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我-北美枫 首页 -> Blogs(博客) -> 孤鸿栖枝

正在观看博客的会员有: 没有

麦子二首


星期六 三月 29, 2008 9:36 am


《和一粒小麦同居》

回到小麦,回到绿盈盈的手臂丛林
那温和的芒,以及朴素的花,我想
住进它们的家里,和纯情如水的麦仁
同居——是的,我渴望和一粒年青的麦粒
过幸福的家庭生活
我喜欢它的温存、它的清凉的体香
我会因它的透明而清澈起来

和一粒小麦同居
生育许多的孩子
2007-2-1

《从去年的麦地长出了今年的麦子》

麦穗及芒全一色的草绿
24度最宜人的空气里,有猫叫春的躁
一只狗和另一只狗紧追不舍
所有的花都火一样的烧
唯有它,朴素的小麦花
雪白雪白的安宁

我多么幸运,我归属于吃小麦的人类
我每天吃着雪白的面粉
并且模仿着粮食的样子加以繁衍
2007-5-5

发表人: 杯中冲浪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理发师


星期六 三月 29, 2008 9:34 am


理发师

理发师把我的头剪来剪去
他是一个扎小辫的男理发师
他即将撤掉披布时,我告诉他我并不满意
因为我没有感觉我的发型像稻浪那样有层次
他于是很生气
他像个任性的孩子
在我头上撒野
我很想骂他
但一个挑着猪头卖的小贩走过我的视野
我于是笑了
并心甘情愿的付给他工钱
2007-12-22

发表人: 杯中冲浪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长诗:我不知道我是谁(节选)


星期六 三月 29, 2008 9:27 am


10

母亲在夜晚不停地死来死去

我因此抛弃睡眠

仿着影幕上最悲惨的孤儿

一次次的

把母亲摇醒

黄昏的时候

我喊着:母亲、母亲

半夜的时候

我喊着:母亲、母亲

后来,我发现母亲依然完好

而我

死于三十年前的某个夜晚





11

那条剥了皮的瘦狗

活着时是我在人间的影子

灵魂高贵又自卑

好胚子未能正确发育

不会追母狗

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会被人勒死

肉被人分食

皮在风中呜呜地哭





12

我更要学会另一项技术

学会在人类道德的厚土下打洞

几千年的厚土呵

我要掘一条适宜我生存的隧道

让我的肺呼吸

让我的思想繁殖

我决意做一匹灰鼠

穿人的外皮







13

我不知经历四季的小麦有什么思想

正如我不知经历夏秋的玉米想什么一样

他们毕竟还留下传宗的香火

那没有开花的蔬菜青栩栩的坐在盘子里

面对着人类微笑的牙齿

这烈士是不是也从容得

在青瓷盘的上空

生一种浩然正气







14

一块石头坐在地上

看你

它失语是因为它对你蔑视

这世界

没有谁比石头更高傲

没有谁比石头更有思想

人类都死绝以后

石头为我们哭泣

发表人: 杯中冲浪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给海子的诗(二首)


星期六 三月 29, 2008 9:25 am


《海子》

那一年的那一夜,你知道么,诗人
诗人,你知道么,所有的列车,所有的列车都乱了分寸,列车长们
集体惶惑,因为,因为他们的机车輾死了他们的亲兄弟,他们成了杀人犯,列车成了凶器
他们已经无脸面对圣经上的麦子,不好意思迎向山岗上啮食青草的马和羊群
黑色铁轨浑身冰凉,并且颤抖的厉害,它们绕过村庄的时候不敢正视村口的母亲
不知如何回答,伤口一样的母亲探询的目光,诗人,你知道么
它们不敢直面,风中孤独的,慈祥又驼背的母亲



海子(又一)

海子,一个把麦子视作兄弟的孩子
他在岩石裸露的山岗上放牧成群的牛马
在一方最冷的壁石上作画
画一大片海水,等海鸟翔高的时候,才纵身一跃
海裕。赤脚散步

海子,他诗意的栖居,而后诗意的赴死
他最终从两根瘦铁轨上发现
去天堂的入口,那一刻他无边的幸福
他凝眸着山海关之上的夕阳,而后羞涩的
仰倒二十五岁的童真

血,开始从腰部渗出

发表人: 杯中冲浪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华河杯”中外华文诗歌大赛一等奖作品


星期六 三月 29, 2008 9:19 am


好猛的西伯利亚寒流


尽管窗子和门关得很死
未加衣的学生仍然白纸一样的发冷
地理老师说,西伯利亚出寒流侵入国境线后,过新
陇蒙陕晋冀,入鲁,长途奔袭我们初一、五班教室
诚非易事

楼外景色凄迷
孩子牙床像平原上的树枝一样咯吱作响
年轻的老师不忍睹孩子受苦,慢慢的举起地球仪
然后,把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并拢
刚毅的插进著名的阿尔泰风口

