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我-北美枫 首页 -> Blogs(博客) -> 飞云浦

正在观看博客的会员有: 没有

《三体》的流行是中国文化界的耻辱


星期四 十月 19, 2017 3:58 pm


小说《三体》的核心就是所谓的“黑暗森林法则”,大意是说,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必须小心翼翼地隐藏自己,因为一旦他发现了其他文明,必须将其摧毁,否则就会被对方剿灭。简而言之,那就是发现即攻击,暴露即灭亡。



该法则的理论基础就是物质或者能量守恒,而刘慈欣相信所有文明的终极目标都是无限扩张,因此需要无限多的资源,这两者之间的矛盾必然推导出上述法则。

如果你相信这个法则,那就必然得出结论说地球人绝不应该向外太空发射信号,应该把自己隐藏起来,免得被更高级的文明消灭。

先不说文明的无限扩张是否就需要无限多的资源,也不说一个具备在星际间旅行能力的外星文明是否还会贪恋太阳系的这点资源,单说一点:所有文明的终极目标都是无限扩张吗?这个想法的科学根据在哪里?凭什么成为地球人的终极生存法则?

话虽这么说,《三体》中关于外星人的故事属于科幻范畴,即使不同意也尽可以一笑了之,但这个“黑暗森林法则”所体现出来的思维方式却是和当今社会密切相关的,必须拿出来说道说道。

在我看来,这个法则的出现,源于对达尔文进化论的误读。一提到进化论,很多人首先想到的都是生存竞争,但这是很老的想法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进化论的核心恰恰不是竞争,而是合作,共赢才是生物进化的主旋律。

没错,地球资源是有限的,但要想更好地利用这有限的资源,各个物种之间必须相互合作才行,一家独大是不可能发生的,其结果就是每个物种都在自然界中占有一个独特的生态位,相互之间是一种非常高级的共生关系。

这方面的例子有很多,比如线粒体和叶绿体都是古代微生物共生的结果,不是单独进化出来的;再比如植物通过光合作用合成有机物,动物靠植物为生,却同时帮助植物繁衍;再比如人体内有一个极为复杂的微生物系统,我们没它们肯定活不好,它们当中至少有一半离开了人体就没法存活,它们和我们之间就是典型的共生关系。

总之,“适者生存”中的“适”字,如果用到不同物种之间,指的是相互合作的密切程度,而不是你死我活的斗争。真正你死我活的斗争不是没有,但主要是发生在同一物种的不同个体之间。即使如此也不能说就是你死我活,因为同类之间的相互竞争淘汰了坏基因,最终还是整个物种受益。

刘慈欣误读了进化论,这才有了这个“黑暗森林法则”,这一点和当初纳粹借口进化论而大搞种族歧视的本质是一样的。在我看来,这个法则就是给尔虞我诈、你死我活和弱肉强食等等这些曾经被鄙视的行事方式披上了一件合理的外衣。一个真心相信“黑暗森林法则”的人一定是一个贪婪而又缺乏道德约束的掠食者,当今中国社会这样的人越来越多了,这真是一件让人担心的事情。



也许有人会质疑说,弱肉强食就是人类的常态,当年西班牙人发现美洲大陆,结果说明了一切。对此疑问,我想说两点:第一,绝大部分美洲人都是死于天花等传染病,这不是西班牙人的本意;第二,欧洲殖民者对待美洲原住民的态度的确很糟糕,但那只是人类发展史上的一段短暂的小插曲而已。对比一下当今人类对待亚马逊热带雨林中的原住民部落的态度,你就会明白,人类文明很快就走出了愚昧,我们很快就明白了物种多样性和文化多样性都是有好处的,参差多态才是幸福的本源。

我们人类只需几百年就想清楚的事情,外星人难道想不出来吗?文明高度发达的外星人究竟是会更像16世纪的西班牙人,还是更像21世纪的地球人呢?

这么简单的道理,刘慈欣却没有看出来。他之所以会有这个误读,原因就在于他是个从中国这个大酱缸里混出来的老派学者,传统中国普遍存在的唯利是图和尔虞我诈的风气在他心目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这才让他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看不到进化论研究领域近几年取得的成就,看不到人类文明所取得的成就。

可怕的是,当今中国文化界像他这样的人还有很多,《三体》的走红就是明证。中华文明要想成为世界文明中的一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袁越 土摩托看世界

发表人: 主持    1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和翻译专家们学几句标准又大气的英语~


星期四 十月 19, 2017 3:45 pm


  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for a New Era.

