怅。
广袤大洋隔开我与她,无日无夜挂在心坎上。
我俩本该做夫妻,我俩原是好拍档。
心气闷,月照床,月照床,推窗望,
推窗望,天欲晓,欲乱情迷神暗伤,彻夜无眠心神伤!
〔曾坚隐没。
〔坐在计算机旁的牟丹隐现。
牟丹:这里条件很好,小弟你不用惦念。可是,可是我好想你啊——(接唱)
知道你高考已结束,知道你等着看发榜。
祝愿你此番能录取,祝愿你一帆风顺前途广。
常伫想你温课复习到深夜,常预想你接到通知喜若狂。
常幻想你和我建立小家庭,常回想你青春勃发精力旺。
常臆想你满心欢喜到此地,常痴想你能够守候在产房。
常妄想孩子他对你爸爸叫,常萦想这梦想终究是空想。
可曾想一旦真相来暴露,必定是全盘计划付汪洋!
〔牟丹隐没。
〔坐在计算机旁的曾坚隐现。
曾坚:牟丹,丹丹,请告诉我们的儿子——他老爸录取二本,滨江大学!还有我把我的skype账号也发到月嫂中心官网,请你也赶快设立一个账号!
〔曾坚隐没。
〔坐在计算机旁的牟丹隐现。
牟丹:小弟,现在我能看到你了,掌握一门知识真好!祝贺你,簇簇新的一个大学生。我们的儿子一定会为你感到骄傲!
曾坚画外音:那你呢,我们的儿子呢,一切都好?
牟丹:一切都好。你就净等着吧——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场上灯光熄灭。