风声即刻沉寂,阳光穿透玻璃
花香鸟语

这是顷刻的变化
顷刻之后
血气方刚的老师大叫一声,脸色惨白
倒在讲台上
他右手的中指和食指已经发乌
再看地球仪,那天山和阿尔泰山狭长的空地
兀然堆积着二指深的坚冰
<bgsound src='http://bbs.jsw118.com/UploadFile/2005-4/200541603026713.mp3' loop='infinite'>

Violent Siberian Cold Snap
by Wang XuSheng
Translated by Kino Lee

Although windows and doors were shut tight,
the students, without thick clothes, were shivering
like a thin sheet of paper.
It's really not easy for the Siberian cold snap,
marching across the frontier
and through the inland provinces to Shandong,
to carry out the long-range raids upon our class,
the geography teacher said.

Bleak was the view outside the building.
Teeth of the children chattered
like the rustling twigs on the plain.
No longer able to watch the students' suffering,
the young teacher slowly lifted the globe,
and decisively ____insert____ed his first and middle fingers
into the notorious wind gap in the Altai Mountains.

At once the sound of the wind died down.
The sun shone through the window panes.
Flowers bloomed and birds sang along.

But that was a temporary lull,
After which, the emotional teacher cried out
And fell down on the ground, deathly pale,
The two fingers of his right hand darkening.
As for the globe, hard ice, two fingers deep
Spread over the long and narrow land
between the Tianshan and the Altai Mountains.


【赏析】
  构思新颖别致。用老师将二指插入地球仪的强烈形象,表现出老师对学生的爱以及学校设备、学习条件之差。具有艺术震撼力和普遍的现实意义。(高平)

  此诗寓意深远,设计巧妙,具魔幻手法。使我们对那股「寒流」,心生警惕。(向明)

  作者善于利用戏剧性手法,将诗的情境一步步推向高潮,因而产生极大的张力,令人震撼。(洛夫)

  想象新奇是一首好诗的首要条件,诗的好处在此,可惜语言不够利落,如能入选,应在三甲之外。(陈铭华)

  用超现实的手法描述现实中一个自我牺牲、充满爱心的教师,更显得真切感人。(非马)

  Violent Siberian Cold Snap (trans. by Kino Lee)

  The cold really comes through in this poem and settles in the reader's bones. Having grown up in the province of Saskatchewan, where the thermometer often falls to minus thirty for weeks at a time during the winter, I identified with what was being described. What the writer and translator did so well was to help readers visualize the cold snap, something we're not used to doing. We can feel it but without a poet's help, we can't see it. The poem showed us the cold striding across the globe towards the helpless children in their classroom. To make this cold colder and to endow it with more vitality, I would suggest that the teacher's words at the end of the first stanza could be more colloquial. His words sound overly formal for someone speaking. As well, Kino Lee might like to change "Teeth of the children" to the less formal "The children's teeth." In English, we are wary of adverbs. The right adverb in the right place can be a remarkable addition, but sometimes these modifiers don't work hard enough and end up diffusing the energy of the verb. For that reason, take a look at "decisively" in 2.6. Adjectives can also be a weaker form of diction. I wonder if there's a more colourful word than "notorious" in 2.7. "Deathly pale," though accurate, is an over-used phrase in English. And finally, the syntax could be worked on in the last few lines. Perhaps there's a good reason to start the final sentence with "As for the globe," but here's an alternative to consider: "Hard ice, two fingers deep/Spread across the globe over the long and narrow land/between the Tianshan and the Altai Mountains." This final image is so strong. How implacable the cold, how hard the teacher tried to stop it!

