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我-北美枫 首页 -> Blogs(博客)

詩想不清


正在观看博客的会员有: 没有

Immigrants


星期五 六月 15, 2007 10:29 pm

Immigrants

Ice hockey is being played either we are here or
Not. We chant and scream the name of
Our captain, as if our mother are
Pushing and having us born again on a plane

Heading to the west coast.
Elite players are making wall of gold nuggets
A season, and they sail boats in the
Off-season, accompanied by cute

Young girls. He SHOTS and he SCORES.
The black round puck slithers beyond the goal line
And we celebrate with our hands in the air.
We are fathers now, but the referee rules

No goal for the color of the puck is
Brown – that was what the immigration officer
Whispered into my ear as well, “your pupils are
Brown,” – and to be honest with you,

It’s okay as long as our hair is
Black. A full moon hangs high in the sky.
Trailing the silvery reflection of steel rails, our frozen
Hands listen to the howling train –

Howling train / beyond the lofty cliff / two lines of Canadian geese / flying east
We can’t swim / across the Pacific Ocean / neither / can the train

Smoke billows from the chimneys, and yes,
All workers are now home under the same nightly sky. And this
White guy, George, is my neighbour. Looks like he is
Making some stir-fries tonight.

发表人: 不清

加拿大移民


星期四 六月 14, 2007 2:49 pm

Immigrant

Hockey is being played either we are here or not.
we chant and scream the name of the captain, as if
our mothers are pushing and having us born again on a plane
heading to the west coast.

Skillful players make walls of gold nuggets a season,
and they sail boats in the off-season, accompanied
by those cute girls. He shots and he scores!
As the black puck slithers upon the ice and passes

Beyond the goal line, we celebrate with our hands in the air.
We are fathers now, but the referees ruled "no goal" for
the color of the puck is brown. This was what the immigration
officers whispered into our ears as well, "the color of your eye

Is brown," and to be honest with you, it's okay as long as our hair
is black. A full moon hung high in the sky.
as we trail the silvery reflection of the steel rails with our frozen hands
listening to the howling train --

Howling train / beyond the lofty cliff / two lines of Canadian geese / flying east
we can't swim across the Pacific Ocean / neither can the train

As I stare at the nightly sky, smoke billows from the chimney.
and this white guy, George, is my neighbor. Looks like he is making
stir-fry tonight.


加拿大移民

无论我们在场与否,冰上曲棍球始终是加拿大国技。
我们狂热地欢呼甚至喊叫队长的名字,犹如
临盆在即的母亲登上一辆飞住西岸的客机
重新把我们生下来。

出色的球员年薪如以金砖搭砌而成的围墙。
在漂亮的女郎陪同下他们
扬帆出海。「他──射球破门!」
黑色的塑胶球在冰上滑行,越过守门员,

然後我们高举双手热烈庆祝。
我们已经是新一代的父亲了,然而球证判决进球不合法,
理由是球的颜色变为棕色;移民官也是这样在我们的
耳边嗫嚅:「你瞳孔的颜色

是棕色。」老实告诉你,我不太在意,只要我们的头发
是黑色便行。这个晚上有圆月高挂
我们跟踪路轨上银灰色的微光,我们的手
聆听火车的哀号──

火车的哀号/在悬崖之外/有两行雁鸟/向东
我们无法横越广阔的太平洋/火车也无法

在这个黑沈沈的夜晚,丝丝的轻烟从烟囱溢出
那个名叫佐冶的老外是我的邻居,看来他在弄点
中国小炒作为晚餐。

发表人: 不清

《隨時盛滿的記憶》


星期日 六月 03, 2007 9:27 pm

《隨時盛滿的記憶》

你背向落日
讓年華在陰暗處浮游
我看著你那雙白得刺眼的翅膀
從你饑餓的背部長出並且
輕輕地拍動風中的花粉
我猜想微小的電子圍繞
同等微小的中子和質子散漫
只是寄居在臉上的皺紋在這一片虛無
喘息沈默

