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我-北美枫 首页 -> Blogs(博客) -> 飞云浦

正在观看博客的会员有: 没有

《金庸传》


星期六 十月 29, 2016 5:01 pm


第1章 海宁袁花(1)


  只见远处一条白线,在月光下缓缓移来。蓦然间寒意迫人,白线越移越近,声若雷震,大潮有如玉城雪岭,际天而来,声势雄伟已极。潮水越近,声音越响,真似百万大军冲锋,于金鼓齐鸣中一往直前。

  ……潮水愈近愈快,震撼激射,吞天沃月,一座巨大的水墙直向海塘压来……月影银涛,光摇喷雪,云移玉岸,浪卷轰雷,海潮势若万马奔腾,奋蹄疾驰……但潮来得快,退得也快,顷刻间,塘上潮水退得干干净净。

  金庸本名查良镛,他幼时即熟悉每年农历八月十八的“海宁潮”,这是他生命中刻骨铭心的“海宁潮”,所以,他在第一部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中以动情的笔触写下“十万军声半夜潮”这一大自然的奇观。

  地处钱塘江北岸的海宁在清末和民国初年,不论叫海宁州还是海宁县,都属杭州管辖,1935年后才归嘉兴。这个以海潮出名的滨海小县自古以来人文鼎盛,被誉为“文化之邦,藏书之府”。据吴晗的《江浙藏书家史略》统计,海宁历代藏书家达38家,超过绍兴、嘉兴、海盐等地,仅次于杭州,文风之盛,可见一斑。近代以来著名的人物王国维、蒋百里、徐志摩都是海宁人(蒋、徐还是查家的亲戚),查家也是人才辈出。

  1923年,查良镛出生在海宁袁花赫山房(今袁花镇新伟村一组)①,“一个五进院的大宅子里,院内有90多间房子和一个大花园。”②赫山房离观潮胜地盐官镇相去不过十数里地,幼时他几乎每年都要跟母亲去看海潮,上小学时做童子军,还在石塘边露营过,半夜里瞧着滚滚怒潮汹涌而来……

  良镛的“良”是排行,他这一辈兄弟的名字中全有一个“良”字。《海宁查氏族谱》称,先祖查瑜以下六世,没有严格的字辈排行。自第七世起规定了字辈排行:“秉志允大,继嗣克昌,奕世有人,济美忠良。”到查良镛这一代正好是“良”字辈,再往下是“传”字辈,“传家孝友,华国文章,宗英绍起,祖德载光”。祖父给查良镛取了个小名宜孙,因他排行第二,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大人都叫他宜官。“宜”“二”在海宁方言中同音。③

  在他出生的年代,军阀混战连绵不断,1924年上半年浙江军阀卢永祥与江苏军阀齐燮元为争夺上海地盘,垄断鸦片买卖,在离海宁不远的上海附近大打出手,史称“齐卢之战”。9月,孙传芳乘机自福建长驱直入浙江,赶走卢永祥,独霸浙江三年之久。1927年国民党和蒋介石的势力进入江南,南京国民政府在“四一二”政变的血泊中浮起。

  在动荡的乱世,海宁仍保持着一份难得的从容与安宁,使查良镛得以平静地度过飘逸着书香的童年、少年时代。

  ① 杭州东南日报社档案中有查良镛1946年亲笔填写的简历,“出生年月”一栏是“民国十二年二月”。1947年3月的“职工名册”上,他的年龄一栏是“二十五岁”。1955年10月5日他在《新晚报》发表《漫谈》第一句说,“梁羽生弟是我知交好友,我叨长他一岁”。梁生于1924年3月22日,属鼠。查良镛弟弟查良钰说:“小阿哥良镛是属猪的,生在阴历1923年底,阳历1924年初。”见宾语、潘泽平《金庸是我的“小阿哥”》,《人物》2000年第7期,114页。刘国重考证,如他确实属猪,也确实生于2月6日,应不是阳历2月6日,而是阴历癸亥年二月六日,即1923年3月22日。

