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我-北美枫 首页 -> Blogs(博客) -> 飞云浦

正在观看博客的会员有: 没有

在谢晋元铜像前


星期四 七月 06, 2017 4:37 pm


在谢晋元铜像前
——原创小话剧,根据相关公开史实资料整理写作

编剧:[美] 赵燮雨


场景:谢晋元铜像前
时间:2015年仲春某一天下午

出场人物:(以出场先后为序)
杨敬余,男,八百壮士幸存者之后人,哈佛学子,ABC(American Born Chinese)
(身材挺拔,一副青年才俊的样儿,说话一听就是ABC的国语,不太流利。)
雷家杰,男,八百壮士幸存者之后人,上海闸北四行仓库附近居住八十开外的退休人士
(虽然高龄,但说话行动都一点看不出已过八十,操典型的上海口音普通话。)
陈伊人,男,八百壮士幸存者之后人,上海某重点高中应届生
(青春朝气,有点倔强劲儿,相比之雷家杰,他的普通话纯真多了。)
*杨养正,男,八百壮士幸存者之一,曾用名杨得馀
(当年的抗日英雄,出场时九二高龄,左眼丧失,右眼也几乎失明。)
*杨惠敏,女童子军,当年受上海商会委托,涉水渡过苏州河向八百壮士献旗
(年轻漂亮,身材体态好似游泳运动员,出场时为当年的女童子军。)
谢孝元,男,八百壮士幸存者之后人,某台商驻沪企业新任高管
(人到中年,志满意得,稍有发福,操台式国语。)
田中贵子,女,早稻田大学历史系毕业生,已录取哈佛攻读博士研究生,长相酷似当年的杨惠敏(专程来沪的日本青年,用国语攀谈时听得出口音。)