你曾在故鄉飼養的兩隻烏龜在夢中領悟冬天的萎枯
槍聲、地震、死亡還沒有賜予考驗
我已經害怕

它們有異於南中國海的颱風;它們沒有名字;它們只有一些號碼。

2007年的六月/生肖早被來自煙花和炮竹的熱鬧聲音嚇跑/豬被燒烤/並且吃下/而牠們的靈魂已經被重新排序/你等待下一輛公車的抵達/你來不及選擇該坐下還是站立/該坐在那一張椅子/又或者/站在誰的跟前/車廂的窗被暗暗的雲所籠罩/它可能帶來雨暴/也可能為陽光而離去

而浮游的目的正正只為浮游
無根

這刻
你倒一瓶青島啤酒到玻璃杯裡
一些泡沫從杯口湧出
故意讓你看見它們

20060603

发表人: 不清

詩三首


星期四 五月 31, 2007 11:31 am

[  心情: Fed Up WIth Life ]

《對舊世界說再見》

日落
我讓棕色的窗簾也落下並且發出沈靜
一切硬物 如床架 如衣櫃 如電子鐘
如燈 如電腦 都被我縫上白色的布錦
擠進去柔軟的綿花 使它們變得哀怨和害羞
電力 對著不發一言的牆壁吟出
低沈的囁嚅

鄰居都搬走了
死去的寵物貓和狗 倒伏在鳥籠之下
予以自由金絲雀 讓牠發現恐怖的眼睛
和牙齒
咀嚼過的糧食發霉了
紅螞蟻曾經爬行 搬走幾顆軟米
地洞也就挖得更深

我的耳機令我的耳朵溫暖安逸
節奏相似的情歌令聽覺失效
我曾經送給你的塑膠薔薇是否仍然安好
我無力拔出花瓣必然的問題
我愛妳 不愛妳 愛妳 不愛妳
妳的相片在電子網絡上任由觀賞
妳的掌紋依然遙不可及


《病很容易令人脆弱》

生病不是我所願意發生的事
然而我的牙齒都已酸軟和腫脹
我想說話
從腹部發聲直至舌根
又掉下去
始終沒能夠說出第二個字
我是一隻太過忠誠的寵物
不停發出相同的吠聲

我喜愛畫冊上一幅幅精美的圖畫
也喜歡圖書左下角細小的解文
我緊記已故畫家的名字
並且疑問
為什麼他們的簽名都被抽象化得
難以辨認
在所有申請表、支票和証書上
我用心模仿
直到天已經黑得十指不見

那是一個沒燈的夜
睜眼和閉眼的分別
在於是否聽見對方的鼻息

你期望在夢中看見誰?


《給一個欠缺希望的時代》

我喜歡在關燈之前
讓沈默
從閱讀中釋放
閱讀其他詩人
在每天結束前書寫的遺書
並且仿傚他們
對生命的坦誠
和接受 接受在暴雨和陽光之間
瞬間消逝的一道彩虹
只是為了三元色
作個有限的注釋

但我依然擁有希望
和深信人類必然會因為情感的失控
漸漸進化到達
一個能夠看見紅紫外光的層次
我們細聽
昆蟲世界在一個普通的夏夜
在黯淡的星光之下
傾訴我們如何
濫情和無時無刻地
被私慾所蒙蔽

我在床上懺悔了
在白紙上寫下旁人毫不體諒的詩
而當我把燈關掉
只讓床頭櫃上的
電子鬧鐘
保持微弱和翠綠的時分和秒
我已不懂得如何告訴在夢中
等待我的自己那是
什麼時間或年份
也許時間觀念在虛幻
的夢裡
己不能夠控制什麼
正如睡在你旁邊的愛人
是否塗上迷人的口紅

发表人: 不清

《一鍋熱湯正在吐煙》


星期六 三月 17, 2007 10:39 am

《一鍋熱湯正在吐煙》

一串串傷透心的汗珠,
困窘於手手之間──
緊緊的糾纏著
感情線的密密麻麻,
他們正在反抗,
並在反抗的過程中,
斟酌契機。

素潔的燈罩裡,
焦黑的蒼蠅,
撞碎每個無聲的夜,
莫非
牠們多情的眼睛,
卻無法收斂撲火的傲氣?
然而──
所有的榮耀
都落在飛蛾的翅膀上?
讓折斷了的靈魂,
在他跟她
呼和吸之間,
得到喘息
的機遇。
他們靜止的伏在廚房的牆壁,
以有限的光陰,
給予愛;
給予無限的黑暗,
另一個新的定義。

