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观看博客的会员有: 没有

霜逢晨光

星期二 四月 18, 2006 4:35 am

昨夜月光應該來過,白似薄紗的蹤跡,遺留在草坪上,端莊華麗.

開門,隨興選擇每個腳印的深淺,循著風的舞步,往日夜交界處去。噓,小點聲,莫要吵醒貪睡的太陽。瞧這田裡的霧,朦朧的鋼剛好;半遮住正上妝的玉米,準備下一場宴會,在你的、我的、大家的桌上,演出窈窕的金黃。

往前走,撥開柳條層層,小兔子和我一般早起呢!輕軟似棉絮的白色小尾巴,靈巧地跳開可能的危險範圍,與我相隔一段綠茵;晶亮的大眼睛,如摘下天上的星星,閃啊閃著一個過於早起的人類,是警告?或是邀請?我們守住各自的方位,不動。

沉思!我與牠,共同沉思。

如果我繼續往前走,牠會不會驚慌地逃開,一去不回頭?

如果我只走一步就停下來,牠會不會也停下來,然後我們再度對峙?

小兔子又在想什麼呢?想我會不會往前走?或者,我會掉頭離去?也許,牠在思考如何趕走我這個不速之客?

也許,小兔子什麼也不想,全世界只有我在胡思亂想。所以,掰掰小兔子,我要繼續去尋找遺失的月光。

向右轉,翻過一個小土山,細細的水流蜿蜒出這邊與那邊。這邊很安靜,青草漫漫,蘆葦習習;那邊也很安靜,黃土成堆,巨石成堤,巧妙相連的木頭,架出排排新房子。有點驚訝,前些日子看了幾台挖土機來去,怎麼一下子就有房子的模樣了?是時間過得太快,或是心情過得太匆忙?該是疏忽了吧,自顧自的來去,忘記多看一眼這路旁的風景。

可是,我不喜歡那些新房子,多胞胎似的一個長相,不知又佔據了多少兔子田鼠的家園。再看一眼,還是不喜歡,它們佔據原本寬廣的視野。

應該往左轉,左轉的記憶裡,有幾棵蘋果樹;秋已深,也許能撿幾個殘存的果實回家,餵養山坡上的幾窩兔子和地鼠。踏著涼涼脆脆的草,不時還散落沒串好的冰珠子;終是腳底不長眼,踩上一顆紅透的蘋果,失去平衡的姿態,很不優雅!

還好,沒人看見,除了樹上紅艷艷的大蘋果!野雁南飛,毛毛蟲蛻變成蝶,我是唯一早起的鳥兒!口袋用時方恨少,一個一個又一個!莫誤會,這些蘋果不是我要吃的,它很酸;我要擱在自家後山上,給小動物們過冬用的。當然,我也不是愛心專業戶,不過希望有好東西果腹,莫來覬覦我的鬱金香。

攬了一外套的紅蘋果,以孕婦的姿勢走回家。

把收穫往後山扔,嘴裡叨唸叨唸的,像個老巫婆唸咒語。「有蘋果吃蘋果,別來吃我的鬱金香……(repeat)」

佈置完畢!喀哧咖哧,我又把草地踩得好清脆,小草彎了腰,好似沙灘上的腳印;這次是我的腳印,不是月光的。但是,吵醒了太陽,也吵醒了忙碌,一天鬧哄哄的開始。

草坪依然寂靜,風來不動;昨夜的月光還沒走,輕白一翦薄紗,端莊華麗。

第六章、 天使与魔鬼

星期一 四月 10, 2006 4:42 am



黑夜里的天使很苍白
羽翼分开爱情两种颜色
月光不来
灰色的眼泪
模糊了手心的思念

“伯父……您好。”晓丽不敢大声说话,心里七上八下,急得慌!紧紧握住世宜的手,汗,隐隐的流着。“伯母,奶奶,您们好!”

