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我-北美枫 首页 -> Blogs(博客) -> 飞云浦

正在观看博客的会员有: 没有

中国网络文学缘何领先世界


星期六 四月 08, 2017 12:22 pm


被戏称为“野蛮生长”的中国网络文学,已经成为人类文学发展史上一道独特的风景。最新数据表明,我国7.31亿网民中,网络文学用户已达3.33亿,占网民总数的45.6%,手机上网读文学的网民有3.04亿。数百家文学网站日更新总字数可达2亿汉字,文学网页日均浏览量超过15亿次,2016年中国的网络文学市场产值破5000亿元人民币。仅一家阅文集团,每天就有400万作者为其上传原创作品,网络小说存量达千万部。由网络小说转化出版的图书,改编的影视作品、游戏、动漫、有声读物及周边产品,带火了大众娱乐市场,打造出“互联网+”的庞大产业。可以说,如此繁盛的文学境况在中国史无前例,在世界也是绝无仅有。
  据中南大学研究团队对欧美、日韩、南亚诸国的网络文学普查所知,无论是这些国家的华语网络文学还是它们的母语网络创作,都没有出现像中国这样云蒸霞蔚的繁盛局面。中国作为历史悠久的文化资源大国,抓住了数字化传媒的时代机遇,实实在在地做成了网络文学强国,无论是作者阵容、读者族群、作品存量,还是整体的文学活力,中国的网络文学已经层林秀峰般隆起于世界文学之地平线,浩瀚网文领先世界已经是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其文化品貌和影响力堪与好莱坞大片、日本动漫、韩剧相提并论。基于互联网跨界优势,一大批中国网络小说走出国门,受到老外追捧,在美国、加拿大、菲律宾、英国、俄罗斯、印尼、越南……中国网络小说的拥趸众多,仅英文翻译网站Wuxiaworld就有来自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读者跟读,点击量超过5亿,日均访问人数都在50万以上,不止是历史、言情,还有玄幻、科幻、游戏、末世一应俱全的作品都是众多欧美读者喜爱的“菜”,在Novel Updates这个提供亚洲翻译连载指南的导航网站,出自起点中文网的小说就有150余部。
  如此“巨量”的文学存在,且开始成为中国文化“走出去”的一支劲旅,我们的网络文学缘何能够领先世界?
  政府为网络文学保驾护航
  细究其因,中国网络文学的良好走势首先得力于政府的积极引导与支持,日渐形成了有利于网络文学健康发展的社会环境和舆论氛围。政府有关部门近年出台了一系列有关网络文学发展的政策举措,使草根崛起、“赤脚奔跑”的网络文学上升为文化发展的国家战略和核心价值观建设的重要阵地。一方面以政策导向给予网络文学更多的扶持和奖掖,如《中共中央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倡导“大力发展网络文艺”,采取“重在建设和发展、管理、引导并重”的方针,实施网络文艺精品创作和传播计划,鼓励推出优秀网络原创作品,以推动网络文学繁荣有序发展。国家广电总局和中国作协从2015年开始,分别开展“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和“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尝试为网络文学设置标杆,促进其走向主流化和经典化;另一方面开展“净网”“剑网”等专项行动,打击网络侵权盗版,加强网络文学内容和作品版权管理,规范网络文学市场秩序,优化网络环境,让正能量引领网络创作,使网络文学以其广泛的文学渗透力、娱乐吸引力和文化影响力成为中国文化软实力建设的重要一翼。
  市场为网络文学注入创新动力
  助推中国网络文学风生水起的另一个因素是得力于市场运作。如果说山野草根的自由写作、技术丛林的传播机制和商业模式的经济杠杆,是网络文学爆发式增长的三大利器,那么,商业模式的市场化运作则是激励创作、拉动传播、创新经营的最大推手,也是中国网络文学海量增长的经济支撑,而这一点恰恰是世界其他国家未能做到的。从十几年前最大的原创文学网站“榕树下”难以为继而被人收购,到盛大文学从一家独大到分化解体的断崖式滑落,再到阅文集团成为网络文学领域的新霸主,乃至中文在线的成功上市等网络文学市场的不断洗牌,其背后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商业模式的构建和市场运作是否成功。网络文学在我国的兴起,是数字化传媒的文化创造物,也是网络文化资本市场催生的必然结果。其激励机制就在于,上网写作不仅可以自由表达、即时传播,还可以获利致富奔小康,甚至进入“作家富豪榜”而名利兼得,因而成为激发许多人“触网”写作的重要诱因。天蚕土豆近日被封为“网文之王”,辰东、猫腻、梦入神机、唐家三少、我吃西红柿等作家登上“十二主神”宝座,还有一批写手荣膺“白金作家”、“大神作家”、“百强大神”等称号,其评价标准除了作品内容的价值蕴含外,大都离不开他们作品的点击率、收藏量、打赏数、IP转让率、出版发行量、粉丝数量等被读者认可的市场反应。
  中国本土的汉语网络文学自上个世纪中后期开始起步,走过了一段曲折的发展道路,从刚开始的“无功利”创作,到新世纪初的市场化探索(如起点网2003年尝试付费阅读),再到近些年来IP竞价版权模式,日渐形成从上游原创作品向下游影视、游戏、动漫、图书、演艺、有声、周边等产业链延伸的“长尾效应”,终于建立起“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商业模式,走活了数字化时代的这盘“文学大棋”。尽管还存在网络盗版侵权、唯利是图、忽视社会效益等情况,但网络文学的商业运作激活、带动、繁荣并制约了大众娱乐文化市场,不能不说是中国网络文学能够领先世界的一大动因。
  文化为网络文学提供丰厚滋养
  网络文学是一种原创文学,也是大众文学,它的影响力和传播力其实彰显的是中华民族的文化创造力,它的健康繁荣体现的是我们的文化自信。试想,一种文学,能有数千万人参与创作,拥有数以百万计签约作家和3亿多人的读者群,且以网络跨界、民间发力的特殊路径远播世界,这种时代现象级的“集群式”文学现象,定然是一个民族文学创新力的释放和文化创造力的迸发。
  2004年开始网络创作的唐家三少已经写了4000多万字的小说,出版160多本书,曾连续130个月不间断续更。他近日曾感慨:“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在短短几十年涌现几百万新生作家投身创作,全世界的作家加在一起能有多少呢?”他还引用北大陈晓明教授的话说:“网络文学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精品,那也是一个非常庞大而可观的数字,是其他国家难以比拟的量级。”写手人多、高产量大、坚持不懈,外加青春激情放飞梦想,网络文学想不火都难。当然,网络文学高标于世界网络文学之林还有更为重要的历史和社会原因。我国悠久的文学传统和文化传承为当今网络文学创作提供了丰厚的土壤自不待言,中国经济的强势崛起,综合国力的不断增强以及开放而稳定的社会环境,更是中国网络文学快速崛起最大的时代背景。
  网络文学发展的经验表明,强大的文化软实力才是一个国家追求的终极目标。网络文学彰显的创新活力和文化创造力正是中华民族文化软实力不断增强的一大表征。
来源:《人民日报》作者:欧阳友权