第四场:绝情
场景:同上场
时间:牟丹母子回国,庆祝男婴双满月第二天
幕后合唱:
平安生产平安归,年老总裁喜满怀。
新生婴孩双满月,谁知祸福相依随。
〔幕后合唱声中灯光复亮。
曾阮画外音:老来得子,我真是太高兴啦!我的儿子啊,我的儿子取名新宇。曾新宇开辟新天地,就是在新天地办的双满月!他以后就是我曾氏产业的掌门人!他还是在美国出生,按照出生地国籍法自然而然就是美国公民,哈哈哈哈!
〔曾坚上场,可见他深受刺激。
曾坚唱:
婴儿归来双满月,欢声笑语传不停。
你说孩子多可爱,他说孩子真聪明。
阿谀奉承话连篇,都来攀附求庇荫。
空寂落寞唯有我,悲从中来难平静。
亲生孩子成兄弟,长大怎生认父亲。
一时冲动情欲起,看来落入她陷阱。
洛城待产半年多,大洋相隔牛女星。
只盼回家重相见,相见却是难相近。
蹀躞徘徊等时机,让我一吐相思情。
〔曾坚不断张望。
〔牟丹悄悄上场,曾坚一见之下赶紧上前握住她的手,被挣脱。
牟丹:别动手动脚,小心被人看见。
曾坚:你——!
牟丹:我怎么啦——(接唱)
现在情况已改变,小弟千万要冷静。
我虽爱你你爱我,毕竟并未配婚姻。
家中虽有奶妈在,孩子不能离娘亲。
你是堂堂大学生,以后定有好前景。
(你)一表人才令人羡,出身豪富好家庭。
校园恋爱正普遍,找个学妹谈婚姻。
曾坚唱:
当初是你来设计,当初是你说爱情。
母以子贵已得逞,就此将我撇干净?!
牟丹唱:
小弟莫说冤枉话,你我哪能撇干净。
孩子和你血肉连,你是宝宝亲父亲。
曾坚唱:
好宝宝,亲父亲,人前只剩兄弟情。
牙牙学语喊哥哥,叫我如何听得进?
牟丹唱:
想一想来忖一忖,利害关系要理清。
宝宝出生系重任,帮你夺回亿万金。
曾坚唱:
亿万金,亿万银,金银不能买爱情。
父子情,骨肉亲,还加我俩恩爱情!
牟丹唱;
骨肉亲,恩爱情,今日已非旧时景。
为了宝宝要忍耐,故所以,劝你另觅校园情。
曾坚唱:
校园情,同窗情,毕竟难舍初恋情。
情窦未开倒也罢,谁叫你将我来勾引!
牟丹唱:
此一时来彼一时,难以和你再相亲。
宝宝日夜来长大,恐怕也难容这段情。
曾坚唱:
现在他在襁褓中,莫找借口不答应。
我到校外去开房,继续维持地下情。
牟丹唱:
地下情,不伦情,你也知晓难为情。
为了宝宝今后好,恕我不能来答应!
曾坚唱:
能答应,不答应。叫我曾坚难为情。
事过境迁遭抛弃,种马一匹好痛心。
牟丹唱:
求子借种是图谋,事过境迁亦实情。
只要想想收益巨,权衡孰重还孰轻。
曾坚唱:
你的图谋已实现,我的耕耘不了情。
宝宝始终曾家子,何时归宗复本姓。
牟丹唱;
心急难吃热豆腐,眼下如何复本姓。
连你都还叫曾坚,莫要对我催逼紧。
曾坚唱:
为什么skype账号早关闭?凭什么发信息不见有回音?
曾记否太平洋也未阻隔,回家来却为何难觅踪影?
牟丹唱;
常言道别时容易见时难,老古话缘分终究前生定。
缘分有始便有终,你我缘分已然尽。
曾坚唱:
总像是受骗上了当,总觉得束手被你擒。
日日夜夜受煎熬,往后如何度光阴。
牟丹唱:
劝你躲你是爱你,我俩难以配婚姻。
读满学分是正道,成家立业过光阴。
曾坚唱:
伤感时时花溅泪,恨别刻刻鸟惊心。
莫若三人天涯走,强似这般苦光阴。
牟丹唱:
亡命天涯去私奔,哪有甚么好光景。
目的达成非容易,叫我如何随你行。
曾坚:(深深叹气)那么,这样看来,你还是把家财放在第一位,别的都不顾了!
牟丹:难道你要我把爱情摆在第一位,把你摆在第一位?(拼命抑制着的冷笑)退一万步说,就是宝宝他也不能和亿万家产相比。
曾坚:啊?!
牟丹:我还年轻,宝宝可以再生,财产不能复制!
曾坚:你——?!(气极)
牟丹:(打断)没有你,只有我!听,宝宝好像醒了!
〔牟丹丢下曾坚,匆匆下场。曾坚傻傻地呆在场上。
曾坚唱:(好容易缓过劲来)
一番话害得我手脚冻如冰!绝情言噎得我浑身汗津津!
来时节满腔情欲万丈高,恰似那钱塘涌潮势难禁,
到现今一泻千里都退尽,落得个形单影只孤零零。
〔曾坚垂头丧气地下场。
〔曾鬟曾兰轻手轻脚地分别从舞台两侧上场。
〔曾鬟曾兰鬼头鬼脑地两边张望,各自把食指放在嘴唇上表示轻声。
曾鬟/曾兰:嘘!我——(自己打住)你先说吧。
曾鬟:兰兰,你发现了什么吗?
曾兰:鬟鬟,我发现的你肯定早就发现啦!
曾鬟唱:
蛛丝马迹费猜详,昨晚底牌已亮相。
曾兰唱:
说的可是小宝宝,越看越像越不像。
曾鬟唱:
越看老爸越不像,
曾兰唱;
越看小弟越是像。
曾鬟/曾兰唱:
廿年前旧景又重现,活脱脱就是一般样!
曾兰:那我们应该——。
〔曾鬟曾兰凑在一起低语,然后两人得意地笑着携手下场。
曾阮幕后唱:
薄薄一张窗户纸,
〔曾阮怒气冲冲地上场。
曾阮接唱:
有意无意被捅破,
绿云压顶千斤重,不由我满腔愤恚熊熊怒火!
呱呱落地二十年来长成人,功劳苦劳也应该有继父我。
父子参商历来久,算他对来是我错?
感情淡薄倒还罢,不承想,李代桃僵,斑鸠霸占了喜鹊窝。
红杏出墙,为什么啊,老公知情总是末一个!
聪明人,难得也会犯糊涂,
温柔乡里,结丝萝亦系网罗。
双满月,本该嘻哈开心果;
一语惊醒,赛如巴掌当面掴。
怎么办,可奈何,
狗男狗女实可恶,万万不可轻放过。
(插白)还必须,谋定而动,切莫要,轻举妄动,千万别,盲目冲动,(接唱)
时刻警惕,胜败存亡在此一博!
〔曾阮把手指关节捏得嘎嘎作响,一顿足,急步下场。
〔舞台灯光晦暗。
〔牟丹上场,既欣喜又有心事。
牟丹唱;
娘的宝贝熟睡了,他梦中依然脸带笑。
你是妈妈心头肉,你是爸爸好宝宝。
帅哥美女结晶品,最为理想难觅到。
廿年后,英俊壮健像爸爸,钟汉良他第一品牌比不了。
聪明伶俐像妈妈,国际章她自叹不如空焦躁。
还有亿万家产作后盾,长青藤名校任你拣来由你挑。
廿年后,自有淑女来匹配,莫往风尘寻相好。
妈妈的希冀有寄托,奶奶的遗愿未轻抛。
只是我,母子平安回国来,不可避免心事操。
你爸爸再三再四来乞求,要我俩依然七夕渡鹊桥。
他情欲如火在燃烧,顾不得危险有多少。
豪宅本是虎狼穴,一步踏空喊懊恼。
左思右想无善策,但愿得日久天长他移情别恋另有佳人在怀抱。
〔牟丹转入屏风后。突然她发现那里有一张血型鉴定书,只见她拿着它神色慌张地转出屏风。
牟丹:(声音颤抖)血型鉴定报告?!(接唱)
宝宝他是AB型,稀少血型最聪明。
但是两个B型血,怎会产下这精灵?
老天啊 ,为什么事与愿违开玩笑,
神佛啊,为啥是香火供养少正经;
有心栽杨杨不成,无意插柳柳成荫。
难道我全盘计划有漏洞?
难道我步步为营点球进?
事到如今怎么办?(幕后合唱:怎么办?)
怎敢对曾坚吐真情!
弄巧成拙悔莫及,(幕后合唱:悔莫及!)
曾氏后代称了曾阮他的心!
亿万家产照旧新宇来继承,母以子贵一样可以掌权柄。
我,我,我——,要财产,要孩子,要曾坚,样样都要不可行!(幕后合唱:样样都要不可行!)
忍痛割舍小弟他,唯愿母子保太平!
幕后合唱:
欲求母子保太平,机关算尽太聪明。
顷刻之间风云起,造化弄人难安宁!
〔幕后合唱声中灯光复亮。
画外音:哎呀,不好啦,小少爷他,他被枕头闷死了!
〔迅即传来一片痛哭声。牟丹听到哭喊声,一愣,疾步下场。
〔幕后传来牟丹的哭喊声。接着,牟丹步步倒退着上场,肝肠寸断。
牟丹唱:
我的儿啊——,襁褓婴孩遭不幸,小小年纪竟丧生。
无论生父是哪个,是我生养是我根。
是谁狠毒下辣手,不惩治凶犯难消我心头恨!
〔曾阮父女三人隐现,各霸一方。
曾阮:(反讥)哼,哼,凶手不就是你自己吗,还想倒打一耙!
〔牟丹闻言大吃一惊。
曾鬟:(嘲弄)是你奸情败露,又发现合谋家财阴谋破产,把我老爸的孩子我们真正的小弟害死了!
〔牟丹闻言头痛欲裂。
曾兰:(断定)你不想想,枕头上全都是你的指纹,料你百口莫辩!
牟丹:(惨叫一声)天哪!
〔牟丹受了莫大刺激,旋即晕倒在地。
曾阮:(庄重地)我们父女三个聚集书房正在讨论如何乘坐游轮访问南极,都有作案时间不在现场的证明。
〔场上灯光熄灭。再次亮起的时候,曾阮独自一人在场上。他手里拿着另一张血型鉴定书。
曾坚幕后唱:
惊闻噩耗心痛伤,
〔曾坚疾步上场,接唱。
离校回家匆忙忙。
襁褓婴孩得罪了谁,是哪个凶手天良丧!
(看到曾阮,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接白)是谁?到底是谁?杀死了我的儿子!
曾阮:(挣开)给我放手!你倒好啊,不打自招!早知如此,那我就不必费心再给你准备这份血型鉴定书了。不过,既然拿回来了,你也就不妨自己看看清楚!
〔曾坚接过,边看边读。
曾坚:(颤抖着,最后一纸鉴定书掉落在地)曾阮血型A型,牟丹血型A2B型,前一家诊所血型误判为B型。曾新宇血型AB型,所以——
曾阮:(平静而又尖刻地)所以啊,她和你或者我产下的婴孩都可能是AB型。我是A型,你是B型,两个都是B型血的父母是不可能产下AB型的孩子。牟丹她看到第一张血型鉴定书误认为这不是你的儿子,干脆就把他闷死了。
曾坚:啊?!是她杀死了我的儿子!
〔曾坚怒不可遏,疾步下场。
〔曾阮点燃香烟,健步下场。
〔曾坚步步倒退着上场,万分惊恐。他一步不慎,跌倒在地,再挣扎着爬起。
曾坚唱:
一时之间怒火冲天起,三下两下送她见阎王。
谁知她瘫软未曾多挣扎,怎料我扑上前去理智丧!
她的双手断送我儿命夭亡,我的双手因爱生恨成法盲。
还是让我去自首,坦白罪行在当堂!
〔曾鬟曾兰一并上场。
曾鬟:不用费心,警察马上就要来了!
曾坚:啊?!
曾兰:本来是报警,家中婴孩死亡一案,现在正好出了连环案件。
曾阮画外音:周萍他还不是口口声声要繁漪去死吗!
〔警车声响,曾坚瘫倒在地。
〔场上灯光熄灭。
〔字幕显示:经查,曾坚牟丹继母继子通奸谋财,DNA亲子鉴定结果基因测试表明相对父权几率达到99.99%以上,完全可以确认死婴曾新宇的生父是曾坚,因奸谋败露牟丹蓄意杀死婴儿意图消灭罪证。曾坚随后把自己孩子的生母昔日的情人残忍地扼死。两犯故意杀人罪名成立,情节严重,又涉及美国公民导致影响恶劣。罪犯牟丹已经死亡,不予追究。罪犯曾坚年轻就学,故念初犯,判处死刑,缓刑二年执行。
曾鬟:(画外音)现在的大学生啊,有的真是什么都干得出来!
曾兰:(画外音)早知道他们两个苟且,还不如我来嫁给小弟呢。
曾鬟/曾兰:(画外音)咱们的家产,现在总可以由我们两个平分了吧。