备注:
上述带*号的出场人物,系真名实姓;其余均为虚构角色,请勿对号入座。
日本女生田中贵子和历史人物杨惠敏由同一位青年女演员扮演。

〔大幕拉开。杨敬余手捧鲜花上场,边哼着歌曲“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杨敬余:(寻找)光复路1号,四行仓库。好不容易学校放春假到上海来一趟,怎么就这么难找呢?我这个哈佛攻读国际政治专业的,绝不能错过瞻仰谢晋元铜像的好机会!可问了好些人都说不知道。这怎么办哪?
〔雷家杰上场,杨敬余迎上前去询问。
杨敬余:老大爷,请问您知道四行仓库吗?
雷家杰:年轻人,你可是问对人啦。
杨敬余:您老知道啊,那可是太好了!
雷家杰:就在前面不远。改革开放,上海面貌大变样喽。高楼大厦广告招牌把历史遗迹都给淹没啦。不瞒你说,四行仓库,这个在淞沪抗战中赫赫有名的地方,如今在上海人的记忆里已经越来越模糊了。有记者打的要来拍照,出租车司机竟反问乘客 “四行仓库是个啥?”今天,你亏得是问到我。我今年八十开外,应该是当年硕果仅存的目击者了吧。小伙子,我来带你去!
杨敬余:谢谢老爷爷。
〔雷家杰前导,两人一起下场。
〔舞台灯光照着挺立在舞台正后方的一尊谢晋元铜像。雷家杰杨敬余一起上场。杨敬余兴奋地奔上前去,献上鲜花,立定鞠躬致礼。
杨敬余:抗日前辈谢团长,我是杰夫 • 杨,哈佛国际政治专业freshman,中文名字是杨敬余,受先人委托在春假期间远涉重洋前来缅怀先烈,敬礼!
雷家杰:啊呀,失敬失敬。小朋友原来还是哈佛大学的高才生!刚才你说啥个福莱西,什么意思啊?
杨敬余:哦,freshman,直译新鲜人,就是大学一年级新生。
雷家杰:是新鲜人啊,原来不是小鲜肉!
杨敬余:(尴尬地晒笑)不是,不是,当然不是。
雷家杰:(对侧幕)看,那边有一个小伙子,手里也捧着鲜花走过来了。
〔杨敬余雷家杰站过一旁。
〔陈伊人手捧着一束鲜花健步上场。他行进到中场站定,把鲜花敬献在铜像前。
陈伊人:谢团长,我叫陈伊人,是代表我曾爷爷一辈来给您献花的!作为八百壮士后人之一,向抗战先烈表达敬意(敬礼)。今年暑假我高中毕业,我爸我妈硬要我报考国际贸易金融证券专业,说是赚大钱哪,可我不愿意。我坚决报考军校!把他们给气坏了。最后通融的结果是我铁定报考二医大。准备日后一样上战场!
〔雷家杰杨敬余走上前来,打招呼。
雷家杰:好小伙子!你的誓愿我们都听到了。好样的!
陈伊人:你们是?
杨敬余:我也是八百壮士后人之一啊!
雷家杰:刚才我们两人一路走来,相互介绍了。原来他是杨家将后代,家谱中有一位前辈就是抗战英雄人物杨得馀。所以他爸妈给他取名叫杨敬余。
陈伊人:杨靖宇?他不是东北抗联的军长吗?
杨敬余:音同字不同,我的名字是敬仰杨得馀的意思。致敬敬礼的敬,年年有余的余。
陈伊人:原来如此。
雷家杰:杨得馀老前辈解放后改名杨养正了。
陈伊人:我记得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里有一张泛黄的名单:《八百孤军将领芳名录》,从右到左的第七行的名字就是:一排排长杨得馀。
杨敬余:对!我家在四川的亲戚告诉我爸妈,说是十年前的7月5日上午,杨老专程瞻仰了谢晋元团长的墓地。
〔场上三人退至后场一侧,一齐看着上场门。
〔杨养正在追光中他步履缓慢地上场。杨养正他走向侧幕,跪在谢晋元团长墓(侧幕内)前痛哭失声。然后他站起身来立得笔端笔正。
杨养正:报告团长,一连一排少尉排长杨得馀报到,敬礼!
〔他右手举起行了一个庄严的军礼。杨养正在追光中走入侧幕内下场。
杨敬余:老前辈那年已经九十二高龄。现在他来不了这里,于是我就代表了。
陈伊人:欢迎,欢迎你来到上海!
雷家杰:四行仓库保卫战那会儿,我还是个小孩子呢。跟着大人从闸北逃难过河。当时成千上万的中国人挤满了苏州河南岸,天天关注四行仓库孤军奋战的战况!杨老前辈他打得日本坦克哑火了,自己也受了重伤。战友们抬着他闯过了马路,这才安全啦!
陈伊人:记得后来应该还有一幕重头戏呢!
雷家杰/杨敬余:你是说女童子军英勇献旗的故事吧。
陈伊人:就是就是。
雷家杰:那我也是亲眼目睹的啊!
〔追光中杨惠敏手持红旗,挥舞着上场,呈现当年情景。杨惠敏绕场一周。
杨惠敏:谢团长,我受上海商会委托,泅水过来给你们敬献旗帜来啦。
〔杨惠敏跑步下场。
雷家杰/杨敬余/陈伊人:真是太感动人了!一个女孩子家家,那么勇敢,冒着敌人的炮火,(三人齐唱)前进,前进,进!
〔谢孝元手捧着鲜花上场。
谢孝元:(和他们一一握手)哎呀,唱得好啊!想当年,还是我的祖辈谢晋元团长他亲手接过的旗帜呢。
雷家杰/杨敬余/陈伊人:请问,你是?
谢孝元:抱歉,忘记先自我介绍了。我叫谢孝元:是谢团长他的远房子孙后代,刚刚接到公司通知从台北飞来上海。还没来得及和前任交接,就直接向先辈的铜像致敬来了。
〔谢孝元把鲜花敬献在铜像前,然后分发名片。
雷家杰/杨敬余/陈伊人:(接过名片)原来是谢总啊,失敬失敬!
谢孝元:小公司啦。不过就是在驻沪分公司当个小头目而已。
雷家杰/杨敬余/陈伊人:那也是总啊。
谢孝元:小菜一碟,不足挂齿。请教,你们是?
杨敬余:我姓杨,叫杨敬余,是八百壮士之一杨得馀的后代。现在是哈佛大学国际政治专业的freshman。
谢孝元:好啊,哈佛一年级新生,前途无量哦。
陈伊人:我姓陈,叫陈伊人,是八百壮士之一陈日晟的后代。现在是应届毕业高中生,准备报考二军大。
谢孝元:二军大,当军医,了不起!年轻人,有志气!
雷家杰:我姓雷,叫雷家杰。我是住在这附近的退休职工。实不相瞒,我是八百壮士之一雷雄的后代。
谢孝元:我名字的含义就是孝敬谢晋元先辈啦。其实,是不是谢晋元或者其他八百壮士的后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都是热爱祖国奋起抗日的中华民族子孙后代!
雷家杰/杨敬余/陈伊人:说得好啊!重要的是我们都是热爱祖国奋起抗日的中华民族子孙后代!!!
〔场上四人一起伸出右手紧紧地捏在一起。
〔谢孝元从胸袋里摸出一张照片。
谢孝元:你们来看,这就是我一直保存着的张治中将军和杨惠敏小姐当年的合影。
〔场上其余三人围过来观看。
雷家杰/杨敬余/陈伊人:张将军真英武!/杨惠敏真漂亮!/能给我一张拷贝吗?
谢孝元:当然当然。(拿出手机)你们给我留下号码就成!
〔场上其余三人纷纷留下号码。其间,田中贵子捧着鲜花悄然上场。她轻轻地缓步来到他们身后。
田中贵子:(突然发声,把他们都吓了一跳)我也想要一张,行吗?
〔场上的他们四人确实被田中贵子吓了一大跳,不仅是因为她悄没声息地来到身旁,而且更是为了她长得和照片上的杨惠敏一般无二。
雷家杰/杨敬余/陈伊人/谢孝元:你,你,你?你,你该不是杨惠敏她,她,她穿越到2015年来了?!
田中贵子:(鞠躬,日语)哈奇迈麦西代,多佐要落西古。(国语)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是田中贵子,早稻田大学历史系毕业生,已经录取哈佛攻读博士研究生。初次见面请多关照。这次专程绕道上海前往波士顿,就是想来瞻仰谢晋元铜像和参观四行仓库旧址。
雷家杰/杨敬余/陈伊人/谢孝元:原来如此啊,真吓了我一大跳!
田中贵子:是么,对不起啊。就是在我早稻田大学历史系的年长教授们也有误认为我或许是杨惠敏小姐的后代呢。
杨敬余:这么说,我们是哈佛校友啦。
田中贵子:您是?
杨敬余:您是前辈,我是哈佛国际政治系一年级本科生,乘放春假专程来沪瞻仰谢晋元铜像的。
田中贵子:那太好了,我们还会在哈佛校园见面的。一定!
杨敬余:一定!
〔田中贵子把鲜花放在铜像前。
田中贵子:杨先生知道吗?安倍首相即将访美,哈佛学生准备发起抗议——抗议安倍内阁坚持日本政府战后一贯的反省而不道歉的错误态度。我明天就转机赴美去参加这个活动!
杨敬余:是吗?那我们一起参加这个抗议活动!
谢孝元:等一等!田中小姐不是日本人吗,也会要去抗议?!
田中贵子:这位先生,要知道日本国民和日本政府是两回事。侵略中国,是当年田中外交大臣奏折发动二战的第一步和第二步。可是,和中国建立友好邦交的也是我们田中家族的田中首相。再说,即使在二战期间,也有好多日本人是日本反战同盟成员。
杨敬余:日本人民也渴望和平,说得对啊!
田中贵子:除了给谢晋元铜像献花之外,我还想参观那个四行仓库展览馆。
雷家杰:恐怕要让田中小姐失望了。每星期只开放半天,星期一上午。
杨敬余/陈伊人/谢孝元/田中贵子:每个星期,就开放半天,实在太少啦!
田中贵子:是不是人手不够资金不足?!
谢孝元:资金不足,可以向社会募捐啊!我来带头,第一个报名!
雷家杰:人手不足,我们退休人士也可以来当义工的!
杨敬余/陈伊人:太好了,让我们来起草个倡议书,向有关部门反映!
田中贵子:今年2015,希望能够一周七天全部开放!
雷家杰:好啊,去哈佛参加抗议的去哈佛抗议,在上海提建议的去提建议。来,我们大家一起来向谢团长铜像致敬!
〔场上众人手拉着手,在雷家杰领头下同声歌唱抗日歌曲——“中国不会亡,你看那,八百壮士,孤军奋守东战场。”
〔他们一齐转过180度,行军礼向铜像致敬。
〔场上五人分成两组(前往美国波士顿为一组,待在上海的为另一组),面对面渐次后退挥手告别。
〔大幕合拢。
〔剧终。