发表人: 主持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他处旧文系列贴在此地:关于山楂树


星期六 四月 08, 2017 11:51 am


《山楂树之恋》再创作杂记(8)一封封信一封封读

《山楂树之恋》里感人的情节中有好几封信出现。
这几封信都是至关重要的细节,也是真实的情节。正如我反复强调的——惟其真实所以感人。
安排这样重要的情节出现在舞台上非常重要也非常得体,当然也是非常吸引观众(正如吸引读者一样)的手段。
光有信封信纸出现是不够的,必须宣示其内容。通常,电视电影是画外音朗读,话剧是道白。而戏曲则是重点唱段。
静秋眼里的老三像《年青的一代》里的林育生(达式常)。我们就拿《年青的一代》来说话。电影里照例是读遗书——林育生父母在狱中给他留下来的遗书。达式常念来感人,但是相比之同名沪剧里的林育生(袁滨忠)的“读遗书”来说,气氛节奏都不如。
袁滨忠的袁派唱腔对“读遗书”来讲真是最最合适不过。“在这死一般寂静的深夜里”起腔,“四周一片黑沉沉,刽子手们多凶恶,举起了屠刀似狼群。”之后层层递进直至“临别留下一句话——你千万不能,千万不能忘根本,忘根本!”
转至沪剧拿手并且独有的赋子板唱腔,把父辈的激昂儿辈的悔恨演绎得十分酣畅。这一段“读遗书”也成了袁派唱腔的代表作之一。
类似安排,在十场戏曲剧本《山楂树之恋》里一共出现三次读信(次数超过以往任何一部戏)。男主角读信,女主角也读信。女主角读男主角悄悄给她的信件,男主角也自己给女主角读他给她的“遗书”。
相信,老三的在天之灵会认可这样的安排。相信,伴随着读信高潮迭起。而这种戏曲程式化的处理无论如何是会有电视电影乃至话剧所不可能达到的效果。

发表人: 主持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他处旧文系列贴在此地:关于山楂树


星期六 四月 08, 2017 11:46 am


到底谁应该拥有《山楂树之恋》的版权?(一)

《山楂树之恋》小说国内出版,迅即热销。封面上登着的作者是艾米。

毫无疑问,艾米是作者,是和出版社签约的那个女士。那么,为啥这儿要出现这样一个题目呢?

让我们一点一点地慢慢地来仔细看一看,谁应该是该拥有这本书版权的版权所有人。

艾米自不例外。那封面上的作者名字,签约出版时据说不是艾米“自己”签的约而是另外一个叫做“飞星”的女士。姑且认为这位飞星女士是艾米女士的代理人吧——或者时髦一点叫做经纪人,那么在“飞星”和“艾米”两位女士之间是没有什么问题的。那就是艾米拥有版权,飞星只是代理签字而已。

那就是说飞星女士在这本小说上所做的贡献只是在书外,代替艾米在合同书上写下“飞星”两个字。或许还代理一些稿费收益方面的事情,不敢妄加猜测。

有一个人山楂迷们一定不会觉得陌生(不计飞星这一位),那就是艾米的丈夫黄颜黄先生。黄颜不单单被说成是和老三一样可以和老三一起列入同样等级的男士,而且他是对这本小说实质性做出贡献的一个人。

大家一定都记得,在艾米为山楂树码字的时候后来情不自禁。到了最后,发展到黄颜不忍心看她如此伤感(好感动啊!),于是自告奋勇接过键盘继续代妻出征。

可以说,没有黄颜,光有艾米,我们广大的读者众多的山楂迷们是没有福气看到这本大作的。那家出版社也绝无可能由此赚到那么多的钱。

更有甚者,好些山楂迷尤其是艾米黄颜夫妻俩的艾迷黄迷们早就看出在《山楂树之恋》网上张贴的时候,那些章节那几段文字是出自黄颜的手笔。也就是即便是朝夕相处的夫妻,再有夫妻相在文字上面也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字里行间各口味”。江青能够把毛泽东的签名(毛体字)模仿的惟妙惟肖,但是决不能替他写文章(还不如其他秘书)。所以,黄颜对山楂树的功劳不可抹煞。——即使被细心的读者山楂迷们看穿也不妨事。何况,黄颜艾米两位是确属无疑地“招认”的——这一点没有什么不好意思。

这就很有点像高校里的情况。高校近亲繁殖那时候甚为严重,更能看出这种弊病的是夫妻档——有原本同专业同学早就谈恋爱的有在教研组同事发展成为伴侣的有其他种种情况反正最后就是夫妻俩人同专业或相近专业特别又是同校同系同教研室同研究室的。经常有这样的情况——明眼人一看那篇文章(特别是一级杂志上发表的重点文章)就是出自他或她的手但是署了她或他的名。越发让你目瞪口呆无法提起异议的是两人干脆联名。当然,夫妻同校同系同专业但很注意极其忌讳从不合作的情况也很多。