  ② 宾语、潘泽平《金庸是我的“小阿哥”》,《人物》2000年第7期,114页。

  ③ 金庸《月云》,《收获》2000年第1期,135页。另一说他小名宜生,行二,叫二官。钟文《查良镛》,《海宁人物资料》(二),137页。

  一、海宁查家

  自唐宋以来查氏即是大族,“查祝许董周”是海宁的五个大姓,查姓居首,查家成为历久不衰的名门望族,袁花镇上姓查的人很多,有“袁花镇,查半边”的说法。①

  元朝末年,天下大乱,查氏先人查瑜为避兵祸,携妻带子,从婺源沿着新安江、富春江、钱塘江顺流而下,先在嘉兴落脚,不久发现海宁龙山(即袁花)一带土地肥沃,依山面海,民风淳朴和婺源相似,而且海宁与查家祖籍休宁的旧名相似,遂决定在龙山之东定居下来,时在1357年(元至正十七年)。从此,他恪守祖训,以儒为业,耕读传家。到查良镛出生时,查家已在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了五百多年。②

  明清两代,海宁查氏科甲鼎盛,成为江南有数的“文宦之家”。民国《海宁州志稿》载,明代查氏中进士6人,中举人17人,查继佐是1633年(明崇祯六年)杭州乡试的亚魁(第二名),负有盛名的画家、学者。到了清代,查氏科甲更盛,有进士14人、举人59人,仅康熙年间就有10个进士。查慎行本名嗣琏,和二弟嗣瑮、三弟嗣庭都是翰林;此外,堂兄嗣韩、侄儿查昇也是翰林;大儿子克建、堂弟嗣珣都是进士,当时有“一门七进士、叔侄五翰林”之说。查昇以人品、书法深得康熙器重,入值南书房三十八年。康熙亲书“嘉瑞堂”匾额赐予袁花的查氏宗祠,还有“澹远堂”“敬业堂”匾额分别赐予查昇、查慎行。海宁查家被誉为“唐宋以来巨族,江南有数人家”。查家三兄弟的藏书闻名遐迩,查慎行藏书处在袁花镇西南三里,名“得树楼”,藏书两三万卷。查嗣瑮藏书处在袁花镇横涨桥边,名“查浦书屋”,有书五千卷。查嗣庭的藏书室在袁花西南,名为“双遂堂”。③

  1662年(清康熙元年)发生一起文字狱——湖州庄家《明史》案,查继佐受牵连,入狱五个多月。“江西科场试题案”是查家第二次遭遇文字狱。1726年(清雍正四年),查嗣庭以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被派去做江西乡试正主考。后世野史、笔记小说盛传他出的试题是“维民所止”,出自《诗经·商颂·玄鸟》,有人向雍正皇帝告发,指控“维止”两字即是“雍正”两字去了头,意在影射。雍正初登大位,砍了不少人的头,不免心虚,将查嗣庭全家逮捕严办。另有一种说法是,查嗣庭写了一部《维止录》,被一个太监举报。

  ① 宾语、潘泽平《金庸是我的“小阿哥”》,《人物》2000年第7期,113页。

  ② 潘光旦在《明清两代嘉兴的望族》中对海宁查氏的源流作过研究。《海宁查氏来源于安徽婺源》,《海宁文史资料》第46辑,1、12页。

  ③ 《文宦之家》,《海宁文史资料》第46辑,2—3页。

  其实,查嗣庭在江西出的试题,首题是《论语》:“君子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廷旨举出《书经·舜典》“敷奏以言”四字,硬说尧舜之世尚以言陈奏,怎么能说“不以言举人”,当时正行保举,这试题就是对此不满、暗中讥讪。第二题是《孟子》:“君犹腹心,臣犹股肱。”廷旨指控,为什么称“腹心”,不称元首,分明不知有君上之尊。第三题是《孟子》:“山径之蹊间,介然用之而成路,为间不用,则茅塞之矣。今茅塞子之心矣。”这题出得较为偏僻,挑不出什么毛病,廷旨说“不知何指,居心殊不可问”。还有《易经》次题:“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见矣。”《诗经》次题:“百室盈止,妇子宁止。”雍正点出这二题中“正”与“止”大有文章,查嗣庭先用“正”,后用“止”,显然是诽谤“雍正”年号。后世传查嗣庭以“维民所止”惹祸大概由此推衍而来。