  ②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Never forget why you started, and your mission can be accomplished.

  ③登高望远,居安思危

  Aim high and look far, be alert to dangers even in times of calm.

  ④全面从严治党

  Seeing Party self-governance exercised fully and with rigor.

  ⑤坚持反腐败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

  No place has been out of bounds, no ground left unturned, and no tolerance shown in the fight against corruption.

  ⑥坚定不移“打虎”“拍蝇”“猎狐”

  We have taken firm action to “take out tigers”, “swat flies” and “hunt down foxes”.

  ⑦不想腐的堤坝正在构筑

  Moral defenses against corruption are in the making.

  ⑧行百里者半九十

  The last leg of a journey marks the halfway point.

  ⑨大道之行,天下为公

  We should pursue a just cause for common good.

  ⑩打铁还需自身硬

  It takes a good blacksmith to make steel.

发表人: 主持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孙盛起:还原真实的格瓦拉,你还会崇拜他吗?


星期四 十月 19, 2017 11:05 am


大街上,经常可以看到有人穿着印有格瓦拉这个人头像的T恤衫。这个人极富传奇色彩,曾被冠以“红色罗宾汉”、“共产主义的堂吉诃德”、“拉丁美洲的加里波第”、“完美的人”、“浪漫冒险家”等等称号。这个人头戴黑色贝雷帽,蓄着浓密刚毅的胡须,目光深邃而傲慢,嘴上永远叼着一支雪茄。他酷爱摇滚乐,很长时间以来,成为很多人心目中力量、战斗、叛逆的象征。

他是阿根廷人,却辉煌于古巴,最后葬身于玻利维亚。有人视其为英雄而加以崇拜,有人称其为恶魔而痛恨万分。

他就是埃内斯托•切•格瓦拉。

崇拜一个人,总是需要理由的。

你说,格瓦拉的外表太酷了,哪个女人见了不着迷?没错,格瓦拉极其男人的硬朗的面容和傲视一切的目光,不知迷倒了多少女人,事实上,不仅是迷倒,和他睡过觉的女人需要成打计算。1965年3月,作为古巴共产党第三号人物、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书记处书记的格瓦拉到埃及访问,一天在欣赏开罗夜景时,一个女人向他暗送秋波,他立即将这个女人带到下榻的酒店,并且让警卫再给他送几个女人过来。他振振有词地说:“从来没有人规定一个男人必须一辈子只和一个女人上床。马克思主义不是清教主义。”——如果你知道了这些,对他的崇拜是不是会打折扣?

你说,我是一个摇滚迷,格瓦拉酷爱摇滚,对摇滚的发展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如今他已经成了摇滚界的一个标志性的符号,所以我崇拜他。那么好,请看他是怎样对摇滚做贡献的:他非常迷恋甲壳虫的摇滚,每天都听,但是,在整个古巴,只有他一个人可以听。他颁布法令:“留长头发的人、听西方音乐的人、穿紧身裤的人、公开的基督教信仰的人……都违反了革命道德,一旦发现全部关进劳动营”。也就是说,在古巴,摇滚是特供给他专享的,别人的耳朵只能听“革命歌曲”,因此他对摇滚的贡献,其实是在古巴消灭了摇滚。——作为摇滚迷的你,面对这个事实,还会崇拜他吗?