那样的情况和黄颜为艾米捉笔代刀一样,实在是“无可厚非”。评定职称的需求时是这样,确认版权归属时也是这样。所以,我们可以讲黄颜是无偿奉献。用不到去确认他的版权所有权,从这一点来看,黄颜倒却是和老三很有些相像——老三不是也帮静秋写了村史既不计署名(他当时还害怕别人知道)也不求回报。老三他那时候只是想让静秋有更多的时间去读那些他带来的小说。

好啦,两位男士都是乐意帮女士干活的大好人。我们完全可以默认他们都不拥有版权(说句笑话罢了,那本村史保不住啥时候会出版呢),他们也决不会要求任何版权以及由此带来金钱利益的瓜分。

此乃其一。接着我们会看到另一个人,请继续关注“到底谁应该拥有《山楂树之恋》的版权?(二)”

发表人: 主持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他处旧文系列贴在此地:关于山楂树


星期六 四月 08, 2017 11:43 am


张长林咋成了赵志刚?!

张长林是张长林,赵志刚是赵志刚。两个人远隔千里,又有代沟,怎么会是一个人?!

可是在亦凡书库“当代小说”分类中收集的《山楂树之恋》里,非但孙建新成了陈建新,村长一家都改姓了赵!

请看以下引文——
静秋从照片上看到了大妈的大儿子赵志宏,很高大,想像不出是赵村长和大妈的儿子,……
大儿媳叫朱惠,在村里的小学教书,长得眉清目秀,个子瘦高,跟大儿子很相
配。
大女儿叫赵秀枝,也长得眉清目秀,中学毕业了,在村里劳动。二女儿叫赵秀
芳,长相跟她姐完全不一样,……
大妈指着二儿子,对静秋说:“这是你二哥,叫赵志刚。

赵志刚就是越剧王子,所以作为一个资深戏迷来说假定我第一次在亦凡书库读到这本小说的时候村长家姓赵他家老二叫赵志刚的话,就绝对不会留下一个张长林的印象啊。

所以,一定是之前的人名都给更换了一个够!不单是男主角,而且是一批男配角女配角都换啦——你看,连得大嫂也给换成了朱惠!

伊凡书库是有偿收集文学作品的网站,如果没有艾米的允许网站主人怎么能够擅自变动?如果艾米授意变更,却是为了什么?!