尾声
场景:同第一场
时间:上场后不久
幕后合唱:
漫道死者长已矣,存者照样且偷生。
食色性也寻常事,曾宅履新女主人。
〔幕后合唱声中灯光复亮。
〔曾鬟曾兰分别从舞台两侧上场。
曾鬟:我的新课题批下来了!《老少配的心态生理及其价值观的社会调查》,兰兰,你觉得怎么样?
曾兰:又是课题,烦不烦啊!我毕业了,也就失业了。怎么办呢?还得去向老爸求告到公司里谋一个职位!想想看,那李代桃僵还是我来揭发的呢。
曾鬟/曾兰:今天,老爸又要带给我们一个惊喜?!
幕后传来曾阮的声音:来吧,上天赐给我的宝贝,这里就是你的新家!
曾鬟/曾兰:(同时,转向上场门)啊?!
〔曾阮带着他的新夫人上场。她比牟丹看上去还要年轻,打扮越发时尚。等他俩行至中场,一束聚光打在他们身上。
曾阮:大西良庆师,他七十五岁,娶一位二十三岁的年轻太太,到了八十六岁,才生下了孩子。八十岁结婚而生子的人里头还有喜剧大师卓别林。哦,还有八十三岁的齐白石大师。宝贝,只要你给我生养一个儿子,这亿万家产将来都是他的!
〔新夫人抬头微笑,看着曾阮。
〔大幕合拢。
〔剧终。