  查嗣庭全家被捕,全部书籍送到刑部,他大受拷掠,死在狱中,雍正还下令戮尸,儿子也死在狱中,家属流放。查慎行和查嗣瑮因受胞弟文字狱之累,1726年(清雍正四年)严冬,全家百口老少奉旨自故乡赴京投狱。1727年(清雍正五年)春,查嗣瑮全家被流放到陕西蓝田,本人客死他乡。当时不少名士受到牵连,浙江全省士人六年不准参加举人与进士考试。

  查慎行投狱途中写诗给一位同科进士的难友,留下了“如此冰霜如此路,七旬以外两同年”的诗句。狱中半年,侥幸活着回到故乡,不到一年就去世了。他的《敬业堂诗集》有诗4427首,《续集》六卷收入731首。《鹿鼎记》有五十回的回目都出自《敬业堂诗集》。①

  “江西科场试题案”是雍正初年最大的一起文字狱。查嗣庭获罪,只是雍正登基以后铲除异己的举措。①海宁查家经此一劫,元气大伤,由盛转衰,直到1754年(清乾隆十九年)才有人中进士。废科举以后,查家还出过学者查猛济、实业家查济民、教育家查良钊、法学家查良鉴等,查良镛为故乡与家世感到骄傲。

  ① 《清代文字狱与查氏》,《海宁文史资料》第46辑,7—9页;金庸《鹿鼎记》第一回“注”。

发表人: 主持    16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继续老夫聊发少年狂


星期二 十月 25, 2016 8:51 am


我的红楼续作,写了不少。

起先是戏曲剧本和电影剧本。

美国中文作家协会官网张贴时,审稿的编辑没有异议。

再到剧本改写为小说,居然产生?

于是,经过申辩,再经过理事会全体会议讨论,终于认识到这也是一种再创造。

虽然没有体会到这是同人小说类型,但是也确认不存在剽窃问题。

我作为小说作者,举证《三言两拍》早就有了白话文的现代版本,丝毫没有情节变动延伸删减,纯粹照搬,没有任何版权纠纷。

同人小说(FANFIC-TION),指的是利用原有的漫画、动画、小说、影视作品中的人物角色、故事情节或背景设定等元素进行的二次创作小说。同人小说一般是以网络小说为载体。

那么同人小说的权利归于原著作者,还是同人小说作者?在中国,著作权法并没有明确规定同人小说的版权归属问题。

但在日本,原作者拥有与第二次作品作者(即同人小说的作者)相同的权利。

好在,贾宝玉等人物早就被用滥了,何况曹雪芹自己的著作权照样受到质疑。

放心大胆,江南小朋友!

顺带说一下,拙作《红楼物语》隶属于龙门红学,总共收入红楼小说七部,敬请关注。

不必鄙薄“龙门红学”(代序)

红楼探春

妙玉活冤孽

贾雨村别传

遗帕情缘

总是玉关情

刘姥姥三返芥豆村

结缡之后:黛玉之死

发表人: 主持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老夫聊发少年狂


星期二 十月 25, 2016 8:50 am


90高龄的金庸把青少年江南告上法庭。

所以,起了这么个题目。

来自苏东坡词句,不算剽窃吧。

原消息来源说——

同人小说(FANFIC-TION),指的是利用原有的漫画、动画、小说、影视作品中的人物角色、故事情节或背景设定等元素进行的二次创作小说。同人小说一般是以网络小说为载体。
  
那么同人小说的权利归于原著作者,还是同人小说作者?在中国,著作权法并没有明确规定同人小说的版权归属问题。但在日本,原作者拥有与第二次作品作者(即同人小说的作者)相同的权利。

注意到在中国,著作权法并没有明确规定同人小说的版权归属问题。

即使金庸大师口口声声说在香港用他小说人物的名字都要付钱的。

尊敬的金庸先生,怎么可以忘了一国两制这个基本法的基本法则?

就算侵权,侵权事实发生地在中国大陆,案件管辖权在大陆不在香港,就得运用大陆法律。

估计金庸败诉。

不会跟琼瑶那样胜诉。

除非——。

当年钱钟书先生禁止围城续作继续发行,强令后续作者道歉,那是因为同在大陆。

就这样,窃以为老先生过于小气,扼杀后生小辈的创造力。

是不是金庸也是寂寞过久,要重出江湖折腾一番?

说实在的,好多金庸小说的人物名字难道都是原创?