呜呼哀哉,完全可以确信艾米她是不懂得戏剧也不喜欢越剧更不知道赵志刚何许人也。所以她才会把越剧王子的名字给安到村长家老二的头上。

欲盖弥彰,相信任何一个比我早读到那本小说的读者以及购买了书籍的人士都会记得张长林这三个字,也一定有兴趣了解张长林究竟为什么要变成赵志刚。

发表人: 主持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云上源旧作:金蝴蝶


星期六 四月 08, 2017 8:18 am


出济南城往北二十里,官道左侧有个商家庄,庄上有位商大人。商大人进士出身,做过知府。因不满官场黑暗,弃官归隐,耕读为乐。
商大人饱读诗书,秉性仁厚,四邻八居有困难,总是尽力周济,所以人们又称他“商善人”。如此积善人家,最近却出了一件悲惨事。
商大人年近四旬,膝下只有一子,名唤麟儿。聪明伶俐,读书上进,全府上下视为掌上明珠。这天,麟儿读完书,到花园中玩了一会。回到屋里就手足发冷,额头滚烫。原以为受了风寒,发发热汗就好了。不想第二天高烧更甚,舌躁唇焦,不能进食。连忙请医生诊治,说是时疫痘疾。开了张方子,煎药服下,却不见起色。又改请另外的医生,仍是不见成效。五天过去,孩子已是气息微弱,目光迷离。商大人心急如焚,商夫人更是流泪不止。眼看一家人就要生离死别,庄上一位张大哥过来告诉:“前些时候我刚从济南城回来。听说那里来了位姓梁的游方医生,治好了知府大人的多年沉疾,大家都称他为神医。能不能请他来试一试?”商大人一听,立即拉马备车,直奔济南而来。
进城一打听,马上有人告诉他们:神医就住在东大街济源客栈申字号房。到了客栈,商大人一见梁神医,立即拱手鞠躬:“请梁先生救小儿一命,在下感激不尽。”
这位神医名叫梁志,四十上下,身材颀长,面容清瘦,一付仙风道骨的样子。见商大人如此形状,微微一笑:“还是到贵府当面看看吧。”
一行人很快来到商府。走进房来,一股夹杂着草药香气的怪味让人透不过气来。床上,锦缎薄被下,麟儿面色紫红,双眼紧闭,气息了了。梁志搭脉细断,不觉眉头紧锁,内心铅沉。再看看孩子身体,皮肤下隐现沙粒般红点,四肢肿胀,象涂了一层蜡质。恐怕是三魂中已失了两魂,七魄中已弃了五魄。
梁志心下明白,这是痘疾中最恶的一种,一旦染上,很少能活命。加之先前的两个庸医只会死搬医书,照抄药方,致使体内毒气益盛,很快就会毒攻心脉,一命夭亡。看眼下情势,用寻常方法已无济于事,只能独辟蹊径,使用奇技巧法,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他正在飞快地思索对策,忽听身后传来女人的声音:“求先生无论如何也要救孩子一命,就是把我的命换给他也行。大恩大德,来生我全家就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
梁志回过头来,见身后站着一位妇人。衣饰华美,姿态雍容。只是双目红肿,面色苍白,想是多日未睡,加之悲哀过度所致。梁志知道这一定是商夫人。刚想安慰她几句,突然脑中电石火闪,一时间浑身颤抖,勃然色变。他猛地站起来,对商大人说:“痘疾太恶,拖延太久,在下无力回天,另请高明。”说完,起身走出屋来,立即赶回济南城。商大人一家目瞪口呆。