你说,他勇敢、叛逆、充满血性,是个铮铮男儿,所以崇拜他。前两点没有异议,是的,他非常勇敢和叛逆。

1955年,27岁的格瓦拉在墨西哥城和卡斯特罗兄弟结识,并参加了卡斯特罗组织的名为“七•二六运动”的军事组织。1956年11月,他作为随军医生,和82名“七•二六运动”的战士挤在一艘小游艇上,从墨西哥从发,登陆古巴。在登陆时和古巴政府军的战斗中,他是幸存的12人之一。他扔掉药箱,拿起武器,以勇猛和冷酷无情得到了卡斯特罗的赏识。

1959年,卡斯特罗的军队占领古巴首都哈瓦那,新政府成立,格瓦拉被授予“古巴公民”身份,并被任命为军事监狱检察长。从这时开始,格瓦拉才真正步入辉煌,声名远扬。

但是,关于第三点,与其说他充满血性,不如说他充满“血腥”。

他在给他父亲的一封信中写到:“我得承认,爸爸,我发现我真的喜欢杀戮。”事实也确实如此。

卡斯特罗的贴身通讯员卢西安诺梅第纳这样形容格瓦拉:“他杀人就如喝粥一样轻易。”他的血腥冷酷甚至使他的战友都胆战心惊。卢西安诺梅第纳曾目睹了这样一件事:一天,格瓦拉领着他们冲进一个咖啡种植园,说农场主朱安是旧政府的暗探,其实朱安只是嚷嚷了几句,说他不赞成革命而已。就因为那几句话,格瓦拉当着朱安的三个只有1岁、3岁、4岁的孩子和妻子的面,将朱安枪毙。

还有一次,他们抓到了一个17岁的童子军,这孩子家里很穷,是一个寡妇的独子,他只是为了挣些军饷寄给生病的母亲而参加政府军的,孩子跪地向格瓦拉求饶,可是格瓦拉依然冷酷地抬起手枪,亲手将孩子杀死。

还有多少像朱安和那个孩子一样的人被格瓦拉亲手杀死,谁也说不清。

在格瓦拉掌管的卡瓦尼亚堡监狱做牧师的雅维尔神父回忆说:“切从未打算掩饰其残忍。恰恰相反,人们越是请求切的怜悯,切越是显得残酷。他完全沉溺于自己的乌托邦幻想中。革命要求他杀人,他就杀人;革命要求他撒谎,他就撒谎。切喜欢当着哭泣的母亲的面在电话里命令处死她的儿子;当犯人亲属前来探监时,他会故意要求他们从行刑地点走过,那面墙上满是新鲜的血迹。”

格瓦拉还将自己二楼办公室的一面墙打掉,这样他就能舒服地坐在办公室里,一面喝着美酒抽着雪茄,一面欣赏血腥的行刑。

1959年初,一个名叫斯台芬的来自社会主义大家庭的罗马尼亚记者拜见格瓦拉,恰巧听到格瓦拉向他的行刑队下达行刑命令,这位记者随后愤怒地写下了《我不再歌唱切》的诗歌。那次一共屠杀了600多人,其中包括身怀六甲的妇女和修女。

格瓦拉死后40多年,法国媒体采访了他当年的战友和受害者,受访者无一例外地形容格瓦拉:嗜杀成性,近乎魔头!

格瓦拉的一个亲信说,格瓦拉把屠杀作为生活的一种作料。作料是每天都必须有的,至1961年,有30多万古巴人被投入监狱,这使得格瓦拉成为了古巴革命史上最大的杀人机器。

格瓦拉不仅嗜杀,而且嗜血。古巴作家亨伯特•冯托瓦在《探寻真实的格瓦拉》一书中记载,很多被屠杀的人,体内的血液是被抽干的!在格瓦拉的授意下,这些即将被处死的人先被抽出血液,有的人在抽血过程中就血竭而死,有的还有口气,就被抬到刑场上。这些血液被卖到越南,既使古巴有了一定的外汇收入,也支持了越南的“革命事业”。

够了,只是以上简单的记述,对格瓦拉究竟是“血性”还是“血腥”,相信每个人都有了判断。那么,真正血性的你,还会崇拜他吗?

你说,格瓦拉年纪轻轻就勇于接手古巴经济的烂摊子,对古巴的各各层面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具有雄才大略,是力量和魄力的象征,这难道不值得崇拜吗?