香港人太傻,居然要为郭靖这个名字的使用给他付钱。

不可笑么。

要知道,历史上郭靖确有其人。

说谁剽窃呢!

发表人: 主持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金庸诉《此间的少年》侵权 江南:抱歉于当年的孟浪和唐突


星期二 十月 25, 2016 8:49 am


即将93岁高龄、著作等身的武侠作家金庸,与年轻的畅销书作家江南,原本并无多少交集,日前却因一部《此间的少年》(以下简称“此间”)捆绑在了一起。10月11日,金庸将江南告上法庭,起诉江南及北京联合出版有限责任公司、北京精典博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广州购书中心有限公司著作权侵权,要求“立即停止侵犯原告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的行为,停止复制、发行小说《此间的少年》,封存并销毁库存图书”并公开道歉,同时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500万元。
  金大侠一纸状书告抄袭
  “此间”是江南的第一部作品,用武侠人物的视角记录着自己的青春。该书最初创作于网络,书中借用了金庸小说中的人物名,主要讲述了乔峰、郭靖、令狐冲等大侠在汴京大学的校园故事。2002年,该书出版,后又再版三次,影响极大。
  虽然“此间”十多年前就出版了,但金大侠一直到十多年后的今天才诉诸于法律,大约也是忍无可忍了。
  早在2005年1月26日,在谈到网络原创文学抄袭时,金庸就强调,“文学一定要原创,有些网民拿我小说的人物去发展自己的小说,是完全不可以的。你是小孩子,我不来理你,要真理你的话,你已经犯法了。在香港用我小说人物的名字是要付钱的。”他称,文学作者“做什么事情都要独立思考,不要去抄袭人家。你自己没有独创性就不要写文章了,只好去做其他事情”。此次金大侠一纸状书,将江南告上法庭,也是他公开表示对侵权者的态度。
  “此间”究竟有无侵权?
  那么,“此间”究竟算是抄袭,还是所谓的同人小说?
  同人小说(FANFIC-TION),指的是利用原有的漫画、动画、小说、影视作品中的人物角色、故事情节或背景设定等元素进行的二次创作小说。同人小说一般是以网络小说为载体。
  那么同人小说的权利归于原著作者,还是同人小说作者?在中国,著作权法并没有明确规定同人小说的版权归属问题。但在日本,原作者拥有与第二次作品作者(即同人小说的作者)相同的权利。
  江南称最初是为了好玩
  在得知自己被起诉侵权的消息后,前天晚上,江南通过个人微博正式发布“关于金庸先生诉《此间的少年》案件的声明”。
  声明中,江南称,自己最初使用这些人物名字,“主要是出于好玩的心理”。“《此间的少年》是最早的网络小说之一(创作于15年前),当时我和很多网络作者一样并未非常重视自己的作品,和金庸先生阐述自己创作武侠的初衷一样,就是‘娱人娱己’。”
  随着“此间”走红,多家出版机构发来邀约。其实对于出版,当时的江南也有过惴惴不安。“最早出版的时候,我和出版社也曾就书中人名的问题咨询过相关的法律人士,被告知这种形式在当时未曾触及相关的法律规定,才决定正式出品此书。”
  诉讼期间暂停相关开发
  “此间”面世后,一共出版了四个版本,如今,“该项目的出版对外授权已于数年前停止,并到期未再续约,相关开发,我也会在诉讼期间全部暂停。”
  江南强调,自己并未有侵权的想法,“无论昔日还是今日,我都一如既往地尊敬金庸先生个人和喜爱他的作品。虽然不乏在收到稿费时的沾沾自喜,但落笔的那一刻,想的仅仅是写出自己和身边人的校园故事,并未有侵权的想法。”
  他在声明中称,作为读者,与自己喜爱的作者首度交流,却是在司法层面,情绪非常复杂,“无论法律层面的结果如何,我都非常非常地抱歉于我22岁那年的孟浪和唐突,因此这些事情给金庸先生造成的困扰令我非常地自责。”
  据悉,2017年2月16日,此案将开庭公开审理。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徐颖

发表人: 主持    1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红 楼 物 语——定稿本,开始联系出版