回到济源客栈,梁志洗了把脸,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心情渐渐有些平静。他喊来掌柜的,吩咐结帐退房,他要离开济南府。
正在收拾行李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车马声。不一会,一个人走进屋来,轻轻叫了声:“梁先生。”梁志定睛一看,竟是商夫人。他刚要说话,商夫人进前几步,一下子跪在他的面前,满眼是泪:“计公子,请你救救我的儿子。你怎样惩罚我都可以,要我死还是要我活,悉听尊便。”
梁志一下子站起来,冷冷地说:“商夫人,你认错人了,我叫梁志。”
商夫人伸手从怀中掏出一枚东西,双手举到胸前。这是一只黄金锻制的蝴蝶,金光闪闪,栩栩如生。她哽咽道:“计公子,难道你真的不认识这只金蝴蝶吗?”
一句话,又把梁志拉回到几近尘封的记忆中。

二十年前,江南有一个富庶的商埠,叫龙冈镇。镇上有一个远近闻名的热闹繁华所在,叫翠华楼。翠华楼的歌妓个个人艳歌美,楼内终日红灯高挂,宾客盈门。老鸨子李妈是个精明的女人,她手里有一件稀世宝贝,名叫如香。如香三岁时随父母逃难来到龙冈。李妈看出这是个美人坯,就以极低的价钱买下来。锦衣玉食,奉若公主。年龄稍长,又延请专门教师,教以诗词歌赋,书画舞艺,自己亲授妓场绝技。十二岁初次亮相,立即艳冠全楼,轰动全埠。许多富商大贾、官场老爷都争睹芳容,叹为天人。李妈以为奇货可居,不但要在如香身上把这十多年的花费全部补偿,更要大大地狠赚一笔。在如香十三岁的生日宴上,李妈宣布:如香已长成,要在一个月内为她选一位最好的老爷。
妓家规矩,歌妓长成,为她破瓜的第一个嫖客称为老爷。他必须请客送礼,置办嫁妆,一切都象正式娶亲结婚一样。三天过后,如果两相情愿,歌妓可随老爷归家,成为正式夫妻,当然老爷还要拿出一笔足够丰厚的财物为歌妓赎身。如果三天情断,老爷离去,歌妓要披麻戴孝,烧纸焚香,意味着自己的丈夫已经死去,女人成为寡妇,从此正式开始接客生涯。
如香选老爷的消息传出,立即引来许多追蜂逐蝶之辈,比财斗富,都想独占花魁。但时间一长,钱物花费无数,不少人都退出了竟争,最后只剩下两位,一位是盐商之子许慎,一位是绸缎庄的少东家计渝。这两位都是家财丰厚的公子,风月场上的高人。两强相遇,如同两虎相搏。今天你小宴,明天我大宴;今天你买一件首饰,明天我送两串珠宝。不但乐坏了李妈,就是那些旁观者们也看得津津有味,击掌叫好。当然,最终还要看如香钟情于谁。但是如香一手托两家,脚踏两只船,不偏不倚。谁送的礼丰厚就对谁笑,谁花的钱多就跟谁好。如若再进一步,却是万万不能。“我只能选一位老爷啊。”如香笑着说。眼看一月期限将近,两位公子也到了对决的时候了。
这天,许公子宣布:八月十五晚上,在清风楼挂三百只红木大红灯笼,楼前摆三百桌最上等酒席,他要与如香共渡中秋佳节。清风楼是龙冈镇上最高的楼,楼高三层,楼前是宽阔的广场。听到这个消息,计渝怒火中烧。他决定利用这一机会彻底打垮许慎,迎娶如香。但是,他却拿不出太多的钱。他虽然是绸缎庄的少东家,但家中大事还是父亲做主,大的花费还需老东家批准。老东家一生节俭,要拿出大笔钱去追一个歌妓,他肯定不会同意。时间一天天临近,计渝心急如焚,一筹莫展。