没错,格瓦拉31岁就被任命为古巴国家银行行长、土改委员会工业司司长和工业部部长。但是,这里要纠正两个错误:一、在格瓦拉掌控古巴经济大权之前,古巴经济不仅不是烂摊子,反而是拉丁美洲四个最成功的经济体之一,在古巴革命之前从未出现过食品匮乏的现象。二、格瓦拉能够成为古巴经济的掌舵人,也并非由于他具备掌舵的能力,而完全像是一个笑话——那天,卡斯特罗问他的同志们当中有没有“好的经济学家”。格瓦拉习惯性地第一个举手。卡斯特罗非常诧异:“切,我不知道你还是一个好的经济学家!”格瓦拉笑着说:“对不起,我听错了,我以为你要的是一个好的共产党员。”然而,无论格瓦拉是否真的听错了,凭借卡斯特罗对他的信任,尽管他对经济一窍不通,他随后还是被任命了以上职务,成为了一个国家经济命脉的管理者。

那么,格瓦拉上任后,给古巴都带来了什么呢?一言以蔽之:使古巴经济几近崩溃。

他完全照搬他认为的“世界上最好的国家”苏联的做法。那些做法我们非常熟悉:土改,没收私人财产,将所有在古巴的外国企业和本土民族资本强行收归国有,甚至就连理发馆、修鞋铺都不放过,这使得大量资本外逃,当年支持古巴革命的“红色资本家”也后悔当初,纷纷逃到海外。

美国《时代周刊》认识到:在古巴,卡斯特罗是心脏,而格瓦拉是大脑。这一系列的政策变化,决策人是格瓦拉。

格瓦拉实行的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我们也都经历过,因此不再赘述,其结果也和我们当年大同小异:商店里空空如也,食品严重短缺,因此不得不在1962年实行食品配给制,发行各种票证,肉奶蛋米面等凭票才能购买。

为了支撑政府的运转,格瓦拉开始进行倒卖文物和艺术品的营生,他把没收来的私人藏品,私下里卖到欧美换取美金,这对反美斗士格瓦拉来说,实在是一个巨大的讽刺,而他对此的解释却冠冕堂皇:“为了征服某些东西,我们不得不从某些人手中拿走它。”

在进行接近于自我毁灭的经济“改革”的同时,格瓦拉还热衷于把古巴人改造成所谓的“新人”,要求人们“彻底消除个人主义,做革命机器上的有觉悟的、幸福的齿轮”(我们是螺丝钉,他的大一些)。

这个“幸福的齿轮”的标准是什么呢?举个例子:有一次格瓦拉去出席会议,他的一个下属看到他忘了戴手表,就把自己有金表链的手表解下来借给他戴,结果当手表还回来的时候,金表链不见了,换成了一根皮表带和一张收据:“古巴国家银行感谢你的捐赠。”这个下属尽管既后悔又郁闷,但脸上还要露出“幸福的齿轮”的微笑。

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都是留恋故土的,不到万不得已,谁愿意背井离乡?因此,当一个国家有大量百姓外逃的时候,也就直接反映出了这个国家的民不聊生。在格瓦拉成为古巴的经济大脑以后,仅在1959至1962这三年间,就有近40万人冒死逃离古巴,这足见格瓦拉经济政策的失败和给百姓造成了多么大的苦难。

面对这样一个只会向苏联鹦鹉学舌、在短短几年内就把国家经济拖入深渊的“好的经济学家”,你还会说他雄才大略并一如既往地崇拜他吗?

最后,最让格瓦拉的崇拜者血脉贲张的是,1965年,格瓦拉突然放弃高官厚禄,辞去在古巴的所有职务,带领几名战友去非洲的刚果打游击,要将共产主义的火种播撒到全世界。这样的怪异和义无反顾之举,令多少青年人赞叹和颂扬,仅此一点,就足以在很多人心中竖起一座英雄的丰碑。

对此,仅就两点加以说明。

一、由于格瓦拉和卡斯特罗都将很多秘密带入了坟墓,所以格瓦拉出走刚果的详细原因也许永远是个谜,但是有资料表明,格瓦拉之所以出走,和他把古巴经济搞得一团糟有关。

卡斯特罗起初并不想照搬苏联模式,建国初,他去美国访问,曾向美国政府保证,他施行的是“人道主义”而非“共产主义”,因此决不会没收私人财产。然而,格瓦拉的经济政策,彻底把古巴拉入苏式轨道,并使其再也无法掉头。为此,卡斯特罗和格瓦拉发生了分歧。