星期二 十月 25, 2016 8:46 am


目录
不必鄙薄“龙门红学”(代序)
红楼探春
第一章:解围
第二章:除弊
第三章:兴利
第四章:搜园
第五章:抄家
第六章:认母
第七章:出海
妙玉活冤孽
第一章:泄底
第二章:入庵
第三章:进京
第四章:遗囊
第五章:尘缘
第六章:心结
第七章:情关
第八章:宿孽
第九章:夙债
尾声
贾雨村别传
第一章:赠银赴试
第二章:受累丢官
第三章:授课进京
第四章:起复审案
第五章:枉断晋升
第六章:谋扇夺命
第七章;害人害己
第八章:穷途传书
遗帕情缘
引子
第一章:借银赠银
第二章:遗帕拾帕
第三章:斗槽跳槽
第四章:传机泄机
第五章:撵红嫁红
第六章:避祸惹祸
第七章:感恩报恩
尾声
总是玉关情
第一章:路奠
第二章:惊梦
第三章:幽媾
第四章:赠巾
第五章:鞭蟠
第六章:笞玉
第七章:哭冥
第八章:神游
刘姥姥三返芥豆村
引子
第一章:打秋风初出茅庐颇有收获
第二章:喜荣归再试锋芒卓见成效
第三章:怜弱女客旅巧遇受托报恩
第四章:掉包计李代桃僵大显神通
尾声
结缡之后:黛玉之死

发表人: 主持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南方兵营(一)


星期日 十月 23, 2016 9:19 am


榴弹炮营一连连长突生奇想,决定给连队买一台电视机。

这个时候是一九七九年夏天,电视的讯号在边远的地方也有可能接收到了。军分区后勤部给鹤顶山的高炮营配了一台9寸的黑白电视机,因为这里是海拔四千多米的山顶,电影队上来一次不容易。一连长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心痒难熬,肚子里想也给连队弄台电视机。可他们驻在平原地带,等后勤部给配备电视机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连长和指导员一合计,决定从伙食费里抠出点钱来,先买台电视机看看再说。电视机很快买到了,摆到了连队的会议室。在最初的几天,集中到会议室的全连官兵看到的只是一片哗拉拉作响的雪花,而且这雪花还是忽明忽暗。后来他们逐步架起了鱼骨天线,渐渐收到模模糊糊的图像信号,可是忽明忽暗的问题一直解决不了。榴炮营营房里用的电是农村的小水电网,电压时高时低,因此电视屏幕的亮度就像风中的蜡烛一样闪烁不定。连长向分区后勤部请求支援一台电源稳压器,后勤部答应了,让连队派人来拿。这个时候通讯员告诉连长,连队的病号方凤泉明天要从118野战医院出院归队,可以让他到后勤部顺便把稳压器带回来。连长说这个办法好,让通讯员马上通知方凤泉。

这个时候方凤泉正在办理出院手续。

“我真的可以出院了?”方凤泉问。

“我想是的。从最近的化验结果看,你的白细胞已经降到接近正常水平,血色素也已经稳定,体重也有所增加。你可以回连队了,不过只能在连队里休息,不能参加训练,千万不要磕磕碰碰搞破皮肤,也得小心不要感冒。过三个月你再来这里检查一次。”主任军医说。

方凤泉长长出了一口气。这回他在医院住了整整八个月,做了化疗,吃了那么多的药,有几次在虚脱的梦境中他以为自己快要死了。他的病是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发病已有两年。他当兵时体格还是好好的,可第二年就开始发病了。这几年,他在连队没几天,大部分时间是在部队医院度过的。现在他能出院回连队去休养,已经是非常好的结果了。他愉快地去小卖部买了点好烟好糖准备带回连队分给大伙,还去跟几个要好的病员和医生护士打了招呼。他还特地去了五号病楼去和那三个火烧兵告别。火烧兵老王老张老刘的脸都烧掉了,现在脸上皮肤是从屁股或者大腿处移植的,紧绷绷像是橡胶做的,五官只留下个洞口。他们要是走在马路上不戴口罩,小孩子看见了会吓得大哭大叫的。火烧兵很开朗,拍着小方的肩说:虽然我们是好朋友,可还是不希望再次在医院见到你了。小方在临走之前,接到连队通讯员电话让他到后勤部拿电源稳压器。另外,五班副徐果印有张照片在解放照相馆里放大,也请他帮忙带回来。