八月十五晚上,明月高悬,风清气爽。清风楼上,许公子的大红灯笼高高挂起,楼前宾朋满坐,人山人海。一声炮响,众人让开一条道路。许公子手挽如香,缓步而来。周围一片惊叹之声。大家都知道,许公子打垮了计公子,盈得了美人心。许公子也是志得意满,神采奕奕。来到楼下,正要登楼观灯,忽然有人高叫:“计公子到”。众人纷纷转过头,只见计公子身穿金色披风,稳步而来。有四个人抬着一只红木方柜,紧随其后。
来到近前,计公子双手举到胸前,手里是一只金光闪闪、栩栩如生的金蝴蝶。“这是送给如香小姐的中秋礼物”,计公子说,然后,打开红木柜,里面一片金光闪现。计公子又高声对众人说:“这柜里是三百个纯金蝴蝶,是送给在座各位的礼物。让你们为我和如香小姐祝福!”众人一阵欢呼。计公子挽着如香登上清风楼最高处,拿起一只金蝴蝶,扬臂抛下楼去。楼下又是一片欢呼声,众人你争我夺,一片混乱。计公子哈哈大笑,又拿起两只金蝶,抛下楼去只见空中金光闪闪,楼下喝彩声此起彼伏。
足足一个多时辰,三百只金蝴蝶才抛完。计渝兴高采烈,转身寻找如香,却赫然发现如香不见了。找遍楼上楼下,楼前楼后,不见踪影。计渝气急败坏地找到李妈,李妈一屁股坐在地上:“这个小蹄子,是不是逃跑了?”立即报告官府,派出兵丁四处搜寻,一无所获。正在这时,管家急急忙忙来找计公子,告诉他:老东家病倒了。
原来,看到如香要被许慎夺走,计渝痛下狠心,瞒着父亲把绸缎庄抵押给了典当行。用所得黄金,锻制了一只最大的金蝴蝶,送给如香,又锻制了三百只小的金蝴蝶,从清风楼上抛下去。这一豪举立即轰动了全埠。有人把消息报告给老东家。听到儿子做出这种荒唐事,老东家一气之下,躺倒在床上。
计渝随管家回到家里。老东家看见儿子进来,猛地坐起来,手指儿子,双目圆睁,咬牙切齿地说了句:“你这个败家的畜牲!”一口鲜血直喷出来,当即气绝身亡。三天后,母亲悲怒交加,也随丈夫而去了。
计渝不忠不孝的行为惹怒了同族本家。叔父带着几个人把计渝绑在父母的坟前,痛打了一顿,宣布把他开除计氏家族,赶出龙冈镇。永生不得以计为姓,永世不得回龙冈!