和老大发生分歧,我们都知道,后果很严重。所以,格瓦拉也许并不是主动出走,而是不得已放弃权力,必须离开。

二、格瓦拉向世界散播革命火种的举动,和人们的想像大相径庭,既不辉煌,也不悲壮。

他在刚果训练游击队,7个月后,沮丧地离开。他在日记中写道:这些“人民解放军就像是一堆寄生虫,不劳动,不训练,不打仗,只知道嫖妓和强迫老百姓供养他们。”这是一次注定要失败的尝试。

在坦桑尼亚、捷克、东德游荡了半年多后,他又将目光转向南美,奔赴玻利维亚。在玻利维亚,他仅仅发展了50多名游击队员,和在刚果时一样,只是封闭训练,从未和玻利维亚政府军打过仗。而唯一的一次和政府军交手,是因为当地百姓视他们为匪徒,因此将政府军引来进行围剿,结果,根本没有发生战斗,格瓦拉就和他的50名游击队员缴械被俘。

请看英雄格瓦拉的最后时刻。一个流亡在美国的古巴人罗德里格斯回忆说:“看到政府军向他们走来,格瓦拉大声叫喊:‘别开枪!我是切,我是格瓦拉!我活着比死更值钱!’”

格瓦拉的叫喊不能不令我们想到另外一个“英雄”——卡扎菲。

罗德里格斯通过美国向玻利维亚政府求情,希望把格瓦拉引渡到巴拿马受审,而玻利维亚政府却坚决表示必须就地正法。为此罗德里格斯和政府军一名上校发生了激烈的争执,但无济于事。当他把结果告诉格瓦拉时,“他的脸变得像一张白纸。我从来没见过哪个人像他当时那么沮丧。”

于是,一个嗜血成性的、自称为“冷血的杀戮机器”的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有人说,格瓦拉是一个病人,得的是格瓦拉病:冷酷而狂热,怪异而狂妄。他是一个毫不犹豫地把大量普通人送上血色祭坛,而他自己其实并不那么想死的人。

对这样一个病人,你还会崇拜吗?

发表人: 主持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台湾华文世界电影小说奖首奖得主胡迁小说集《大裂》出版