第二天上午,一辆双节加长黄河牌客车咆哮着开出了城南车站大门,没多久就出了城关,淹没在沙土公路的滚滚尘雾中。

车上挤满了人。除了靠窗的几个座位之外,大部分人都是站立着的。这趟车是到瑞安县城的区间班车,沿途要停好几十个站,车上紧挤在一起的主要是一些看起来很土气的农村里的人。当然也有一些打扮比较光鲜的城里人,他们竭力想和那些汗流浃背的乡下人隔开一点距离。可是车子一晃动,他们的距离就消失了,互相紧挤在了一起。方凤泉这忽站在车中央的绞盘连接位置,一只手抓着一根立柱,一只手夹着一个特别大的牛皮纸信封,而在他的两腿之间,则夹护着一个小纸箱,里面是一个有点沉重的电源稳压器。他的一身军装穿得很整齐,人的模样也很秀气。脸色白晰消瘦,皮肤几乎透明的,显现着一些蓝色的血管。他看起来还是有点虚弱。

车子离开车站不久,起先拥挤不堪的局面有所好转,经过一阵摇晃,虽然车上的人身体还是压在一起,但在无序中出现了平衡,每个人都获得了自己的支撑点。方凤泉的支撑点是车厢中的那根立柱,他得紧紧抓住它才不会仰倒。他旁边有一个头发黄黄看起来很老土的农村女孩把他的手臂做为了自己的支撑点。那女孩的手也抓着立柱,只是距离较远吃不上劲,所以把上身靠在了他的手臂上。这个时候是夏天,那女孩只穿着件衬衣,方凤泉的军装也是薄薄的一层,所以她胸脯的丰满和温暖感觉清晰地传达到了他的手臂上。但是小方的身体还是冷冷的,没有一点反应。那些强大的药物在杀死他血液中病毒细胞的同时也杀死了他的雄性睾丸素,让他对于异性的刺激失去感觉了。这是一个让他难堪的时刻。他本来想把那只惹麻烦的手臂抽回来,换一个站立位置。可是他要是一放手,马上会失去平衡,而且还会连带着让那土里呱唧的女孩也站不住脚。他观察到,除了他这一边,女孩的其他方向都是些看起来很粗大的农民。大概这女孩觉得解放军比较可靠,所以就大胆往他身上靠。

一个小时之后,方凤泉到了要下车的站头。他轻轻地把手臂抽回来,腾出空间让那土渣女孩挪到他原先站的位置。他发觉女孩抬头看了他一眼,好像有点不高兴的样子,怨恨他没有让她靠到底。方凤泉下了车,看着那个车子渐渐开远。这个站头叫下山根,翻过一个山头,就到了位于山坳里的营房。

方凤泉一手提着变压器,一手夹着大牛皮纸信封,开始走上了山路。要是不带什么东西,这条山路并不难走。可这忽是带着二十来斤重的稳压器,他走了几步就觉得气喘嘘嘘大汗淋漓了。通讯员告诉过他,这个稳压器要紧得很,大伙都在等着看电视节目呢!而那个牛皮纸大信封又是怎么回事呢?原来,这里面装的就是五班副徐果印托他带回来的放大照片。连队的通讯员在电话里透了点话给他,说这张放大照片里的人不是五班副他自己,而是他已经死去的未婚妻。这么一来,方凤泉觉得这个牛皮纸袋里的照片比稳压器这个铁疙瘩还要沉重。

现在,他终于爬到了山背的顶部,一眼望去,山洼里的营房和稍远处的村庄就在眼底了。这是一个苏式的营房,房子都是单层的,间隔距离很大,看起来像是一些整齐的仓库。今天是星期六,这天在部队里称作是车炮场日,意思是要擦枪擦炮维护装备的日子。操场上有几门火炮架着那里,能看到一些人在通炮膛,而篮球场上也有些人在投篮球。打球的这些人肯定是老兵。老兵有时可以不干这些擦枪擦炮的事的,可新兵一定是要干的。而吸引着方凤泉注意力的还是连部房子上面的那个巨大的天线。这是新树立起的,大概是电视的天线吧,可怎么搞的比八十亩那边的海军雷达站的天线还要高大?小方远远看到天线下面站着很多人,还有个人系着保险索带往上面爬,他们大概还在加高天线吧?