计渝失魂落魄地离开龙冈镇,身上带的钱很快就花光了。想要自食其力,怎奈从小娇生惯养,手不能提,肩不能扛,没有人雇佣他,最后只好沿街乞讨。渐渐地捱到了冬天,身上仍然是一袭单衣。
这天晚上,天降大雪,寒冷异常。计渝冻饿交加,迷了道路。走到半夜时分,看见前面台阶上有个门洞。他连滚带爬地来到门洞里,龟缩到一角。天气越来越冷,他终于支持不住,昏死了过去。
再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旁边有一个老僧在闭目诵经。原来这是一座山中禅院,老僧是这里的住持。昨天他下山给人诊病,回来已是后半夜。看见山门前有一个人昏死过去,就抱了进来。从此,计渝就拜老僧为师,研习医术。三年后,医术大成,计渝想随师出家为僧,想不到师傅说:“你尘缘未了,还是下山游历一番吧。”
从此计渝改名梁志,周游各省,行医为生。因医术高明,每到一地,都被称为神医,求者甚众,收入颇丰。但他已看淡这些,从不在一地久留,所得钱物大半也周济了穷人,只留下少许可供衣食即可。
那天,到商大人府上诊病,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位商夫人竟是当年的如香。虽然时隔二十多年,如香身态略显丰腴,但那眉目模样,仍然让他一眼认出。一时间百感交集,不能自己。至此,他才明白,为什么当初师傅说他“尘缘未了”,不让他出家为僧。因为尽管历经生生死死,这么多年他似乎已淡忘了过去、看空了一切,但实际上如香的影子仍然深深地印在他的心中,只不过埋藏得更深罢了。
现在,如香就跪在他的面前。他长叹一声:“为了你我家破人亡,你却一走了之,于心何忍!”
如香泪如雨下。在她断断续续的诉说中,梁志知道了其中的原委。
当年,如香虽然年龄不大,但身在风月场中,却见过了太多悲惨的故事。虽然知道计渝喜欢她,但对他这种轻浮的富家公子,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那一天,如香在街上看到一个倒卧在路边的年青人,正是商公子。商公子家道小康,诗书传家,一心想科举进仕。当时,他一个人到南方游学访师,不想随身所带财物被盗,又身体染病,体力不支,昏倒在街头。如香把他安置在一个偏僻的小客栈内,延医治病,衣食周全,不久就痊愈了。商公子感激如香救命之恩,又日久生情,就发誓娶如香为妻。如香知道,以商公子的财力,是绝对不能从李妈手里为她赎身的,只好等待时机。中秋节那天,如香与商公子暗自商定了逃跑的计划。在计渝抛金蝴蝶时,趁着人人争抢的混乱时候,如香溜下清风楼,与早已等候在外的商公子会合,逃回了济南府。后来,商公子进士及第,外放知府,又生了麟儿。商大人不愿与贪官为伍,辞职回乡,一家人其乐融融。想不到祸从天降,麟儿突染恶疾,更想不到请来诊病的神医竟然就是当年的计公子。
那天,梁志转身过来时,如香只是觉得这位医生很眼熟,好象在哪里见过。直到梁志浑身颤抖,出门而走后,她才一下子认出来那就是计渝。于是,她马上坐车追赶,带着一颗赎罪之心,来求计公子救孩子一命。