请使用以下网址来引用本篇文章:

http://coviews.com/trackback.php?e=16703

1页/共1页   

作者 留言
主持
二品总督总管
(回首人生,前途在望)

注册时间: 2005-10-13
帖子: 4112

观看Blog

帖子发表于: 星期一 九月 03, 2018 4:55 pm    发表主题:    

剧本刚贴出时,曾用名欲望都市。

只要剧团主创人士愿意,尾声中出场的新夫人可以依然由女一号演员扮演。

如果剧团主创愿意,潮骚一场中的接吻情景也可以设计成为类似黑色幽默话剧《驴得水》中的相关场面。由牟丹步步紧逼曾坚步步后退转入屏风背后。不过,编剧建议采用剪影方式来演绎。仅供参考。

剧中人所提到的周萍周冲朴园繁漪四凤都是话剧雷雨中的人物。

作为母亲,牟丹想像和向往自己的孩子长大后的类比,是很自然的一种母爱体现。绝对不涉及对参比对象钟汉良的贬损诽谤或诬蔑。

同理,对国际章也是如此,只不过是女一号自己的意想。如果剧团主创觉得还需要更谨慎的话,可以把国际章改为国际张,仅仅变动一个字即可。

剧本特意适当引进了某些当代词汇,希望80后90后观众人群也会喜欢。
_________________
是非是,我非我。

敬请光临我在北美枫的博客飞云浦

也请关注我的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740799031
返回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酷我-北美枫 首页 -> Blogs(博客) -> 飞云浦 -> 现代都市情感剧——《欲海潮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