在下山之前,他坐在树荫下的石头上歇息着。而这个时候,他的好奇心起来了。他想看看那牛皮纸信封里的照片究竟是怎么样子的?如果现在不看,等下山到了营房,也许再也看不到了,他相信五班副徐果印是不会把照片给人看的。 所以呢,他就把扎着绳子的袋口解开了,露出一角是一种坚硬的有着花纹的美术照相纸,衬着坚硬的带锯齿花边的道林纸板。但就在他即将把放大照片抽出来时,突然有一阵冷风刮过来。那些低矮的树和草丛间的野花都猛烈摇晃起来。方凤泉不禁打了个寒颤,因为他已经知道这信封里装的是一个已经死去的姑娘的遗照。不过忍不住好奇心的驱使,他还是把照片抽了出来。这个时候有一道黄黄的阳光照射过来,那个放大彩色照片里的女子在阳光里微笑着。

这个照片上的姑娘说不出是漂亮还是不漂亮。经过照相师的放大和着色加油彩,她的特征都消失了。方凤泉有点不可思议的感觉,这样一个年轻的女子怎么死去了呢?对于他来说,这样一张图片就是一个虚构。图片的人是否存在,在空间和时间上和他都没有联系。但是,对于五班副徐果印来说,可不是这样了。方凤泉知道的大概情况是这样的。这一个照片里的女子是苏北一个县里的一个小学教师,是五班副徐果印在县城里读高中时的同学。问题就出在这些年对大地震恐慌,虽然唐山地震已过去了两年,那个县里忽然谣传将会发生大地震,因此大部分居民都在江堤边上搭起了防震棚。这个姑娘也住在了江堤上。也许是在夜晚受到了流星雨的影响,或者是出于对可能发生的地球末日的忧伤,后来就染病死掉了。

在山背上休息一阵方凤泉下了山。围在连部房子边上的人果然是在加高电视的天线。要知道,本地区范围其实没有电视发射塔。要想看到电视,得从空中捕捉外省跑出来的信号。近来的接收效果很不好,所以连长又让搞电台的无线班把天线加高加大。现在的鱼骨天线看起来已经很宏伟了,而捕捉到的信号只是为了支持一部只有小人书那么大的9吋黑白电视机。方凤泉看到好几个人还在高空上,人都变小了。

连长在下面手搭凉棚看着爬在天线上的人,不停地咋呼着。时而臭骂,时而大笑。

连长看到了方凤泉。把那个稳压器提在手里掂了掂,咧开嘴笑了,说:

“我的乖乖,这么沉,炮弹似的。”

连部通讯员立刻接过稳压器,小心翼翼搬到了连部会议室里。

五班副徐果印也出现了。他拿到了那个大信封,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是什么东西?”六班副杨沛波问道。

“是他未婚妻一张照片。放大的照片。”方凤泉说。

“这骚货的照片,还放大了干什么?”杨沛波低声咕哝着,说完就走开了。

方凤泉看着他的背影,以为自己听错了声音。杨沛波怎么会说死者是个骚货呢?他所看到的照片里的姑娘可是清纯的很呢!

当天晚上天黑下来之后,连长兴致勃勃地让通讯员把电视机搬到户外去,要测试方凤泉带回的稳压器和加高后的天线收视效果。连长这样做是有策略性的。前些日子连长把电视放在会议室里播放,营部指挥排目前没有电视机,他们的人想来看电视可是进不了会议室,气得回去后开动硅-2W电台进行干扰,结果看电视的人一晚上看到的全是屏幕上不规则的横条。为了获得准确测试效果,连长把电视搬到了室外,完全向营房的大众开放,以避免有人再次干扰。

很快就有了证明,方凤泉带回的稳压器使得电视的屏幕亮度稳定了。连长宣布了这一振奋人心的结果,全连官兵掌声雷动。测试在继续。无线班长慢慢地转动着新加高的天线角度,连长亲自调节着电视的按钮,以试图和外星人取得联系的耐心加细心深情地望着夜空。突然下面有人大喊一声:有了!有了!无线班长和连长立刻停止了动作。在9吋的布满闪动沙粒的屏幕上,隐约浮现出一张无声的人脸,看起来就像是银河系之外某个星球上的生命一样神秘而遥远。天线在继续转动,不时有新的沙状画面出现,清晰度也慢慢变好了。事实证明,他们组装的复式鱼骨天线的接收能力十分强大,有很多省的电视台信号都捕捉到了,其中最清楚的一次是看到了江西电视台标志,让连队里那几个江西婺源的兵激动得脸都红了。在比对过几个电视台的收视效果之后,连长确定把天线角度定在福建电视台的方向。全连官兵又是一阵掌声雷动。