发表人: 主持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Blog 拥有人: 主持
作者群: (没有)
Blog(博客): 观看所有文章
好友名单
Go: 上一页/下一页

日历

 «   <   »   >  七月 2017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连络 主持

Email : Send E-mail
私人留言 : 发送私人留言 (PM)

MSN Messenger :

Yahoo Messenger :

AIM Address :

ICQ 号码 :

关于 主持

注册时间 : 星期四 十月 13, 2005 7:13 am

来自 :

职业 :

兴趣 :

留言板

主持
星期日 四月 13, 2008 1:48 pm

问好,肖今!

肖今
星期日 四月 13, 2008 12:13 pm

又来喝酒了!可比咱家女儿红

主持
星期四 二月 07, 2008 1:11 pm

各位网友,新春快乐!

谢谢来访,继续关注!

黑色闪电
星期二 二月 05, 2008 12:12 pm

来看主持
久违了,春节快乐!

肖今
星期二 一月 01, 2008 3:29 am

呵呵,相信这是一个深深的老酒坛子!

祝新年快乐

秋天的枫叶林
星期日 十二月 23, 2007 11:27 pm

问好主持,圣诞快乐!

frankjiang
星期日 十二月 23, 2007 9:38 am

祝福圣诞快乐!

山城子
星期六 十二月 22, 2007 10:32 am

问好!

秋天的枫叶林
星期三 十一月 07, 2007 7:24 am

找来看戏来了。一直以为你这里戏特多。 Laughing

黄崇超
星期六 九月 29, 2007 7:28 am

祝国庆节快乐!

 成员名称:

 主页:

 留言:
检视和加入笑脸  

Blog(博客)

Blog(博客)启始于 : 星期日 二月 25, 2007 3:08 pm
文章数量 : 6358
Blog(博客)历史 : 4371 天
回响总数 : 836
观看人数 : 2956551

RSS

RSS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