  (Commented by Lorna Crozier)

  诗中的这股寒流确实令读者感到彻骨之寒。我的故乡加拿大萨斯卡切万省(Saskatchewan),那儿的气温在冬天有时会降到零下 三十度,并可能持续好几周,这使我对诗中所描述的寒流能有切身的体会。作者和译者所做的工作令人称赞,他们帮助读者将这股寒流形象化,而这是我们不常做 的。我们或许可以感觉到它,但是没有诗人的帮助,我们不可能看到它。在诗中作者为我们清晰地展现了寒流穿越地球来袭击教室里的孩子们。为使这股寒流的强度 更甚,并使其更为生动,我建议第一节最后老师的话可以更口语化一点,作为普通人说话,他的话听起来稍显正式。同样,译者或可将“Teeth of the children” 改为更为随便的 “The children’s teeth”。

  在英语中,我们对副词的使用比较谨慎,这些修饰语的效果并不明显,相反可以消解动词的“能量”。因此,第二节第六行的 “decisively”可再斟酌。同样,形容词在措辞上也可弱化效果。我认为第二节第七行的“notorious”或许能有更好的词替换。 “Deathly pale”尽管准确,但在英语中已经有点被滥用。另外,最后几句的结构或可改进,或许以“As for the globe”起句自有其道理,但下面的句子也可以考虑,“Hard ice, two fingers deep/Spread across the globe over the long and narrow land/between the Tianshan and the Altai Mountains.”最后这一意象异常强烈,这寒流是如此的叫人难以释怀,这老师是如此决绝地要去阻止它!

  (Lorna Crozier评/Kino Lee译)

发表人: 杯中冲浪    0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诗稿


星期日 六月 25, 2006 8:31 pm


《他不小心踢开了地狱的门》

他走着道儿。往前走着
没瞧地上的路
当突然腿软,低头细察的时候
他望到了地狱的入口,原来被刚踢飞的
那一粒石子
塞着
血红素迅速往脚底沉潜
灵魂下行

他年迈的父亲很生气
他用手杖戳着地:
“你呀,你争了我的道!”
2006-4-22


《有关花生的问题》

大哥和大嫂一起去自家的花生地
都是左肩肩锄,都是右臂斜伸在空气中
划来划去

花生棵正在开花
花生的枝正忙于扎扦
有一个陌生的男人走来
亲热地和我大嫂说话,交流扎扦的有关问题

秋天,大哥一人收获满地的花生果
他面向阳光,苦笑着检视一颗双荚
一头已经空瘪,似乎清晰的目击到
一个娇小的妇人左肩肩锄划着右臂,渐走渐失



《静物》

坐在盘子里的苹果,面朝你,浮泛起
静物的宁。你的颜料涂亮我圆润的弧
画家,你能抹平我遥远的痛么
搁在果皮下面、果肉深处。如果追溯
上可追溯遥远的十字花科
两把凶器交叉,控制命脉

我不为难你。只请你午后开窗缝儿,让
那只采蜜归来的蜂,立我的蒂
一如地质学家伏在东非大裂谷,鸟瞰
我伤口的深度
2006-4-7

《登千佛山》

睡佛以最舒服的睡姿给人呈现
生命最大的自由,枕边响着大悲咒
那古印度语的唱词,我感觉是一副祛痛化淤的中药
老人在林深处啸呼,金黄的迎春花
和紫罗兰泼辣辣的漾到我的脚边。我眺望
佛石、小柏和老槐,他们全都慈眉善目,虚巢以待
我找了一枝向阳的树叉,缠了还原的红丝绸
2006-4-7

《姥娘》

姥娘全在记忆里了,外面一丝未留
一丈二的大襟衣裳
装扮得姥娘格外慈祥

春天的院子,我看到领着小鸡觅食的鸡外婆
我就想跟在她的屁股后
如果空中这时坠落一股大树枝、或一匹大鸟突然遮挡了阳光
我也会啸叫着逃入她蓬松下垂的大羽


《怀念父亲》

1、种地

从教师里出来以后
他便对农民情有独钟
他笨拙的举起牛鞭并不打牛
他打我和他的另两个儿子,警告我们
牛需要最好的草
我们对他的怪论嗤之以鼻
大哥说,牛又不是你儿子,凭什么
牛屎橛子比人粪都臭

2、尿罐

冬天的有雾的早晨,父亲担着尿罐出家门
他影影绰绰的,走过很细的胡同,然后走过
很宽的大街,沿着下坡的大道
一直往前走,走阡陌、田埂、畦垄
回村的时候阳光出来了
他的影子伏在地上,进村,进街,进胡同,进大门
一前一后的两个泥捏的尿罐
磕磕绊绊的碰着地上的石头砖头,竟然不坏
芳邻们也用眼白惊讶,他们说稀了奇了

父亲的尿罐是全村的电影
他在杯家庙的银幕上播映着一个仿写的农民

3、麦子
五月,我们要以圆形的姿态收割
父亲的麦子
父亲的麦子
总贪婪泥土的肥沃,不肯离开
三把锋利的镰刀
割一层牛粪;割一层化肥;再割一层
父亲的尿蛋白
我们割回家的都是轻盈的麦草
二哥说,我羡慕麦子