“南湘姊,你怎么了?妈妈和奶奶嘛,都是好久不见你了,想你呢!”世宜的手被捏痛了,湿凉凉的。进了华屋,世宜又指着楼梯旁站着的两个人,“男的是我哥哥;小时候,你见过他。女的是我小妹妹,我和她都是属兔子。二哥不在家,在英国读书。”

“她是美女兔,我是辣椒兔!”家宜笑嘻嘻站到晓丽面前,“坐嘛,站着说话,很累耶!”晓丽坐在两个端庄高雅的妇人中间,世宜和兄妹分别搭着椅子扶手,很闲适。而世宜的爹,远远坐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远远的看着这群人,或是她。

“呵呵,让我仔细看看晓丽!”气质高雅的老妇人,拉起晓丽的手,仔细的端详着。“瞧!小时候,我就说她是个美人胚!现在可真是应验了,多美的一个姑娘啊!”

“奶奶,您过奖了!”晓丽半是敷衍的说着,她的心思不在怀旧赞美的言语上。眼神扫过世宜,“美女兔”?真的,世宜真的是个古典美人,整个从画里走出来的美人。远眼神继续行走,落在远远坐着的男人身上。她应该叫伯父的人,像一块大磁铁;吸住她的眼、她的心,再也不能移开。

晓丽正想的出神,端庄娴淑的中年妇人拉起她的手,“晓丽啊,你啊,就像你妈妈当年一样漂亮!”

“哪有伯母漂亮!尤其是您的气质,实在差一大段!”晓丽笑笑说着,却也不算是恭维话,伯母确实高雅端庄。也许,这是当年妈妈败阵的原因。如今的女儿,能不能为母亲赢得胜利呢?

不过,赢得胜利又如何?这个人,已经年过半百;这个人,她应该叫作伯父。吃过一顿丰盛的晚餐,世宜拉着晓丽在阳台数星星。两人说些陈旧的往事,有泪也有笑;晓丽回到客房的时候,日子已经换了一天。远离市区的豪宅,夜半静的可以听见山下的灯海浪涛;朵朵打在心上,晓丽无法入眠。轻声的跺步下楼,书房的门没有关好,淡淡的烛光在摇曳。晓丽轻轻敲门,男主人没有拒绝她的进入。

“伯父您好,这么晚了,还没睡?”晓丽捡个靠窗的座位坐下,离男主人很近很近

“呵呵!人老了,难免有时候会失眠。”男主人给高脚杯斟满酒,“会喝吗?”晓丽摇摇头,努力想看清楚酒瓶上的字。

“没关系!像你这样的年轻女孩,最好不要会喝酒,免得给人可乘之机。”男主人啜了口酒,顿了顿又看看晓丽,“您母亲可好?她知道你今天在这儿吗?”

总算问起妈妈的事,不过,要怎么回答呢?原是来兴师问罪的,来讨回公道的;这会儿,全都乱套了。“托您的福,她很好。世宜让我过来的时候,很匆忙,没来得及通知妈妈。所以,她应该不知道。”

“我们两家,原是很好的朋友;令尊过世后,令堂改嫁刘醒华,就再也没有你们的消息了。”男主人起身走到窗边,窗外,依然是灯海滔滔。“令堂对我有所误会,也许……就这样吧!过去的事,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如果你要对令堂提起今天的事,她恐怕不会很高兴。”

刘醒华?那是记忆中很模湖的角色,短短的半年,是母亲逃避的藉口吧!“刘醒华?我对他的印象很模糊。我们母女跟刘家,只维持了不到一年的关系。妈妈嫁到赵家之后,我们与刘家完全没有联络。”

“是吗?好吧!那就这样了。”男主人显然知道更多的事,但不愿说,“你的电脑和英文好不好?暑假快到了,想打工吗?”转了话题,晓丽的思绪也不得不转移。

“英文吗?读写都不错,听和说方面,也还可以滥芋充数。电脑也还可以,比较偏硬体设计维护,软体方面就比较差。”晓丽盘算着自己快要毕业了,却是一点工作经验都没有。“伯父知道哪儿有合适的工作吗?我是念数学的,所学很窄。”