星期日 十月 15, 2017 4:46 pm


王小帅 骆以军 黄丽群 陈雪 小野 联袂推荐,华语世界诸多名家力荐 新生代写作者中头角峥嵘的一支笔。
  台湾第六届华文世界电影小说奖首奖得主作品首次结集出版,以黑马之姿冲出人前的出道之作。
  胡迁文笔老辣、语言风格独特、故事人物鲜明、情节铺设别有一种爆发性,是一位特色非常突出的作家。
  如果说在这越来越坏的世界里,注定有一场残忍的败仗。那你打还是不打?
  正如黄丽群为《大裂》所做的序言《暗室明眼人》中所说,胡迁的小说集《大裂》里,每篇小说都怀抱同样一个任何人无从回避的问题:“我们还要活(被伤害)多久?”作为格格不入的一代,现阶段的社会和我们现在的生活总有一种莫名撕裂感,胡迁用爆裂的文字写作,用层层意象铺设出一条条离开“这里”的路,我们或许身处这里,可总要知道离开这里最远的路在何处。
  【书籍信息】
  书名:《大裂》
  作者:胡迁
  出版时间:2017年1月
  定价:35.00元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内容简介
  我要看清楚那头大象为什么要一直坐在那儿,这可能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困惑。/《大象席地而坐》
  上帝经常会让你一无所有,再给你一点甜头,这点甜头就是在闭上眼睛的一瞬间,让你错觉拥有了很多东西。/《漫长地闭眼》
  我们始终坚信荒原上的藏宝图,能指引我们挖出黄金,走向黄金的大道,那个入口感人肺腑,低吟浅唱着通向云层的歌谣。/《大裂》
  ……
  《大裂》书如其名,彻底是一本伤害之书。
  15个中短篇小说,每篇小说都怀抱同样一个任何人无从回避的问题:“我们还要活(被伤害)多久?”
  作者介绍
  胡迁,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中篇小说《大裂》,获得台湾第六届世界华文电影小说奖首奖。
  推荐
  他的故事和文字竟散发出一股迷人和离奇的氛围,那种空气中弥漫的失落和伤感不用影像,文字已经抖落了出来。
  ——王小帅(先锋导演、柏林银熊奖、戛纳评审团奖得主)
  你可以说这是一个中国版的威廉.高汀的《苍蝇王》,但空间不是被大人遗弃的小岛,整篇小说充满哥雅画作般暗色调的油彩,作者掌握文字、调度光影与运镜的能力都极具水准。
  ——骆以军(台湾中生代最重要的小说家)
  他的小说中每一抹淡到几近透明的草灰蛇线都有繁复意象,语言平静,一丝滥情自溺的赘肉都没有,落在地上,望似滚珠,若去拈起,才发现是水银,凝重荒暴能让人从头裂开到脚,剥掉了一身的皮。
  ——黄丽群(台湾小说家、散文家、媒体人)
  整部小说的生命是活的,站上竞技擂台上,是有实力直接KO对手,而不只是用情节、写作技术来积分取胜。青春残酷,配合荒漠意向,以及满满的荷尔蒙,情境诡异却合情入理,虽然多有象征,但放到中国这块广袤苍老而醋栗的土地上,具有强大的说服力。
  ——林靖杰(台湾导演、编剧、演员)
  对生活意味天生敏感,熔风趣和决绝于一炉,行文不羁,收放自如,胡迁是个手艺高超的家伙。
  ——李师江(诗人、小说家、2006年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得主)
  【序】
  离队少年
  文/王小帅
  在西宁的青年导演论坛上,胡迁的宣讲引发了哄堂大笑和鼓励的掌声。事情是这样的,主持人介绍完下一位宣讲人后特意提了一下这位导演比较害羞,万一中途有什么情况请大家谅解,然后胡迁就上台了。大大的脸庞,头顶着年轻人舍不得剪的厚重的长头发,黑框眼镜后面目光迷离,像是没有睡醒。他的剧本项目起名“金羊毛”,来自于某个希腊神话传说。他一开口就暴露了他在背稿,他的眼神对着前方的虚无背了开头的一小段之后,眼睛突然看向台下的听众,然后就顿住了,那一刻整个空气也顿住了,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这个台上的年轻人突然石化了,一动不动。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已经十几秒过去了,哄堂大笑就是在那一刻爆发的,随即是理解和鼓励的掌声。后来问他当时发生了什么,他也说什么都没发生,就是空白了。后来的宣讲这个人严重跑题,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了漫无目的的描述希腊神话上,而且就这个希腊神话也没有讲清楚,并且接连又顿住了几次。作为当时台下的评委,我知道这次的所有奖项恐怕和这个年轻人无缘了。但奇怪的是,尽管如此,这个人给我留下的印象却是所有宣讲人中最深的。
  看到“金羊毛”的完整剧本已经是半个月之后了,这回轮到我“顿住”了。整个故事和文字竟散发出一股迷人和离奇的氛围,那种空气中弥漫的失落和伤感不用影像,文字已经抖落了出来,完全和他在台上絮絮叨叨的古希腊神话失之千里。不过,正是这样的间离和反差倒是十分的契合了那天在台上石化了的年轻人的气质。我立刻约了他再次见面。不见不要紧,一见吓一跳。除了相同的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同门背景之外,毕业没几年的他其实已经是一个作家了,中篇小说集“大裂”刚刚在台湾出版,还拿了个什么奖。问他为什么会这样?他的回答是因为当不了导演,无聊。他的控诉是这样的,在学校的时候,因为拍了一个和他的文字气质高度一致的短片之后被导师批评太艺术,让他模仿韩国人那样拍商业片,他照做了一个,混杂了黑色、动作、凶杀和悬疑,拍完的结果就是对自己的投降出离地愤怒起来,愤怒的结果就是把自己关起来,写字。因为有了宣讲那次的阴影,每次听他说话都十分担心他在某个时刻再次顿住,当然这样的情况没有再发生,尽管没有再发生,但他时常的沉默和话语间的游离感还是让人产生联想,就像一个有着满腹心事和幻想的孩子,因为没有办法像常人一样表达自己而被人误解,然后他就更深地回到自己的世界,让人担心的是,他有那个世界吗?这样的担心很快就解除了。
  解药就是他的文字。像他的剧本一样,读胡迁的小说,其中的人物、行为、故事有一种天然的不确定和游离感,他的文字更是紧紧地契合着这个气质,制造出让人惊喜又沮丧,真实又荒诞的氛围。这就是他的世界,一个文如其人的世界,一个时常会什么都没有发生而顿住的世界,那个世界空白,游离。以他的年龄,能如此熟练的控制文字、句式和情绪的年轻写者实不多见。然而年轻也是一把双刃剑,刺向这个世界的时候也容易暴露自己的软肋,胡迁的年龄正好是这个时候。剑的一面是未被污染的想象力在年轻的血液里驰骋,荷尔蒙和精液的味道又浓又足,他的文字可以肆意挥霍它们,一切都可以原谅,一切也可以浪费,三天一个中篇就像一个年轻人夜夜勃起的生殖器,随时都兴致勃勃。剑的另一面也正像这只随时都兴致勃勃的生殖器,充满了骄傲的生命力却一时找不到格斗的对象,所以有时候他要自己解决它。胡迁拥有这两面,从高中时候就开始的写作练习让他像一个离开了正常队伍的少年,早早的进入了自己的象牙塔,他就在自己的象牙塔中用掌握的文字宣泄着年轻人天然的愤怒和反叛,就像那只找不到对象的勃起的生殖器。我相信他,这个离队少年。不苛求他马上看到自己之外的风景,因为自己的风景还没有描绘完。不知道是有幸还是不幸,那个不想听导师话的导演系学生,至今没有成为导演,却俨然是一个作家了。以后的胡迁会是怎样?一切,交给时间吧。