脫去黃泥的皮蛋,
也許
再不追求成為白生生的
雞蛋了。
雪花的烙印,
將以恆久,
換來沉默;
而沉默並不需要
新的理據。

這一刻,她御下
一串串傷透心的淚珠。
而一鍋熱湯正在吐煙。

发表人: 不清

練習詩──複製


星期五 三月 09, 2007 12:22 am

練習詩──複製

銀白的窗簾
在暖空調的精靈下
擅自舞蹈,
我們都躲藏於色彩斑斕的童話裡
踏在幾張小木椅之上,
擴張顫抖的腳跟
從生命樹
採摘無盡的生命;
戴上面具的天神
再沒有展露傲慢的機遇,
除了在賣座的電視裡
飾演幾顆遙遙的星星。

這刻
小孩已經懂得複製
明月的皎潔。
細小的指頭
小心翼翼地
緊握的圓規
像一支沒有手臂的
民族,祂在一本山海經的封面上
跳舞,
他歡呼雀躍
並且想像一團團的煙火
在圓心
凹陷的幽穀中
充當文明的
烽火。

鏽化的鐵獄
冷凍了一雙造謠的掌紋,
統治者已經準備了飯菜
讓螞蟻
團結起來。

我曾經研讀占卜學家的大言,
並把悠長的生命線的盡頭
停放在割腕
的位置;
初春的雪,溶化了大地的幽靈
綠草正隱伏於泥的僵竭
它──
醞釀一條充滿葉綠素的
溪流,
斷斷續續地
在一幢幢正被玻璃幕牆
侵蝕的撐天柱下
填滿其碩長的影子。

发表人: 不清



不清想詩

Blog 拥有人: [ 不清 ]
作者群: [ (没有) ]
Blog(博客): [ 观看所有文章 ]
[ 好友名单 ]
Go: [ 上一页/下一页 ]

日历

 «   <   »   >  十月 202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留言板

山城子
星期日 二月 11, 2007 9:54 pm

给不清拜年来了!
祝全家幸福快乐!

Lake
星期四 十月 19, 2006 8:30 pm

雾里看花花更艳. Smile

艺芳
星期四 十月 19, 2006 12:56 pm

造访!

多谢指教,望继续!

问好!

黑色闪电
星期二 十月 17, 2006 9:50 am

“我什麼都是不清不楚的。詩也是。”

难得不清啊
就让我们雾里看花吧

星子
星期一 十月 16, 2006 3:35 pm

nice blog!

枕书然笛
星期五 十月 06, 2006 1:04 am

火一样的心那
火一样的枫
火一样的不清先生
今日过中秋

中秋快乐!

frankjiang
星期六 九月 30, 2006 7:46 pm

祝中秋快乐!

wangwhua
星期五 九月 22, 2006 6:20 am

酷!

不清
星期四 九月 14, 2006 12:16 pm

多謝杯中沖浪,但祝賀我什麼?

杯中冲浪
星期四 九月 14, 2006 8:21 am

祝贺。

 成员名称:

 主页:

 留言:

检视和加入笑脸

 

连络 不清

Email 地址


私人留言
发送私人留言 (PM)

MSN Messenger
沒有

Yahoo Messenger
沒有

AIM Address
沒有

ICQ 号码


关于 不清

注册时间
星期三 三月 22, 2006 11:46 pm

来自


职业
建築設計

兴趣
四十二排浪,沒有一排是相似的

Blog(博客)

Blog(博客)启始于
星期二 八月 22, 2006 10:44 pm

文章数量
19

Blog(博客)历史
5180 天

回响总数
12

观看人数
221995

RSS

RSS 反馈
Powered by the Blog Mod version 0.2.x by Hyperion 中文化 by YLL讨论网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2 phpBB Group
Weblog style by Hyper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