梁志紧闭双目,沉默良久,才说:“不是我不救人,实在是无能为力。况且,我今天就要离开这里。”
如香说:“现在,麟儿的命就在你手里,我的命也在你手里。如果你真的要这么惩罚我,我无话可说!”她向门外喊道:“把孩子抱进来。”奶妈和管家应声走进来,把孩子放在床上。这时,麟儿的四肢已近僵硬,只有细心体察,才会感觉到似乎还有一丝如缕的呼吸。
梁志突然暴喝道:“就是死,也不要死在我的床上。剥光了扔到破柴房去!”
客栈东北角,有一间早就费弃的柴房,四处漏风,即使在白天,也能看到一团团飞舞的蚊子,夜晚更多。一听这话,客栈老板叫起来:“这可不行。死在我的柴房里,官府追究下来,我受得了吗?”奶妈和管家也是怒目而视。如香深深地看了梁志一眼,沉声说:“照梁先生的话办。”
在破柴房中央,放一张八仙桌子,麟儿赤身裸体被放在桌子中央。安置完毕,如香来见梁志。梁志又暴叫了一声:“不要让我看见你们,都滚吧,越远越好!”奶妈和管家眼中喷火,几乎要扑上去同梁志拚命。如香拦住他们,叹了口气:“听梁先生的话。”一行人找了另外一个客栈,住了下来。
这一夜大家都没合眼。天刚亮,立即赶到济源客栈。进屋一看,梁志已人走屋空。连忙去问客栈老板,老板说梁先生一夜未睡,刚刚退房走了。“说什么了?”如香问,老板回答:“什么也没说。”如香三步两步来到破柴房前,打开门一看,众人一下子惊呆了。
麟儿满身都是紫黑色的血污。身体旁边的桌子上,是一团团死掉的蚊子。头前方,放着一个蓝色的瓷瓶,下面压着一张纸。纸上写着:
此儿毒气发于体内,日久益盛,已攻至心脉。只有以蚊虫叮咬外皮,以毒攻毒,引而外泄,方可保命。此时毒气已泄,用细棉蘸瓶中药水擦去血污,照方服药,七日可愈。
尘缘已了 万事皆空
下面写了医方。
如香赶忙察看麟儿。只见孩子虽然遍体血污,但肿胀已消,热烧已退,气息均匀,已然静静睡着了。一时间喜不自禁,跪倒桌前,泣不成声。众人也是唏嘘不已。
大家把孩子抱回房内,擦净身体,煎药服下。返回家中,精心照料,七天过后,已然恢复如初了,一家人欢喜不尽。
这天,麟儿问母亲:“是谁救了我?”如香回答:“是一个好人。” 麟儿又问:“我能找到他吗?”如香流下眼泪:“我们谁也找不到他了。” 麟儿说:“他去了哪里?”
如香把一枚金光闪闪的蝴蝶放在儿子的手上,幽幽地回答:“他去了他想去的地方!”

发表人: 主持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Blog 拥有人: 主持
作者群: (没有)
Blog(博客): 观看所有文章
好友名单
Go: 上一页/下一页

日历

 «   <   »   >  四月 2017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连络 主持

Email : Send E-mail
私人留言 : 发送私人留言 (PM)

MSN Messenger :

Yahoo Messenger :

AIM Address :

ICQ 号码 :

关于 主持

注册时间 : 星期四 十月 13, 2005 7:13 am

来自 :

职业 :

兴趣 :

留言板

主持
星期日 四月 13, 2008 1:48 pm

问好,肖今!

肖今
星期日 四月 13, 2008 12:13 pm

又来喝酒了!可比咱家女儿红

主持
星期四 二月 07, 2008 1:11 pm

各位网友,新春快乐!

谢谢来访,继续关注!

黑色闪电
星期二 二月 05, 2008 12:12 pm

来看主持
久违了,春节快乐!

肖今
星期二 一月 01, 2008 3:29 am

呵呵,相信这是一个深深的老酒坛子!

祝新年快乐

秋天的枫叶林
星期日 十二月 23, 2007 11:27 pm

问好主持,圣诞快乐!

frankjiang
星期日 十二月 23, 2007 9:38 am

祝福圣诞快乐!

山城子
星期六 十二月 22, 2007 10:32 am

问好!

秋天的枫叶林
星期三 十一月 07, 2007 7:24 am

找来看戏来了。一直以为你这里戏特多。 Laughing

黄崇超
星期六 九月 29, 2007 7:28 am

祝国庆节快乐!

 成员名称:

 主页:

 留言:
检视和加入笑脸  

Blog(博客)

Blog(博客)启始于 : 星期日 二月 25, 2007 3:08 pm
文章数量 : 6116
Blog(博客)历史 : 3712 天
回响总数 : 780
观看人数 : 1702794

RSS

RSS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