发表人: 主持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想起来了《霸王别姬》里的一段争论


星期日 十月 15, 2017 4:02 pm


看了鲁肃纪念周信芳大师的文字,想起来了《霸王别姬》里的一段争论。

那是葛优和张丰毅的争论。

到底霸王走了几步。

最后国民党文化官员凭权力和气势压倒了霸王,使他——霸王——不得不认可当官的是内行。

可是陈少云当代大师说得多好啊。

到底是七步还是九步?

陈大师说得准确说得中肯---取决于台的大小,走对位置最为重要。

相对来说,徒弟们原本的争议出发点便是胶柱鼓瑟,有点死板没掌握要点关键精锐。

舍本求末,没看透走对位置才是第一位。

没有丝毫责备笑话鲁肃等青年演员的意思。

只是想起来了我在课堂上经常教诫学生的——千万别照搬照抄,理解老师的解题思路最为重要。

发表人: 主持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风雪夜归


星期五 十月 13, 2017 8:53 am


《风雪夜归》



——请务必注意到《风雪夜归人》剧本全文终评入选今年2017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文学剧场剧本朗读单元



出场人物:

魏莲生,廿年前为某市乾旦名伶,准备脱离魔掌,计划泄露后被法院院长苏鸿基下令放逐。

玉春,原为苏鸿基小妾,和魏莲生计划脱离魔掌未果,被苏院长转送铁路局长徐辅成。

场景:原苏府破败的后花园墙门外,舞台右侧靠后可见花园后门

时间:魏莲生和玉春相约,坚守廿年之后重逢当晚

〔大幕拉开。

〔舞台上风雪弥漫。

魏莲生唱:(在幕后)

漫天风雪行路难(啊),

〔魏莲生跌跌冲冲挣扎着上场。他衣衫褴褛,但仍然围着一条绣有海棠花的白围巾。

颠沛流离,

备受煎熬,

脚步踉跄,

上得沧州道,

魏莲生,

我仍是不屈不挠。

二十年贫贱屈辱又何妨,

二十年落魄江湖任讥笑。

二十年辛酸世味都尝遍,

二十年辗转千里路迢迢。

二十年月黯花愁空断魂,

二十年云山万仞相隔遥。

二十年岁月磋砣余旧梦,

二十年两地相思几曾了。

二十年默默相守此生约,

二十年苦苦等候是今朝!