4、趾甲
父亲的趾甲像马掌一样厚
我像马掌师傅一样,切着他
陈年的泥泞
我寻找不到哪怕一星粉笔的白
一连四十天,我眼珠不眨的望着护士
期冀她依靠娴熟的针法,还能在父亲的静脉里
探测到上课的铃声


5、石榴
父亲学会了扦插
仅仅成就了两棵石榴树。冰糖石榴,开白花
那年,父亲重病
我回家看到院子里那两棵果木树,我就惶恐
那么密的白花,疯了似的开
母亲说,这石榴邪怪了

父亲丧事后,所有的石榴一夜间逃逸
母亲才揭开谜底。母亲鬼鬼祟祟的说
那石榴不是石榴,那是你老杯家的祖宗,接你爹来的
看,人烟旺不旺


6、瓦房

父亲用他的整个后半生盖了四间瓦房
他的目的是他死的时候
我们可以跪在他的瓦房里哭
我们哭完以后便可以在他的瓦房下住
却没想到跪完哭完无人乐意留守
现在我们弟兄三个每天提着三串生锈的钥匙
行走在车水马龙的城市
只为了寻找一只合适的鸟
钥匙拴在鸟脖子里
让它找到我们的父亲,把他的瓦房带走


《下蚕室》

司马迁走进蚕室的时候,室内春暖花开
两个烧柴的杂役
四个提刀的刑卒
一张铺着白布单的桐木大床
盈盈的挥着幽兰的小手
一海碗麻沸散
喝得浑身发软
脱吧,脱靴
脱罩衣
脱褊衫
脱长裤
脱短裤
然后,豁然一阵空阔,似乎凌空飞来
一片无遮拦的沙漠

骆驼刺和梭梭柴同时失火。李陵在野火中狂奔
他在八万匈奴追逐的舞台上
奔跑成一个焦点
矢如雨下。雨矢里
李陵被精雕细刻成一头负重的豪猪
最可恶的是那一支弯箭
不偏不倚
巧中档部
这一刹那
汉国的勇士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他曳斜着。曳斜着
难以倒地

太史公踉跄着走出蚕室
明亮的阳光几乎将他扑倒
他向西北瞟了一眼,没有李陵
继而,他忆起了阉割
忆起关于某某被阉割的重大事故
他不知某某是谁
他虚弱的拿脚搓了搓门口
他感到地球的耻骨
光滑的令人发毛
他试探着朝阳光迈了一步
没有的阳器的平衡,他的脚板
真的很飘
2006-4-14

注:蚕室,即古代行宫刑的地方。司马迁因李陵事件而受此大辱。



《新羊肉店开张》

一片血红在项下,在大部分的白的映衬下
艳丽。它死死的挺直四肢,作死羊的无谓可笑的反抗
并非惧死,命中注定的东西,早已谙熟
只是为了尊严,不习惯众目睽睽下暴露私处
走过店面的人群,对此好像无所谓。他们
侧目的是屠夫的笨拙和英雄的倔犟

没有切割的羊头,安详的倾听。并且
开始发现屠夫焦灼和怯懦的喘息了
阳光下,油腻腻的汗粒有重感的滚落
年轻的羔羊本性善良,突然怜悯
压迫它肚子的青年屠夫了
羔羊遐思以往。以往那茸茸的嫩草
何尝不也是在它下颚与牙齿压迫下,努力挺直
草的脊梁。想到可怜的草被凶残的蹂躏
善良的羔羊啊,禁不住泉涌出忏悔的盈盈泪水

渐入佳境,切割有力的店主,突然眼见死羊头的眼窝
秋水样的泪汩汩而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慌乱迷惘。意迷之下竟刷刷旋剥了左手整张的皮
这最后的动作,在观众眼里优雅成一种洒脱的艺术
2006-3-25