这一年里有几部日本电影引入了国内。上个礼拜,连队里的人在接收效果十分糟糕的情况下看了《望乡》,尽管有一大半的时间听不到声音看不清画面,他们还是看得如痴如醉。后来他们听说这个《望乡》里是有裸体镜头的,可是在信号极其糟糕的情况下裸体或者穿衣服基本上都看不清楚。他们倒是看到了那个栗原小卷扮演的女记者在野地里蹲下小便的镜头。当时一排长情不自禁大叫:当心有蛇!全连官兵乐不可支大笑起来,因为谁不明白蛇是爱钻洞的?而这天晚上,他们等待的是一部更好看的电影《追捕》,就是后来在中国红了几十年的高仓健演的那个片子。

《追捕》要到九点钟才放。前面放的节目都没有看头,是些新闻之类,还有杂交水稻科教片。后来有了一段像是故事片一样的片头,大家的兴趣略微抬了起来,却发现是一部针刺麻醉的科教纪录片,于是人群里骂声一片。可是不管是放什么,只要是活动的画面,总是有人看的。画面上,一个妇女躺在手术台上,肚子打开来了,作大型肿瘤切除,里面的肠子在蠕动着,纱布在擦着血迹。方凤泉看到坐在前面的一个人突然滑倒了下来,一看是五班副徐果印。他的眼白翻了过来,口吐白沫。大家赶紧把他扶起,发现他已不省人事。卫生员和大伙把他抬到宿舍的床上。大概十分钟后,他醒了过来。方凤泉告诉连长,他没有关系的,这种现象叫晕血症,看到了动手术流血就紧张得休克了。连长笑着说:你这屌孩子在医院住久了,久病成医了。

五班副徐果印一直躺着床上,眼睁睁看着天花板,好像还沉浸在巨大的恐怖中。

大家都返回到会议室,这个时候好电影《追捕》开始了。这一个电影让营房里官兵激动了很久,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看的电影。

文/陈河
《收获》杂志

发表人: 主持    11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Blog 拥有人: 主持
作者群: (没有)
Blog(博客): 观看所有文章
好友名单
Go: 上一页/下一页

日历

 «   <   »   >  十月 201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连络 主持

Email : Send E-mail
私人留言 : 发送私人留言 (PM)

MSN Messenger :

Yahoo Messenger :

AIM Address :

ICQ 号码 :

关于 主持

注册时间 : 星期四 十月 13, 2005 7:13 am

来自 :

职业 :

兴趣 :

留言板

主持
星期日 四月 13, 2008 1:48 pm

问好,肖今!

肖今
星期日 四月 13, 2008 12:13 pm

又来喝酒了!可比咱家女儿红

主持
星期四 二月 07, 2008 1:11 pm

各位网友,新春快乐!

谢谢来访,继续关注!

黑色闪电
星期二 二月 05, 2008 12:12 pm

来看主持
久违了,春节快乐!

肖今
星期二 一月 01, 2008 3:29 am

呵呵,相信这是一个深深的老酒坛子!

祝新年快乐

秋天的枫叶林
星期日 十二月 23, 2007 11:27 pm

问好主持,圣诞快乐!

frankjiang
星期日 十二月 23, 2007 9:38 am

祝福圣诞快乐!

山城子
星期六 十二月 22, 2007 10:32 am

问好!

秋天的枫叶林
星期三 十一月 07, 2007 7:24 am

找来看戏来了。一直以为你这里戏特多。 Laughing

黄崇超
星期六 九月 29, 2007 7:28 am

祝国庆节快乐!

 成员名称:

 主页:

 留言:
检视和加入笑脸  

Blog(博客)

Blog(博客)启始于 : 星期日 二月 25, 2007 3:08 pm
文章数量 : 6241
Blog(博客)历史 : 3946 天
回响总数 : 802
观看人数 : 2492463

RSS

RSS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