男主人点点头,在书桌上随手拿起纸笔,“你写个履历,简单扼要的陈述你会些什么,做过什么事。我公司暂时有个营业助理的缺,如果你合适来帮忙,我就让你来帮忙;先做这个暑假,要是喜欢,毕业后来做正式职员。”男主人在书桌后坐下来,笑得很慈祥。“先别让你母亲知道,就当是我们的秘密。当然,如果你不喜欢,我也不勉强。”

晓丽心跳的砰砰砰,努力控制手不要颤抖。她当然不会告诉妈妈,但是纸终是包不住火;如果妈妈知道了,会怎么想?可是,这是她的爱情;已经失去一个伟明,不想再失去一个……林严己?可是,他是有妇之夫;年龄甚至比自己的爸爸还大!禁不住一声轻笑,惊动了男主人,“怎么?有问题吗?”

灌水灌水

星期三 四月 05, 2006 7:52 am

灌水一首

日子總是口水太多,火太大
需要澆花的時候
歡迎光臨
嘔心瀝血寫首詩
請來大補一籠燒仙草

抓一把米,劃一個圓
黃頭髮的星星
金頭髮的星星
閃閃亮的福禍該由誰?
打碎一盤無聊
這鍋心情好不好吃?
長城裡裡外外,小貓大貓排成一堆圖
來支菸,老兄!順便借個火
戒煙和減肥,明天再說
我現在要打電動,砍樹妖擋住絲路
開門開門,有沒有密笈?

嗨!別逃啊!
百分之七十的水,逃不了
活著就可能被水淹沒
女兒是水作的精靈
框不出方圓,能載舟,能翻船
打成橘子汁
一天一杯,養顏美容

灌夠了八大杯
養足口水,明天
繼續過日子

花開了

星期三 四月 05, 2006 7:50 am

[  心情: Amused ]





http://activex.microsoft.com/activex/controls/mplayer/en/nsmp2inf.cab#Version=5,1,52,701standby=Loading Microsoft? Windows Media? Player components... type=application/x-oleobject>






今年
花瓣已經甦醒
窗簾的角度正好
看到飛過,髮的心情
凝結一滴晨露,落入指間

眼眸慢慢伸展,不需要伴奏
瞬間裂開七種顏色
沉睡雲間,還能殘留多少影子?
翻動盈盈綠波
守望寂寞的重複追逐
暈開酒醉,看不清明日的霞光


花,開了
春天,來不來?

泡芙

星期六 四月 01, 2006 6:18 am

[  心情: Happy ]
很久以前,过瘦的身材特别钟爱甜点,无论是灯光明亮的西点面包店或路旁小吃摊,任何甜腻的香气,都能吸引我垂涎的目光。可是荷包也太瘦,让我爱吃又买不起,每每隔着薄薄的玻璃饱眼福,肚子只能穷叫嚷!尤其是在品尝过“泡芙”之后,徘徊在高价与美味的痛苦,真是可怜我日日拿“有钱真好”当座右铭。

劳碌命的天性不爱服输,于是决定来个自己动手作!翻出家里一本不算新的西点食谱,仔细的研究着如何做泡芙;看来看去,这食谱上说的材料与过程都很简单。不外乎就是把蛋、面粉、水、糖、奶油通通扮在一起,然后送进烤箱去烤。当下觉得自己是个天才,挽起袖口,搬出妈妈的锅碗瓢盆,开始动手作泡芙。

泡芙没做成功。当时还是君子,远庖厨的那种,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不成功!看着烤盘里一滩太平公主,心底真有火!我都有按照食谱说的操办啊!白白浪费了六个鸡蛋和一条奶油,还有一个美丽的下午;没有店里的卖相也就算了,居然连个小泡泡都没冒出来,真是灰心!索性也不清理了,把结局全部丢在餐桌上;谁看不惯谁去清理,我要去找周公谈心!