《母亲的两难》

母亲从父亲的坟上回来,泪流满面
泪流满面地说:这叫我可咋咋办
——他叫我啊你们做儿女的也留我
我握着她八十二年的手
惶惑的有隔世的惶惑

母亲说你爹叫我呢,他说他在那边很孤单
叫我准备准备尽快过去
母亲指指屋后——不信自己看,那小旋风跟在我的脊梁后
赶也赶不走

我走出大门
果然在屋后看到我死去已久的父亲
他望着我
眼圈通红
2005-12-7再改

《梨之美》

看一颗梨
我将怦然心动
上帝将孕妇的形态物化为静物
昭示给心有灵犀的芸芸众生

那垂放的体态
那流水的韵
那富贵的金黄
那淡雅的体香
以及妊娠的雀斑
无不淋漓尽致
演讲着
一个女子的受孕之美


挂在梢上
我仰视而阅读
一个
一群
因孕自尊的佳丽,旁若无人
无须妩媚而自妩媚
2005-11-14

《我理解了一只蛾子》

自从胡同里起风
自从肠子的整个系统丢失了路灯
我开始理解了一只蛾子
一只傻蛾子
为什么要扑火
2006-4-22

《车祸》

从此
一弯残月
以仆倒时的瞬息
以戕残的脸
挂在他妻和儿子的窗楣

窥着
他朽木难雕的儿子
他下岗的妻
他年迈得手脚发颤的老母
2005-12-6

《蚕》
每一片桑都千年
小蚕坐在箩里
和平的咀嚼
初级小学课本
在一眠 二眠 三眠 四眠中
知识
电梯般垂直上升
终于无路可走
在困顿中作茧自缚
筑囚
面壁
或许十年或许二十
衣带渐宽,面容憔悴
终于在某个普通或不普通的凌晨
得道

再出囚门
伊已不是伊了


《触摸孔子》

○孔庙柏
每一株
都是一个存档的古字
我小心的抚
竟触碰到公元前的温度
我虔诚的双耳
亲切的听到那枯空的年轮
萦回着
两千年的口语,鲜活温润
子和七十二徒,正操
拙朴而铿锵的鲁语
畅论
至大至深的仁

壹千七百棵柏和桧
鹄立千年
龙钟未免
更多的还是苍劲
额上点点新绿
恰恰是
合韵的子曰
斯文在兹

弟子三千,又何止
这荫下的游客
川流不息
哪一位不是敏而好学的弟子
他们来自列国

生民未有的教诲
2005-10-2

○孔宅故井
不敢俯瞰
这无奇的古井
不知那深处
连着一个怎样的龙脉
一桶复一桶
竟未能汲尽
喂养了一个孔子
又三千弟子
三千弟子也罢了,竟还有
七十二贤

不知这水是如何的
“既清且渫”?
饮水的徒子徒孙们竟个个
口吐莲花
一部论语
一部孟子
一部大学
一部中庸
吐整套的儒家文化

夫子站于井沿
将柏木的桶吊到水底
然后轻提
意料不及,竟拽出
一部
中国教育史和中国思想史大系

三米井浅
两千年深邃,又何止
但我怀恋着
孔夫子驼腰拔桶的动作
具有舞者的美感
孔夫人
摇动木勺临灶搅粥的姿势
一如夫子书写时的淋漓
2005-10-3

○子贡守墓
子路走了
曾子走了
子禽走了
子夏走了
七十二贤,班长颜回早死没来
还有七十一,现在
又走了七十
子贡阿,你还要留下
陪老夫子?

是不是暗藏着私心
是不是想
再举一次手
再交一次家庭作业
再讨一次骂
再领一次戒尺
上学的时候你总爱发言
提一些同学想不及的问题
目下夫子已死
是不是还有迷惑单独质疑

油灯、香炉、纸钱
野旷风急
诵一句子曰
放一声悲啼
好啦好啦!子贡,不要再泣
三年泣泪
再哭三年,就要泣血
你看你的哭丧棒
那段楷
遇泪而活
已然




2005-10-3


《钝痛》

每每读及邻家白发的慈祥
就惊讶身边的老母
这般的木和呆
于是生恍然隔世的痛
自从脑血栓来袭以后
真母仿佛脱壳而去
身畔鲜活的音容笑貌徒具形式
失了真味
这难以言传的感受
这不是痛的痛
我向谁倾诉
留一个致残的撞击
留一个别人难以目击的血印
在我的左心室
2006-1-1

《庄子哲学》
◎庄周化蝶
租不起鼓乐
敲盆,为爱妻送葬
缸里没米,留之无用,索性敲裂
自己也羽化为遮天蔽日的大蝶
万花丛中
和老妻双飞双行
再也不怕露丑,黑白布衣成了七彩的羽

土葬、水葬、天葬
都不如化蝶来的俭省
如果再两胁间生花露水
再有成群的蜜蜂伴随
蝶再化为鹏
鹏再化为鲲
遇水借水,遇风借风
什么国内国外
北极南极
我意念之,我足踏之