哪顾得,

山一程,

水一程,

哪顾得,

冷与暖,

饥和饱,

披星戴月,

夜以继日,

随它冰封大雪飘。

一路上景色萧条,

眼前依稀旧时巢。

行来已是桑梓地,

耳边阵阵风怒号。

四野里,

白茫茫,

飒飒萧萧;

唯有那,

枯枝曳摇,

满目凄凉,

往事心头绕。

我只晓,

结同心,

赋永好;

何曾料,

中山狼,

贼子忒奸刁!

面对苏宅空凭吊,

思念之情,

心急火燎,

寻寻觅觅玉春找。

(插白)玉春,玉春,我回来了;(不住咳嗽)玉春,玉春,你在哪里啊?你快回来呀!我,我坚持着,坚持着等你回来哦。这条绣有海棠花的白围巾就可以为我作证。

〔继续寻找。

(接唱)

等你暮暮与朝朝,

此心苍天可代告。

等你暮暮与朝朝,

只盼玉春早来到!

〔魏莲生四处张望,步履蹒跚,转到围墙背后。

〔一身女佣人打扮的玉春疾步上场,边圆场边唱。

玉春唱:

二十年来做哑巴,

人前背后不开口。

退休局长遭清算,

告别徐府不用溜。

相约之期往回赶,

行来已到后门首。

〔玉春环视四周,最后张望到后门边上,发现围墙背后的魏莲生。

玉春:(低声喊叫)莲生,莲生,是你来了吗?

〔魏莲生疾步从围墙后面转出。两人急步奔向对方,停步相拥。

魏莲生:玉春,玉春,真的是你来了。我们相约二十年,终于都回来了。

玉春:是啊,我们相约二十年,终于走到一起来了。

魏莲生:玉春,你知道吗?那个苏弘基离职之后,终于被揭露出来他倒卖鸦片执法犯法的罪行。听说就要开庭审理把他押上被告席了。这座带花园的大宅院也已经充公。

玉春:真的?那个徐辅成也已经被清算,除了铁路运输夹带毒品,还有别的罪行。徐府日前关门大吉。

〔两人再次热烈地拥抱。

〔幕后合唱声起。

幕后合唱:

日暮莽莽苍山远,

天寒幽幽庭院深。

廿年如约来相会,

一双风雪夜归人。

〔玉春扶着魏莲生慢慢地走向花园后门,再缓缓转身移步离开这个罪恶之地。

〔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魏莲生画外音响起:玉春,只要我们在一起,我会快乐一辈子,就因为我的心是自由的。

〔剧终。

发表人: 主持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Blog 拥有人: 主持
作者群: (没有)
Blog(博客): 观看所有文章
好友名单
Go: 上一页/下一页

日历

 «   <   »   >  十月 2017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连络 主持

Email : Send E-mail
私人留言 : 发送私人留言 (PM)

MSN Messenger :

Yahoo Messenger :

AIM Address :

ICQ 号码 :

关于 主持

注册时间 : 星期四 十月 13, 2005 7:13 am

来自 :

职业 :

兴趣 :

留言板

主持
星期日 四月 13, 2008 1:48 pm

问好,肖今!

肖今
星期日 四月 13, 2008 12:13 pm

又来喝酒了!可比咱家女儿红

主持
星期四 二月 07, 2008 1:11 pm

各位网友,新春快乐!

谢谢来访,继续关注!

黑色闪电
星期二 二月 05, 2008 12:12 pm

来看主持
久违了,春节快乐!

肖今
星期二 一月 01, 2008 3:29 am

呵呵,相信这是一个深深的老酒坛子!

祝新年快乐

秋天的枫叶林
星期日 十二月 23, 2007 11:27 pm

问好主持,圣诞快乐!

frankjiang
星期日 十二月 23, 2007 9:38 am

祝福圣诞快乐!

山城子
星期六 十二月 22, 2007 10:32 am

问好!

秋天的枫叶林
星期三 十一月 07, 2007 7:24 am

找来看戏来了。一直以为你这里戏特多。 Laughing

黄崇超
星期六 九月 29, 2007 7:28 am

祝国庆节快乐!

 成员名称:

 主页:

 留言:
检视和加入笑脸  

Blog(博客)

Blog(博客)启始于 : 星期日 二月 25, 2007 3:08 pm
文章数量 : 6212
Blog(博客)历史 : 3889 天
回响总数 : 800
观看人数 : 2130106

RSS

RSS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