然而,这世界真是千奇百怪。我还在房里睡得半梦半醒,门外脚步杂沓夹着香喷喷的晚餐,隐约让我听到弟弟的喳呼,“马麻,解接做的饼干真好吃!虽然形状不好看,但是好香好好吃!”

我?有做过饼干吗?披头散发的下床,想确定一下妈咪有多少个女儿。开得房门,只看到弟弟手上拎着一块“泡芙”,嘴里咖拉咖拉的响,“老姐,你做的饼干很好吃,老爸也说很好吃。”

唉,我该说什么呢?据实以告?算了算了,有人快快乐乐的收拾残局,我又何必太老实。

妈妈呢,知女莫若母,眼见所有人都离开厨房了,“女儿啊,你原来应该不是要做饼干吧?”唉,妈!

晚餐之后,我的心还有点灰,懒怠跟家人去逛夜市,独自在家抱电视。家人回来的时候,带着两个大泡芙,“给你当宵夜的。”我问老弟吃不吃,他摇摇头,又去烤箱拿“饼干”,“你的饼干比较好吃!”

很多年后到今天,我自己做的泡芙依旧销路很好,太平公主已经不敢住在我的烤箱里。可是,儿子还是拿它当饼干处理,“妈妈,你好久没有做那个气球饼干了!”

饼干?亲爱的儿子,那叫泡芙!

水的情事

星期五 三月 31, 2006 8:41 am

1. 阳光
  以为可以穿透
  直至湖底
  却在一开始就碎了
  被风吹过
  不清楚的倒影

  2.
  企图带海上岸的风
  不停的说爱情
  却为何总在海撞上岩石的瞬间
  才愿意送他百朵素馨
  祭吊埋葬在石缝间的
  水

  3.
  把沈重都收进心底
  留下轻轻的影子
  和
  几片浮萍
  然后有块石碑
  「这儿曾经是片深潭」

  4.
  我被你拥抱
  却看着青山妩媚
  於是,道别
  走向千回百折的蓝
  仰望你
  以及,当年

  5.
  你说:「只取一瓢。」
  我笑:「还好不是我。」
  陪你天涯海角
  水已干涸


来来来,排排坐,奉送白开水~
Blog 拥有人: [ 水泠儿 ]
作者群: [ (没有) ]
Blog(博客): [ 观看所有文章 ]
[ 好友名单 ]
Go: [ 上一页/下一页 ]
日历
« < 十月 2020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留言板
星期二 二月 05, 2008 1:04 pm
一年将尽,赶来祝青铜玫瑰春节快乐!
星期三 六月 14, 2006 11:51 pm
嗯, 在小说论坛上常常遇见, 可却还没和你说声HELLO. 问好.
星期六 五月 20, 2006 10:45 am
不爱玫瑰的人难找。
星期五 五月 12, 2006 8:54 pm
电脑弄好了吗?
星期三 四月 19, 2006 8:59 am
玫瑰园总给人舒服的感觉。
星期二 四月 18, 2006 6:37 pm
看看玫玫!
星期二 四月 18, 2006 3:55 pm
很轻松的心情呀
星期二 四月 11, 2006 4:17 am
留个手印儿
星期二 四月 11, 2006 1:06 am
你的版块看的我眼花缭乱。多次想在文章后发两句牢骚,就是找不到地方发表。

抱歉
星期六 四月 08, 2006 2:50 pm
还不来淋花,玫瑰渴了。
连络 水泠儿
Email 地址
私人留言
MSN Messenger
annielu869@hotmail.com
Yahoo Messenger
AIM Address
ICQ 号码
关于 水泠儿
注册时间
星期五 十月 14, 2005 9:43 pm
来自
巧克力很甜哦
职业
公務員
兴趣
千万不要问我芳龄多少我已经自首了
Blog(博客)
Blog(博客)启始于
星期六 三月 18, 2006 8:09 am
文章数量
16
Blog(博客)历史
5338 天
回响总数
3
观看人数
240120
RSS
RSS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