其实,化不化蝶的也没关系
逃脱人羁,即为
超生

◎死生
他不过想悄悄遁入黑夜
放松,或
自省
洗个澡
蒙头大睡一觉
那些身外的人却吱吱的
聒噪
搞得再次心神恍惚
不得不
随便找个产房
投胎

也顾不得那肉体的
丑俊
和种属

◎井底之蛙
一脚踩空
不幸堕入井底
缺了有力者的垂爱
任如何攀登也难逃这尺方的井口

不出家也出家了呵
这深深的枯井远比那七层宝塔幽邃
这寒气逼人的孤寂和黑暗
是我读了又读的经卷

坐禅,我皮肤自生出花纹
念佛,我花纹间自产出粮食
敲一下磬
念一声咒
阿弥陀佛,还想——
逃出井口

◎骷髅
自从那年青铜剑自刎
就决计不再重新做人
不再上殿面圣
不再堂跪双亲
不再兄弟相争
不在怨妻
不再责子

一千年,自我修炼,空枯成形
左眼日升,右眼月升
我以星系为谱
御风而行
风起而游,风息而栖
乐不自支时
让风从我的左耳进入右耳

吹埙的歌音

◎庖丁解牛
一把牛刀用了十九年
肢解了五千七百头黄牛和水牛
竟还光亮如新
原因是他看透了牛的骨节、肌腱和神经

那么,庖丁,我请教一个问题
假如,我说的是假如——
假如你宰人呢
我想给你五千七百把牛刀,你也未必
解开人的那一颗
小小的心
2005-9-6定稿

《优选自杀的方案》
题记:海明威和三毛的方式都太过激,
我选择中庸,所以我选择跳楼。

是不是助跑,然后
一个鱼跃?
我不想像麻袋一样
郁闷的下坠
我想像鸟一样
有一个空中滑翔的姿势
即便不做高难度的空中翻转
也要鹰或蝙蝠一样
平展双翼
徐徐而落

假如我选择20层的高楼,我想
19层以下的芳邻
几乎都有可能亲睹
一个诗人自杀时的剪影
而且那瞬间将成为永恒
成为他们
余生中免费重放的电影
2005-11-11

发表人: 杯中冲浪    1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引用(0) Permalink


Blog 拥有人: 杯中冲浪
作者群: (没有)
Blog(博客): 观看所有文章
好友名单
Go: 上一页/下一页

日历

 «   <   »   >  三月 201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连络 杯中冲浪

Email
Send Email
私人留言
发送私人留言 (PM)
MSN Messenger


Yahoo Messenger

AIM Address

ICQ 号码

关于 杯中冲浪

注册时间
星期三 八月 24, 2005 10:30 pm

来自
中国泰安
职业

兴趣
旅游、交友

留言板

黑色闪电
星期二 二月 05, 2008 1:11 pm

节日快乐!

秋天的枫叶林
星期二 十一月 14, 2006 11:30 pm

浓浓的生活气息!学习问好!

不清
星期四 九月 14, 2006 12:18 pm

沖狼兄,你好。多謝你去我的博客。你祝賀我,我也祝賀你。 Laughing

肖今
星期四 九月 07, 2006 2:42 am

杯杯,书收到了:)感谢你哦

杯中冲浪
星期日 七月 23, 2006 7:12 pm

谢谢山城子老兄的美誉。

山城子
星期二 七月 04, 2006 10:15 pm

七律/ 聚会
——赠杯中冲浪

杯盏频频碰琼浆,
中原谁遇泰安将?
冲斗豪情续风骚,
浪沙赤志明方向。
如是宾朋再添酒,
意为华夏复增香。
吉夜良宵不忍散,
祥云缭绕月西窗。

2006-7-3

菲雨
星期日 六月 25, 2006 8:33 pm

喜欢,问好

黄崇超
星期六 五月 20, 2006 10:38 am

我喜欢到处流浪,当然只是精神上,因为钞票太少。
你把其他地方的贴上了哈,我也想这样,过一段时间来整理。

枕书然笛
星期二 五月 09, 2006 6:28 am

Shocked

杯中冲浪
星期二 四月 18, 2006 10:54 pm

欢迎各位朋友,请多指教。

 成员名称:

 主页:

 留言:
检视和加入笑脸  

Blog(博客)

Blog(博客)启始于
星期日 三月 19, 2006 6:29 am
文章数量
24
Blog(博客)历史
4748 天
回响总数
16
观看人数
498070

RSS

RSS 反馈